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590章 摆渡人

    “听见没有!”胖子见他没有反应忽然大喝了一声,凶神恶煞的,跟平时判若两人,我瞧着都有些发恘。(www.k6uk.com)

    那个摆渡人过了一会儿才缓缓点头,撑起他的杆子开始离开岸边,一离开岸边以后,就再也看不见岸边的情况了。

    四周一片死寂,船只前行的毫无水声,我只能看见摆渡人不断拿起撑杆再放进水里的动作,过了一会,周围起风了,船只所行之处,雾气悉数退散,仿佛空出来一片净土,而我的左右两边开始出现一帧一帧的画面。

    我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那个小婴儿是谁,等到了四五岁的时候我才看出来是自己,我回头惊奇的看着胖子,他就站在我身后。

    他低声过来跟我说:“我看不见的。”

    我点点头,觉得旁人看不见也好,从呱呱坠地到长大chéng rén,生命中发生过的事,这条河都帮我回忆了一遍,我看着真是唏嘘不已。

    “诶这个就是我们刚开始卷入这些旋涡的开端!”我看见当初跟他们来冒险的画面道。

    胖子敷衍的点点头,“如果你看到那里,那就快要到岸了。”

    “啥意思?”我不是很懂,这条河这么窄的吗?这才两句话的功夫就到岸了。

    胖子说:“河的长短取决于这个人的生平事迹,如果他的生平寡淡无味,那三十秒到对面也是没有问题的。”

    我去!我的生平真的这么简单?

    这就没有意思了。

    不过,自从冒险那一幕开始后,画面就多了许多,看到最后发现,耗费的时长竟然跟冒险以前的日子持平。

    眼看就要走到对岸了,摆渡人突然说,“小哥,你今年多大了?”

    我刚要开口,想到胖子说的话,又闭上了嘴。

    “你不是罪魂也不是去轮回的,你们是来找东西的。”摆渡人缓缓说,“我知道你要找的东西在哪里,二十一层可不是谁都可以进的。”

    我惊讶他竟然知道我要找什么的东西,胖子不是说生平过往只有我和判官才看得见的吗?

    胖子走到我面前站定道:“没有你的事,好好当你的摆渡人,不是你能插手的东西不要多嘴!”

    摆渡人却不理他,再次问我道:“我知道有条捷径可以让你免除十八层地狱之苦,这条河底有条暗道,不过同样的道理,你挨过十八层才能抵达的二十一层,河底也同样的危险。”

    我心里哧了一声,他是当我白痴吗?这条河下的全是水鬼,等着拉我下去替代,骗人也要用好点的理由,我感觉他这是在侮辱我的智商,哇,很生气。

    他不理会我有没有答话,依旧在说道:“暗道虽然危险但也远不上十八层的刑罚,如果你能挨过河底水鬼的yòu huò,坚定一心,那么那些危险对你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到时你拿到天池水回来,还能顺带净化地狱的怨气。”

    我实在是忍不住想怼他,天池水净化的怕不止是怨气,估计把整个地狱的鬼气都能净化,那就跟拆了地狱一样,我的祸是闯大了。

    果然跟水打交道的都没有几个是实心的,全是为了取你的命。

    我刚要开口,胖子就制止了我,他最多就是只能恐吓一下这些摆渡人,但是规矩在这里,摆渡人不听他的话,他也不能动粗,但是他只能一次又一次的提醒我别冲动。

    我确实是忍住了,哪怕很好奇这个人为什么会知道的这么多。

    对岸越来越近了,摆渡人已经没有多少机会了,他送我的最后一句话是:“年轻人,做人需来量力而为,做鬼也是一样。”

    我回头看到了他斗笠下的双眼,黑白分明的眼珠子带着几分犀利和正常人无异,他看了我一眼就撑杆走了,眨眼间就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走吧。”胖子拍了拍我的肩膀提醒我回神道,“他们就是喜欢神神叨叨的,只要不回应他不被他们所yòu huò就没事了。”

    我点点头,跟着胖子走了两步,问他道:“他为什么知道我要去哪里,要找什么东西,他也看得见我的生平过往吗?”那我岂不是给他看光了?!

    胖子沉思了一会,也想不出所以然来,便支支吾吾道:“应该是有他特殊的本事吧,这些摆渡人不是等人就是为了河里的人,多少都是有些本事的。”

    “等人?”我问道。

    胖子带着我走在一条跟田间差不多的小道上,两旁开满曼陀罗花,没有叶子,娇艳异常。

    “嗯,他们都是不愿入轮回执念深重的鬼魂,自愿要在忘川河摆渡,只为了等待久久不来的人,这个几率就跟你去取天池水一样,明知道不可能却依旧固执不已。我听同僚说过,有个渡了数以万计的鬼魂,等了九百年才遇到了要等的人,但是啊,九百年过去,那人都不知道轮回过了几百世,早就记不得他了。”

    我听着说不上来心里是什么感受,想说对方蠢吧,又觉得自己也是在做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

    我情不自禁的也叹息一声,问道:“那他如何了?”

    “他运气好,再次摆渡了一百年后,阎王相中他,让成为了勾魂的阴差,这种活就需要冷心冷血的鬼魂胜任你懂吧,免得看见活人生离死别就舍不得之类的,很烦。”胖子甩着他手里的锁魂链玩,“不过那哥们也是真的惨,你知道我们当阴差的都会跟魂体交代不要和摆渡人说话的吧,我听同僚说,那个摆渡人看到要等的人来了,当场僵滞了一刻钟,全身都在发抖,嘴唇也发颤,压抑着情绪低声轻语的问对方这些年过的怎么样。但是那个人啊愣是一个字都没有回答他,到岸以后头也不回的走了。他在岸边停留了三天三夜,让引魂的阴差都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我无话可说,至今我都不懂是什么能让人一个人坚持那么久,反正我不能。

    爱情?亲情?这些东西产生的执念,真的不会随着时间消散吗?只要给予足够的时间,什么都会逐渐的逐渐的消失吧。

    一千年啊,我敬他们是条汉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