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574章 尸妖秋生

    “看在大家都是同族的份上,你们让我死也要死个明白可以?”我现在被这两拨人的对话搅的一头雾水。(看啦又看小说)

    一方面我是真的想知道其中的原委,另一方面是想拖时间。虽然我感觉不到这里的时间变化,但月儿他们在外面一定知道我失踪了,届时应该会找过来,就算机会不大也不能放弃不是?

    “可以。”这个秋生这下倒是应的爽快,我还没有来得及松下一口气,他身上的气息陡然一变,冷厉道:“等你死后我会跟你慢慢说!”

    我被他阴鸷的气息吓的一跳,眼看他干枯的鹰爪就要落在我的面门上,骷髅们忽然大喝一声,声音如海浪般袭了过来,迫使秋生收手避开。

    我捡回了一条小命的感觉,看着远离我的秋生觉得很不可思议,他把我打的跟狗似的,不怕我身上的灵力反倒害怕这些看起来毫无杀伤力的骷髅?

    我愣愣的看着他,突然感觉自己头上黑压压的一片,急忙抬头,发现自己已经被骷髅军围住了,虽然他们没有动手,但我始终担心他们会对我做什么,结果发现他们一致对外御敌,像似在保护我。

    我全身都在叫嚣着疼痛,断裂的肋骨让我难以动弹,但我还是选择从地上坐起来,他们并不怎么管我,我什么也看不见,只听见依稀有晦涩的语言从前方传来。

    过了会,后方骷髅有了些许动静,我抬头一看,看见一个骷髅扛着陈丽朝我走来,我担心陈丽的情况,急忙起身想把她给抢过来,起的太急,一时忘记了自己的身体情况,还没起就倒下了。

    我大口喘气,再次逞强的坐了起来,刹那间我感觉内脏被挤压了一样,痛到生活不能自理,哇的一下又吐出了一口血来。

    “咳咳”血液呛到鼻道里,我剧烈的咳嗽起来,而越咳嗽我的肺就越疼,让我产生一种我要死在这里的感觉。

    可是我就算死也要把陈丽白白素他们救出来再死!

    我迁怒于眼前的骷髅,狠狠的瞪着他们,他们虽然没有伤害我,但不排除是因为他们,我才被人那么利用!

    我和陈丽仿佛是背后之人的一枚棋子,陈丽中了阴毒,我为了给她祛毒耗损了自身的法力导致无法力敌,然后秋生拿我试探这些骷髅会不会从地里爬出来。从头到尾我都是一个引子,这个秋生真正想见的是这个族的族长!

    妈了个鸡,那个族长是个什么人,他为了见他这么大费周章?

    那个骷髅因为我的态度而停下来前行的脚步,但不过两秒他又走上前走,弯下身,把陈丽放到我的怀里。

    我探了探陈丽的呼吸又摸了摸她的额头,确定她身上没有什么事后才抬头看向站在我跟前的的骷髅。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我收起心里的迁怒,缓了缓语气问道。

    骷髅不说话。

    我不死心的继续问道:“你们真的是我的先辈?”

    这下,骷髅点头了。

    我无言以对的抬起衣袖擦了擦嘴角的鲜血,我都差点忘了,我身上穿着的是陈丽的外衣,火红的颜色混入我的血迹压根看不见痕迹。

    对于秋生的话我信了三分,但我不能完全相信,因为太扯淡了,我吐槽过的坟地转眼成了我先辈们安息的地方。

    我见这些骷髅有交谈的意思,便露出苦恼的神情道“可是,没有人跟我说过你们,我我也从来没有来过这里,你们怎么确定我就是你们的后代?”

    骷髅指了指我吐在地上的血液,我沉思一想,“你是说你们是靠我的血液来确定我的身份?”

    玄乎!

    但我不能去否定什么,因为血缘本来就是很奇妙的东西。

    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

    我继续问道:“你们的诅咒是什么?”

    提起这个时候,骷髅没有了反应,片刻,他用食指指了指自己,然后指了指地上,再指了指天上,最后指了指我。

    我去?

    你知我知天知地知的意思?

    这不是扯淡吗!

    “什么意思?”我打破砂锅问到底。

    那个骷髅却不肯多说了,脚步一挪便转身离开,不知道是不是我眼花了,我竟然能从他的背影中看出悲戚的味道。

    前面应该是在打架,动静挺大,想到那个带头的骷髅被我踩在脚底又踢飞过,我心里有那么一点点的内疚。

    此时的我想帮忙也帮不上什么,自身都难保,毕竟我是人,受这些伤想要跟没事人一样,除非打了亢奋剂。

    大概过了三五分钟,怀里的人动了动,我心里一喜,低头看她道:“陈丽?你醒了吗?感觉怎么样?没事吧?”

    陈丽密长的睫毛颤了颤,在我的关切中睁开了眼睛,她有几分迷茫的看着我。

    “不认识我了?是我啊,包子!”我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确定她体温是在正常的范围内。

    “包子”陈丽呢喃了句,眼神忽然就清明了,她抓着我的手,坐起来第一个反应就是观察周围的环境。

    我主动跟她解释道:“对,我看见一个墓碑上贴着你的照片,以为是有诈,生气的刨开棺材发现真的是你,你怎么会被抓到这里?白素和我二叔呢?”

    陈丽看见周围的骷髅们竟然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她低头喃喃自语着什么,我根本听不清,所以问她道:“你怎么了?”

    我的手刚碰到她,就被她一个分筋错骨给制住,加上我之前被秋生打伤的地方,我真的痛的我爸都不想认!

    “陈丽你做什么!疼疼疼!”我的脸被她按在地面上,真是要气炸了!

    我好心救你,就算可能是我连累你的,但这种情况下不想着怎么离开,反而想着怎么跟我算账?

    周围的骷髅听见我的话,默契的朝我看来,我竟然奢求他们会解救一下我,结果他们看了一会,直接扭头当做没有看到那样。

    我:“”可以的,该出手时就出手,不该出手便视而不见!

    “陈!丽!”

    我从牙齿缝里挤出这两个字,但因为身体虚弱的原因,气势锐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