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24章 番外,婚后小包子篇

    第324章番外,婚后小包子篇

    云瑟坐上了家主的高位,有云央铮的帮忙,每天倒也没有多忙。(www.k6uk.com)

    军营那边云慕宸不是总去了,有时候会帮皇之北管理禁卫军。

    当时云止晟和皇尧定下的规矩,也已经被打破。

    皇之北和云慕宸关系很好,又成了之前的模样,两人初心未变,云家和皇家又再次建立了联系。

    “我可事先说好,这不是效忠于皇家,我们云家现在可比皇家强多了,这叫帮帮忙,是要多给银子的。”云瑟转着毛笔,脸上显出几分成熟,却也更加傲气。

    云央铮在一旁点头:“知道了,我已经把你的意思告诉慕宸了。”

    “四哥,你告诉大哥不行,你要直接告诉皇之北,这意味着我们两家的地位,要是以后皇之北变了”云瑟眼神微微眯起。

    云央铮等着她的话,云瑟冷笑一声,霸气有余:“那我就当了这北灵国的天!”

    “咳咳阿瑟,你不知道朕要过来?话说也不知道收着点,要是被有心人听去”

    “怎样?”云瑟翘着二郎腿,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让皇之北也没辙。

    皇之北叹了口气:“不怎样不怎样,朕能拿你如何?朕是说,小心被有心人听去。”

    “那你就先把那个朕去掉,和我在这摆谱?不吃你这套。”

    “阿瑟越发不讲理了,坐在这个位置,想来没少压榨别人。”

    云央铮笑笑:“这脾气,还不都是某人惯得。”

    “娘亲娘亲,娘亲亲亲亲!”外面有小奶音传来。

    皇之北和云央铮皆是一喜,云家的小宝贝来了。

    只见有一个奶白奶白的小娃娃进来,浓眉大眼,粉雕玉琢,那双大眼睛眼尾微微上扬,桃花眼分外好看,小嘴微微嘟起。

    模样跟了云瑟七七,就是这孩子偶尔的老成像极了墨绯,在生气时面无表情的模样,和墨绯如出一辙。

    “难寻,学完灵术了吗?”云央铮抱起他小小的身子。

    “舅舅,我要是你儿子就好了,不如你和大舅舅收养我吧,我乖巧又懂事,聪明又伶俐,吃饭不挑食,从来不尿裤子,舅舅你收养我吧。”

    墨难寻一套话说下来溜溜的,一听就是说了无数次。

    墨难寻已经两岁了,已经分清舅舅和爹娘,不再缠着云央铮叫爹。

    因为他爹是剑灵的缘故,说话走路跑步,都比一般孩子快。

    不过这个小滑头般的脑子,倒是像极了他娘的不讲道理。

    “舅舅养你是可以,你娘亲同意吗?”云央铮吻着他的小脸蛋。

    墨难寻从云央铮身上滑下去,一把抱住云瑟的小腿:“娘亲亲亲亲亲难寻好委屈,难寻想做舅舅的儿子。”

    云瑟翘着二郎腿,居高临下地看着儿子:“阿难,抬头看着我。”

    墨难寻依言抬头,一双大大的桃花眼忽闪忽闪地看着云瑟:“娘亲亲亲亲,爹爹一点都不爱难寻,刚才还打了难寻的小屁墩,难寻想让舅舅做爹爹。”

    云瑟神情忽然一阵严肃,认真地看着他,抹掉他嘴角的食物:“阿难。”

    “阿瑟,你可别打孩子,难寻就是说着玩的。”皇之北连忙说道。

    云瑟不理会他,而是看着墨难寻:“阿难,你刚才吃梅子了?”

    “嗯,梅子酸酸甜甜的,特别好吃!”

    “为什么不给娘亲吃,有东西怎么不知道孝敬娘亲。”

    皇之北差点惊倒,他震惊地看着云央铮,这是什么情况?!!

    云央铮笑笑,回以笑容,你习惯就好。

    “唔”墨难寻眨着大眼睛。

    这时墨绯也进来了,墨难寻又去抱墨绯的小腿:“爹爹,娘亲刚才凶我了,难寻好委屈,难寻不过是吃了几个梅子。”

    “那梅子是我给你娘亲准备的,怎么落到你肚子里了。”

    皇之北更诧异了,你们就是这样养孩子的!!?

    然后,墨难寻又被墨绯带走:“继续训练灵术,别以为这样就能逃过一劫。”

    墨难寻去找云央铮做靠山:“爹爹明明教过娘亲灵术,现在为什么又来教难寻。”

    “因为我是你爹。”

    “那爹爹为什么也教娘亲?难道娘亲也叫你爹爹?”

    “两岁什么都不会,嘴皮子倒是耍的溜。”墨绯走进几步,正要拎起他的后衣领。

    墨难寻忽的变成小树苗:“难寻会变树。”

    “你爹刚好会砍树。”墨绯说完直接抱走小树苗。

    云央铮叹了口气:“阿瑟,难寻还你别对他太严格了,那么小的孩子,心里很脆弱的。”

    “男孩子,惯着他做什么,到时候养的娇里娇气的我怕我掐死他,再者说,你觉得那小子心里脆弱?”云瑟反问道。

    云央铮语塞,确实,小难寻心理十分强大。

    “阿瑟,你怎么叫难寻阿难?三个字哪个都好,怎么偏偏叫中间的。”皇之北想不通。

    云瑟转着手里的毛笔:“他娘亲生他的时候那么难,叫个阿难应应景。”

    皇之北无奈了,云央铮送他出去,他还觉得可惜:“这两人真能带好孩子?”

    “是不是感觉难寻爹不疼娘不爱的。”

    “难道不是吗?我可看不出阿瑟有多爱这个孩子。”

    云央铮拍了拍他的肩膀:“那是你没看见,这两人心里都疼着这个孩子呢,没让难寻受过半分委屈。”

    皇之北摇头离开,他确实没看见。

    是夜。

    云瑟沐浴过后进到卧房,就看到桌上摆着一盘梅子,味道和难寻吃的一模一样。

    她问道床上某人:“不是说都被难寻吃完了?”

    “难寻的已经吃完的,这是孩子他娘的。”墨绯看着身材玲珑婀娜的云瑟,自从她生了难寻后,身材就更好了。

    仅仅是一个回眸,就足够让他动心动情动了念头。

    云瑟坐在桌边吃着梅子,桃花眼勾着他:“无事献殷勤,说吧,你想做什么。”

    “生个女儿吧。”墨绯黑眸沉沉地看着她。

    云瑟笑了,端着梅子坐在床边:“你到底是想生女儿还是想做那种事”

    墨绯一把抱住她的细腰:“都一样”

    说着就要吻上去,云瑟没拒绝,两人好一番缠绵,墨绯的大掌开始不规矩。

    梅子早已被云瑟扔到一边,她的双手也在点火。

    然后就在最后一步时,云瑟把他推开。

    墨绯还一阵情迷,迷糊地看着云瑟:“娘子”

    “今天不成,身体有恙。”

    墨绯如遭雷击,这句话他不是听过一两次了,每次云瑟主动他都招架不住,难道这种时候要收手?

    “娘子,你忍心?”

    云瑟回以微笑:“睡觉吧,明早还要叫难寻灵术呢。”

    “可我更想教你”墨绯说着拿起她的手,“自己点的火,不灭就想睡?”

    “你不是没感情的剑灵么?之前是谁说的,千万不要对你有多余的感情,你不懂人类的感情。”

    “谁说的?你怎么能把屎盆子往我头上扣?我分明从见到娘子第一眼就很爱了。”

    云瑟呵笑一声:“你现在和你胡搅蛮缠的儿子,一模一样。”

    “正事要紧”墨绯拉住她的手,“白天教儿子,夜里教娘子。”

    墨难寻睡在自己的屋中,半夜,忽然有了尿意,作为一个两岁的大孩子,已经不是一岁小奶娃了,他每夜都是自己出门尿尿的。

    “唔?什么东西啊?”墨难寻好奇地看着前方,“有小火苗一闪一闪哎。”

    尽管看到了好玩的东西,墨难寻还是有条不紊地解决完尿意,然后洗了手,擦干净,又抹了香香的粉。

    “这孩子怎么回事?为什么还不过来?”

    “是啊!两岁的孩子这么讲究?”

    “不愧是他们的孩子,比一般孩子干净很多啊!”

    “过来了过来了!快!”

    正在睡觉的墨绯忽的起身,直接闪身到门外,云瑟也跟着出去,已经什么都看不到了。

    “怎么回事?”云瑟问。

    “有人闯出我的结界了。”墨绯冷傲地说道,然后很快到了墨难寻的房中。

    没有人,被子是掀开的,旁边还有刚洗了手的水,是温的,还有擦手的香粉。

    “应该是自己跑出去的。”云瑟说道。

    墨绯点头,脸色阴沉难看:“敢有人对我的儿子动手,真是活腻了。”

    云瑟看着结界破开的小洞,眉头微皱,墨绯的结界向来厉害,连她都不能直接破了,谁能直接破开?

    第二天,墨难寻被人拐走的消息很多都知道了,纷纷聚在云家。

    “难寻现在肯定特难过!那孩子哪受过什么委屈!肯定已经被坏人吓怕了,说不定现在正哭着”说话的是云慕宸,想到心肝小难寻,心都碎了。

    云瑟拍着他的肩膀:“大哥,你家难寻不拆了人家的老窝就不错了,不会哭的。”

    “我家难寻还是个孩子,哪有你想的那么坚强!到底找到消息了没?堂堂云家家主这点事都做到这么慢,你到底行不行!”云慕宸红了眼眶。

    云瑟眉头紧皱:“小黑已经放毒物去找了,应该是隐藏了气息,不然不会这么麻烦。”

    “堂堂上古剑灵,找自己儿子都这么慢!到底是不是亲生的!”云慕宸激动地说着。

    云瑟也担心,可她知道自己儿子的脾性,再者说难寻要是出事,她肯定会察觉到。

    “难寻是你和四哥生的,行了吧,你就别哭了,就是你把难寻养的娇里娇气。”

    云慕宸猛地拍桌:“等难寻找回来,我就当他娘亲,你给我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