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059章 白日见鬼

    我指了指我的头“我觉得脑浆快冻住了,那时候我可就得变植物人。(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听我这么一说,陈丽没来由的一笑“怕什么,成了植物人,我也会养你的。”

    这话说的倒像是一个人话,可是我不觉得她真的可以做到。

    “好了,我们赶紧离开这里。”陈丽看了一眼身后的小城,有些担忧的说。

    我一愣,不由问道:“咱们,我们不是来找偷我元阳之人吗,现在元阳还没有回来,我若是如此匆匆离开这里,岂不是前功尽弃。”

    陈丽似乎忘记了我们来这里的目的,不然的话,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当我看到她躲闪的眼光时候,我依稀觉得,她这个样子,一定是在想什么借口骗我。

    所以我先发制人,很是生气的说“你这个骗子,你一定另有目的,而不是来帮我的对不对?”

    面对我的质问,陈丽似乎内疚,说不出来一句话,好半天之后,才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的确,我的目的并不纯粹,但是我真的没有害你的意思,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好。

    我看了一眼自己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说“这就是你说的为我好?我看你是想把我变成第二个你,变成你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陈丽深吸了一口气:“来不及解释了,现在是我们离开这里的最好时机,如果这个时候不走的话,或许我们永远离不开这里了。”陈丽正色道。

    看她说的倒是十分的认真,也不像是在骗人。

    只是我不由冷冷一笑:“可是你也看到了,现在是正午时分,我是个尸傀,无法出去的。”我笑着说道,一副我就不走,你能耐吾何的样子。

    只是陈丽指了指天空说“阴天了,你没有看到吗?”

    我一愣,扭头看去的时候,不由惊愕的发现,前几分钟还是**辣的太阳,此时太阳已经进入了厚厚的云层之中,不见天日。

    山里的天气变化的还真是迅速,差异竟然如此之大,这倒是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我尝试着伸出了自己的手,果然和陈丽说的一样,现在是我们逃离出去的最好时机。

    只是胖子还没有醒来,我们总不能把他丢在这里,或者说,带着这么一个大块头上路,我可是背不动他的。

    只是说来也巧,胖子也在这个时候醒了过来。

    他的神采倒是比我们两个人都要好多了。

    醒来的第一句话,让我有些错愕不已,他竟然说“我想吃叫花鸡”

    只是他刚刚说完,眼睛无意之间留意到我和陈丽的呕吐物上面。

    如此一来,胖子不可遏制的吐了起来。

    而他吐出来的东西,要比我们两个人加起来好要多,看来问题果然出在叫花鸡上面,因为胖子吃的最多。

    看着满地的呕吐物,我有一种难以掩饰的恶心感觉。

    终于,等胖子吐了差不多了,我上去调侃道:“你不是想吃叫花鸡吗?这就是,你吃吧。”我指着地上的东西说道。

    胖子听了,自然是有些不服的,看了我一眼,刚要反驳我几句,可是他的嘴巴却突然的生生闭下来。

    看到这里,我脸色微变,似乎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将我笼罩了起来。

    看这个样子,胖子似乎有话对我说。

    只是他一脸的忌惮,看向我的时候,像是白日见鬼一样。

    我摸了摸自己的脸,除了有些冰冷的感觉之外,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我有些担心的问:“胖子,你看到了什么,怎么这个鬼样子。”我很是疑惑的皱眉。

    只是胖子眼神不停的看看我,又看看我身旁的陈丽,似乎想明白了什么,又像是一知半解的样子,终于还是摇了摇头,在陈丽目光的逼视之下,很是乖巧的低下头随口说道“没没,我看你好像瘦了不少啊包子。”

    瘦了?这怎么可能,很明显只是一个敷衍的借口而已,我十分不爽的轻哼一声。

    陈丽却道:“好了,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我们还是启程吧。”

    这里的事情几乎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我自然是十分不爽,所以此时并不想如此一头雾水的离开。

    于是我起身,刚要说要留下来的话。

    却在此时听到一阵钟磬音传了过来。

    在这钟声响起的一刹那,陈丽立刻脸色大变,忙不迭的大喊一声:“不要停,捂住耳朵。”

    说完,她捂住了她自己的耳朵。

    而我和胖子,也及时的反应过来,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扭头向小城的方向看去的时候,我们惊讶的发现,小城门口的大钟,不断的轻微颤抖着,而大钟一旁的一根粗大木桩,无风自动,一下下的向大钟撞击。

    看到这诡异的一幕,我的心顿时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

    未知的,才是最让人恐惧的,如果我们可以看到有人敲钟,自然也不会有丝毫的感觉,可就是这样,根本看不到一个人,大钟却不断的发出声音,这就让人有些恐惧不已。

    看到此处,我双腿微微有些发软。

    可这木桩,只是撞击了四下,木桩便是鬼使神差的停下。

    而在木桩停下十几秒之后,陈丽放在耳边的手,此时也拿了下来。

    我不由松了一口气,放下有些发酸的手。

    “陈丽,这是怎么回事,这钟声好像很是奇怪。”这个声音,似乎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可以将魂魄都要拘谨其中。

    陈丽面色有些灰暗,嘴唇微微发抖的说“我也是昨天才想明白这里的布局,这口大钟,如果靠近的时候,可以发现,这里面透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道,这是一个凶物,常年用鲜血给养,而敲响大钟的木桩,也不是简单的东西。”

    那木桩上面,刷了一层厚厚的黑色漆皮,也看不清楚是什么材质,所以我倒是有些不明所以,不知那是什么材质。

    “这不是一个普通的木桩吗?”我问。

    胖子似乎也看明白了什么,用力的一拍大腿,从地上弹跳起来道:“不行,这是阴魂木,如果不把这东西破坏掉,看来我们今天是休想离开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