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571章 坟堆棺木

    我丢掉手里的蛟龙爪子,弯身抱起陈丽,她的皮肤太冷了,就像没了生息一样的,我不明白陈丽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是之前的崩塌让外面的世界也受到了牵连?可陈丽在这里,白素呢?二叔呢?

    我想不出来结果,眼下的情况也不容我多想,我拍了陈丽的脸颊,叫了她两声,又用手去捏她的人中,她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我心里急的上火,片刻突然想起来我可以用火属性给她驱寒!

    陈丽脸色白到发青,明显是阴气入体,心跳声很微弱,但是还能跳动就是万幸!

    事不宜迟,我很怕再晚一会她就跟胖子一样出事,我运起体内的火属性,刚想动手,想起驱除陈丽体内的阴气需小心顺着她流动脉搏走,若是中途被打断,可是对她对我都不好。(www.k6uk.com)

    我顶多内伤,陈丽的情况可就危险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抱着陈丽竟然产生了那么一丝丝的无助感。

    但现在的情况可不允许我懦弱!

    我看了看被翻开的棺材,再看看四周,狠心咬破舌尖血,吐出一口在掌心,单手翻过棺材盖速度缭乱的画出胖子跟我说过的驱邪咒,这种咒符对尸鬼一类很有效,只要不要再出现妖类,应该不会有问题。当然如果君御剑在这就好了,凭着它在鬼街的气势,驻守在这里肯定什么事情都没有!

    棺材本来就是用阴木所制作,所以我不能再让陈丽直接躺在上面,我先躺进去,让陈丽趴在我的胸膛上,再费劲的把棺材盖拿回来盖上,这棺材根本就没有上钉,加上之前被我弄破了一道缝,所以不需要考虑空气的问题。

    我深呼吸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再次运起火灵力,灵力流窜过的地方全部变得滚烫,我将掌心贴在陈丽背后对应心脏的位置,开始尝试着放火灵力进去。

    很成功!

    我开始控制火灵力在陈丽的体内游走,大概过了五六分钟,陈丽动了动,我心里一喜,伸长了脖子看她道:“陈丽!你醒了吗?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我急着等她的回答,却察觉哪里不对劲,她的手

    “陈丽!你的手再摸哪里?!”我曹都这种时候了你还有心情乱摸吗!

    这不是我认识的陈丽,当时我脑海里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我都准备推开这个冒牌货了,但手碰到她的手时,心底有个声音在说这个就是陈丽,那种肢体上的熟悉感不是冒牌货所能给我的。

    我一下子就动摇了,在我迟疑的这会儿,陈丽直往我的脖子里钻,像个八爪鱼一样抱着我。

    “冷,包子,我冷”

    呻吟是陈丽的嘴里发出来,我一愣,心想不应该啊,我不是都已经把她的体内的阴气逼到角落了吗?就算是还冷,有我的火灵力在她的体内流转也不应该是现在这个冷的发抖的状态。

    我摸了摸陈丽的额头,想看看她现在是什么情况,结果陈丽竟然一把撕开我的衣服在我的身上四处点火!

    衣服撕啦的声音是真的把我整懵了,后面的事顺其自然的发生,我从被动到主动,从云朵坠落陆地后才逐渐回神,这他妈的,到底是不是陈丽!

    我赶紧把人给翻过来看看,捏了捏她的脸,从上到下检查了一番,我确定这就是跟我拜过天地的陈丽!我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陈丽现在面色红润呼吸均匀的在我怀里昏睡着,体温也恢复了正常,看起来应该是没有什么大碍了。

    原来解阴气还有这种方法的,大概我只能把她的体内的阴气逼到角落里缩成一团,但并不能让它排出来,所以得有个发泄口,但我不知道那个发泄口就是我啊窝草!

    算了,人没事就好,得亏我是火属性的,不然抱着这么个堪比南极冰块的女人,这个点了火也没有办法办事啊。

    我拿起陈丽的衣服,先帮她给穿上,低头看见碎成两片垫在棺材底下的上衣,再瞅瞅自己光裸的胸膛,得,我只能拿过陈丽最外面的那件外衣给自己裹上。

    也不知道陈丽到底是被谁弄成这个样子的,这血红的衣服颜色看着真让人不舒服,已经脱离了喜庆的那个范畴。

    我半坐起来,伸手推开棺材盖往外看,坟地还是我之前进来的那样,时间仿佛是静止的,丝毫没有走动一分。

    夜风阵阵吹来,像百鬼路过那般,我竟然冷的打了个颤,反观陈丽跟个暖炉似的,暖的我舍不得放手,看来我的被压榨的狠了。

    我背着陈丽从棺材里爬出来,腿脚还挺有劲,这让我十分欣慰。

    既然陈丽是真的,那我肯定是要保护好她,只可惜不知道白素和二叔现在在哪里,这个鬼地方像似想困着我不让我离开一样,我就纳闷了,哪路神仙闲着无聊非得跟我过不去呢?

    我低头看了看断倒在乱石上的墓碑照片,上面的陈丽眼神冰冷的盯着我,一眨不眨的仿佛把我看穿,还带着几分莫名的仇恨在里面,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

    反正我眼皮一跳,心烦意乱的就踢了个石子过去盖住她的照片,正所谓眼不见心不烦。

    我背起陈丽走了两步,怕率到她,走路的时候有留意地面,结果地上黑漆漆,我的影子呢?!

    我停下脚步,若有所思的抬头看向夜空,只见漫天浓墨不见一朵云彩,整个上空像被什么遮住了一样。看来只有身边有人需要我保护的时候,心里才会多了个心眼。

    真是服了,我知道这里头有猫腻,但我不知道怎么破解,估摸着是个阵法来的,那个老鬼说是让我滚,其实只是变相的弄个地方关我?

    我漫无目的的往前走,可以说压根就不在意自己会走到哪里,直到耳边传来丝丝动静,像极黑夜里猫科动物走过乱石堆的窸窣声时,我才惊觉有异停下脚步。

    一米开外我见不到任何东西,气氛阴森且压抑,像一个巨石压在胸口上,让人不敢喘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