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078章 死亡

    轻轻的搬动李叔的头,几乎可以看得到,李叔的头已经齐刷刷的和身体分开了。(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如此诡异的死状,倒是把我吓得不轻。

    不过很快,我就由害怕变成了疑惑。

    因为胖子的一番话提醒了我。

    只听胖子说道“这就奇怪了,怎么只有一条伤口,而且是致命伤,但是一滴血都没?”

    陈丽看了,似乎有话要说,可看了一眼一旁的三叔和我父亲之后,终于没有说出什么来。

    至于父亲和三叔,似乎对于如此的突发情况,还是第一次经历,所以他们此时并没有丝毫的注意,只是一个劲的在原地打转。

    看到这里,我不由飞快的拿出手机报了警,与此同时,在李叔家的墙壁上面,找到了他两个儿子的电话,告诉了他们李叔的情况。

    李叔的儿子还是很孝顺的,在电话里面听到这事儿之后,当时就哭了起来,于是我又是一阵的安慰,让他们赶紧回来,安排老人的后事。

    做完这些的时候,我这才将目光重新放在了李叔的尸体上,只是我看了好半天的时间,依旧是找不到丝毫的破绽可言。

    派出所的人,在一个小时左右就到了现场。

    可是根据现场的初步探查情况,两个年轻的警察,几乎当场就排除了他杀的可能。

    听到这里的时候,我是无比恼火的。

    毕竟现在李叔都已经成了这个样子了,竟然还不是他杀,难不成他们是想说,李叔是自杀的吗?

    于是我很是不爽的说“你们看清楚了,这么残暴的手法,就算是自杀,谁能下得去手?”

    警员似乎察觉了我语气之中的不尊敬,不在走到跟前,冷冷的瞪了我一眼说道:“这里的门窗和墙头我们都调查过了,没有他杀的可能性,而且死者看样子,怕是已经死去了好长的时间,警员意味深长的说道。

    我一愣,不可置信的看着警员说道:“你们有没有搞错,李婶和李叔天天都住在一起的,如果李叔死了的话,李婶会不知道吗?”

    这两个人未免有些玩忽职守,面对如此重大的案情,竟然如此的草率,这让我对于他们十分的恼怒。

    面对我的质疑,他们懒得解释什么,只是冷冷的说道:“既然这样,那就有些难办了,死者被割喉,但是一点血都没有流出来,也就是说,血是先一步流干净的,这样砍下头的时候,才不会有太多的血液,所以这件事情,等我们去总部调查一下相关的案列之后再说吧。”

    说完这两个人就这样想要扬长而去。

    我看了之后顿时为之一愣,整个人都要气炸了,上去拦住两个人说道:“既然你们也说,李叔是死了之后才被砍头的,那么是不是应该先一步尸检,看看李叔的真正死因是什么?”

    警员听了,淡淡一笑,点头说道:“可以啊,这都是小事,不过,需要交纳一万元的尸检费用,交了钱立刻就尸检。”

    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说,警察办案竟然还要钱,。

    一万块,对于我们这种普通人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如果要凑够,估计要砸锅卖铁才可以的了。

    我们很想知道死因,但苦于没有这一万块钱,所以这件事到了后来变得十分的尴尬。

    好在陈丽此时走过来说道“包子,不用尸检了,我知道死因。”

    警察听了,不以为意的哼了一声,扭头就走了。

    看他们走的远了,我才狠狠的啐了一口“什么东西。”

    陈丽苦笑一番“你也别为难他们了,这件事,很明显充满了古怪的,不是寻常人能做到的,这里面另有文章,如果我没看错,李叔应该是死在厉鬼的手上。”

    说着,陈丽将李叔的尸体翻了个,将李叔上身的衣服拔下来之后,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这上面有好几处尸斑存在,也就是说,李叔死掉的时间,起码有一个月以上,不然的话,刚刚死的尸体,是不会有尸斑的。

    这诡异的情况,让我们几个,有点接受不了的感觉。

    在现场仔细的勘察了一阵之后,我们并没有发现其他可疑的地方,一行人将尸体简单的处理了一下,回到了住所之中。

    此时李婶在二叔他们的安抚之下,情绪已经缓和了很多,看到我们几个回来,李婶再次激动起来,上前一步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我老头子他是不是病了。”

    从李婶问出来的话可以看出,李婶似乎并不知道李叔已经死掉的事情。

    可是李叔的尸体明明已经死了一个月以上了,李婶就算老了,也不会发现不了这一点呀。

    这里面的事情,真的让我们有些想不明白,一时间,几个人面面相觑。

    只是这件事也不能瞒着,毕竟事已至此,还是说明白的好。

    于是我深吸了一口气,对李婶说道“李婶啊,李叔已经死掉了。”

    我很是平淡的说出这句话出来。

    当听了我的这句话之后,李婶眼睛一瞪,直接晕了过去。

    这可是把我们都吓了一跳。

    忙上前去,以为是李婶犯病了什么的。

    陈丽仔细检查了一阵之后说道“并无大碍,只是过度悲伤,昏迷过去了而已。”

    听到这里,我们这才放心了不少。

    可是这件事变得十分的棘手,如果李叔只是寻常的寿终正寝的话,那自然没啥好说的,可是发生这样的事情,实在是让我们觉得有些头大。

    在如此情况之下,我只能找到了父亲,告诉他:“这件事还是通知乡亲,安排李叔的后事吧,警员都不管,我们也无从下手。”

    对于这一点,父亲似乎是已经料到,并没有多说,直接去通知村长了。

    下午的时候,小小的村子,几乎都知道了李叔意外死亡的事情,大家对这件事情都是议论纷纷。

    议论归议论,现在死了人,大家只能按照正常的情况办理丧事。

    而我和陈丽以及胖子,都是年轻人,去了也帮不上忙,所以只好闷闷不乐的在家里呆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