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519章 虫魂上身

    蝙蝠的眼睛里幽幽的泛着绿光,看得人骨头皮肤都有些暂时性的发麻,我并不白这些蝙蝠具有什么样的威力,所以只能暂时性的选择平静的看下去。(看啦又看小说)

    黑色蝙蝠不断的盘旋上空,不一会儿它们的身形跟着变了,他们形成了一道漩涡,这漩涡不断吸收着血衣人释放出来的鲜血,可以看得出来,这下血衣人是碰到了棘手的东西。

    黑衣人的这一变化,也给二叔争取了很多出手的机会,二叔现在手里形成了一把银白色的长剑,我明白那是靠着天地自然间的空气形成,或许说里边加了一点其他的东西。

    剑锋刺了出去,地上都是纷飞四散的尘土,尘土当中不断有很多把风刀跟着一起射了出去,同时漫天的剑影根本分不清哪一道才是真的。

    血衣人不断挥动着袖子,最终用一种很怪异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我莫名的全身有些发毛,身上冷汗流的多了一些,之前我被控制的时候,他好像就是用这种目光看着我的,他要干嘛,会不会继续的有什么我不敢想象的事情发生?

    血衣人身形突然蹿了过来,我内心当中的担忧跟着不断的加强,我的心跳一点点的快了起来,血衣人要干嘛?

    血衣人身形化作了一道血光,在我面前迅速的消融了下去,同时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站在了很远的距离开外,不得不说血衣人现在已经距离二叔和黑衣人很远了,只是我突然感觉身旁的杀气好重,我这一看还了得,原来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控制身形走进了二叔和黑衣人的包围圈里。

    二叔及时的收住了剑,黑衣人也巧妙的没有让他的攻击落在我的身上,二叔恼怒的说了一声:“没有想到,这个血衣人如此的卑鄙。”

    我现在来不及想这么多,因为我的手跟着动了,我开始对二叔和黑衣人进行了攻击,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干什么,我不是被白素和陈丽封住了吗?怎么到了现在又能够动了?我还是忍不住嘟囔了一声:“二叔,快躲开,那个血衣人不见了。”

    二叔一把揽住我的胳膊,在我的几个筋脉上掐了几下,同时缓缓对我说道:“包子,二叔现在将你的几个重要脉搏锁住,这样的话,你就可以自由的行动不被控制了,不过这个时间不宜太长,三天内若是无法救治你,情况就会很糟糕了,那血衣人跑了,我已经搜寻不到他的气息。”

    我还是觉得有些失望,这次的机会真的是有些可惜了,我咬了咬牙,没有想到又让这个血衣人给跑了,这一次让血衣人跑掉,下次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再找到他,不过想必他的目的没有达成之前,也不会那么容易的善罢甘休吧,我心里这么想着。

    就这么的,我们还是去了先前待的地方,这样也能够聊一些东西什么的,我担忧的看了一眼我二叔,毕竟这是我的身体,现在已经够糟糕的,而且听二叔刚刚话里的那意思,好像是那血衣人又把我身体弄得更加糟糕了一些。

    “二叔,糟糕到什么样子?”我颤抖着声音,试探着问道。

    二叔迟疑了一会儿,还是决定给我说出了事情的严重性:“从目前看来,包子你着了那血衣人的道,你这身体若是三天之内没有得到解决,估计你就会从此在这世上灰飞烟灭,连灵魂都不会继续的存在下去。”

    我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严重到了如此的地步,也就是说三天之内没有解决的话,我就要从这个世上彻底的消失了?

    陈丽忍不住的叫了一声:“师傅!你就别吓唬包子了。”

    二叔苦涩的笑了一声,看了我一眼后缓缓说道:“不过包子这情况迫在眉睫不假,也不是说就没有了解救的方法,在这几天当中,我们需要在附近的古墓里寻找一种名字叫做勾魂草的东西,勾魂草配上血蛊,方能将包子身上存在的虫魂吸收出去。”

    我的身上还被那个该死的血衣人下了虫魂?我的怒气顿时上来了不少,不过我目前干生气也是屁事儿不顶。

    白素也跟着目光一阵变幻,想起来了什么似得说道:“那还等什么,事不宜迟,我们即刻动身吧,包子身上的情况可耽搁不起。”

    二叔摇摇头缓缓说道:“现在是晚上,古墓里的魂魄都阴气大煞之时,我们不宜动身,在白天清晨的时候起身,做这些事情就刚刚好。”

    我也觉得二叔说得有理,毕竟现在出去,说不定解决不了我身体的状况,还会加剧我身上的恶劣。

    白素和陈丽自是没有话说,黑衣人看了一眼周围,缓缓说道:“师傅,我不怕阴气,今晚倒是可以前去看看附近古墓里的情况。”

    黑衣人竟然也是二叔的徒弟,我本来以为二叔能教出来陈丽那样的人就够厉害了,没有想到黑衣人这样厉害的存在,也是二叔的徒弟,我对二叔的敬佩不禁又上升了一个档次。

    二叔沉吟了一会儿,才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圆鼓鼓的东西递给了黑衣人:“刘强,你把这个带上,古墓里有什么危险的时候,你也好及时的脱身。”

    黑衣人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这怎么使得?这可是师傅宗门里的镇派至宝。”

    二叔脸上显得有些生气和责备:“让你去就快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啰嗦了。”

    被叫做刘强的黑衣人,已经从这里走了出去,目前这里又重新的回归了一种比较平静的气氛。

    二叔缓缓给陈丽介绍着:“陈丽,那人是为师早些年收的一个徒弟,为的就是关键时刻,能够派上用场的,是你的师兄刘强,等他回来了,为师再给你们好好介绍一下。”

    陈丽点了点头,我闲着无聊没事看着外边的夜色,月空下群星闪烁,闪烁的群星里好像有几幅破碎模糊的画面,不断的闪烁着,我不知道它们出现的目的和缘由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