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一零章:万般皆下品,唯有唐人高!

    大坝不是你想建就能建的,搞不好的话,会对生态造成巨大的破坏。(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渭水适航,但渭水的水位却不深,不然话,前几年也不至于干涸断流。

    建造一座大坝,必然会对渭水的水位进行重新的分割,加上两边皆是平原,所以最大的问题在于,若是修建了大坝,则有可能让河水倒灌。

    其次便是修建大坝以后,渭水上的船只将无法通航。

    大坝的上游最多到大坝,下游则根本走不了船。

    所以,类似于三峡那种绝世工程,自己是搞不了的,这里也没条件去搞。

    “向外延伸,挖出新的河道,然后挖一个水库,对其蓄水,在另一端设置大坝,前方引入,后方归流。”李元吉顺势在地上画了个简易图。

    河流不能截断,那就造一个水库出来,只要设置的合理,其效率不比直接在渭水修建大坝小多少,更重要的是,这样做不会破坏生态平衡,更不会导致船只无法通航。

    但不管怎样,想在古代搞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大工程,显然是不合理的,也没有那么多机会的。

    在没有重型工程机械的时候,所有的工作只能依靠人工一点点的去挖,一台钩机随便挖上几下,一个成年劳力就需要干上一天才能赶上。

    在这样一个效率极其低下的时代,依靠人工去挖水库,显然也不是特别的合适。

    反正这个工程若是真的开始,一万劳力,少说也得干上一年才能勉强完工。

    而且这土是越往下挖就越费力,有时候还会遇到石头什么的,更是难上加难。

    房玄龄努了努嘴,想了几想,最终还是开口道:“陛下,这个方法也同样不妥,搞不好的话,等几座河渠和水库完成的时候,铁路就能铺到洛州了。”

    “朕不过是提出个思路嘛,具体的你们可以发挥一下想象力,看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李元吉摆出一副嫌弃的表情,话说你这么拆朕的台,真的合适吗?

    房玄龄一脸的尴尬,早知道自己就不开口了。

    李元吉是无限的想念后世的电力,那可真是个好东西,只可惜自己什么也没有,至于蒸汽机,原理自己是提出来了,虽然自己也不懂,但大概的方向是没错的,几个外行人正在一头雾水的研究着呢,鬼知道到了哪一步?

    接下来,李元吉亲自观看了铁轨的制作全过程。

    先是用优质的焦炭,采用最新改进型的高炉将铁矿石练成铁水,然后在加入一些其他的原料,使其进一步炼化,多次反复之后,变成钢水,然后就是将其倒入磨具之中,初步的定型,趁着其热度,先是进入一座焦炭炉内继续加温,保持其温度不被降低,但也不至于融化。

    另一端则是放入水力冲压机上,由河水提供动力,不断的将齿轮一点点的转动,已经卡死的铁轨原形,一步步的被继续深一步的挤压,通过五十多个齿轮,最终被制作成型。

    其中不需要人力去推动,人要做的,只是在最开始的时候,将钢轨放在冲压机上,然后就可以了,水力带动齿轮,齿轮会带动钢轨自动往前走。

    钢轨制作的过程并不复杂,但简单的工艺,也预示着质量自然不可能是上等,但不管怎样,跑跑马拉的火车,还是没问题的。

    一节钢轨长约二十米,这已经是极限了,连搬运都需要几十个人一起才能搬得动。

    在这个一切靠手的年代,能够做到这一步,其实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继续加大对书院的投入!”临走之际,李元吉心中有感的朝着房玄龄吩咐了句。

    科技改变生活,这句话直到现在自己才真正的体会到其中的含义。

    与后世的屁民时代不同,现在完全是两个不一样的感受。

    虽然如今的这些,放在现在这个时代,已经证明了大唐的科技等手段要远超于同时代的其他人,但这还远远不够。

    李元吉要求也并不高,按照现在这个进度,能够在有生之年,让大唐的工业水平达到民国初年的水平就可以了。

    人才,才是最重要的。

    专业的事情让专业的人去干,李元吉并没有过度插手太多的事情。

    但即便如此,对于李元吉来说,这个皇帝也是当的很累,累到自己都想撂挑子。

    可下面的儿子还那么小,现在就算是让位,也没人可以接替,所以自己还得待在这个位置很长一段时间。

    ……

    长安城的西边,一支庞大的队伍正在缓缓的前进着。

    这支队伍鱼龙混杂,有很多打扮不一样的人混在其中,但领头的,是唐人,还配备有唐军进行全程的保护。

    整个队伍大大小小,加起来差不多五百多辆车,庞大到让人见到便觉得壮观。

    只是很可惜,这一路上走来,除了长途跋涉的疲惫,这些人的脸上不免的还带有一些失望的表情。

    从西域一路走来,途中经历了不少的城池,这些人大多数是以往来过长安的,也见过那些城池,可每一次见到,都要比上一次见到更加破败了一些。

    虽然那只是表面现象,但无可否认的是,大唐的国力的确下降了不少。

    高昌王麴文泰敢于挑衅大唐,无非就是来了一趟长安,看到了长安的现状,所以才放心大胆的敢去跟突厥人勾搭。

    虽然唐人用事实狠狠的打了他的脸,但其内在的东西,谁又知道呢?

    虽然失望,但他们可没有麴文泰的胆子,便是如此,也依旧不敢对大唐有任何的轻视,五万大军就在西域呢,便是他们联合起来,也绝不是唐军的对手。

    五万唐军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如果突厥不倾力抗衡,这五万唐军足以扫荡整个西域诸国。

    “前方就是长安了,本使已经派人前去通知,诸位今晚便可好好歇息一下了。”王玄策指着前方隐隐能够看到的长安城,抹去脸上的疲惫,笑意萌生的说着。

    长安?无非就是大一些而已,并不会比其他的地方豪华多少。

    这一点几乎已经在众人的心中形成了一种观念,但是同样的不可否认,这一路上到处可见的耕田,还是让他们狠狠的羡慕了一把。

    在西域,这种场面是根本不可能见到的,西域缺水,所以注定了耕田不可能是长久之计,只能依靠放牧来生活。

    事实上经过中原王朝的影响,西域现在的生活已经逐渐的发生了改变,由最开始的放牧,转变成了农耕与放牧相结合,不得不说,西域人民还是找到了一条适合自己发展的道路。

    长安城门口自有礼部官员前来接待,不过为了彰显大唐的威风,礼部尚书和侍郎并没有出现,而是由礼部主客郎中前来相迎,级别吗,从五品上。

    倒不是大唐看不起这些人,而是没有必要。

    大唐虽不如前隋时期的国力,但比起这些西域国家来说,依旧是个庞然大物,依旧不是他们可以挑衅的。

    况且现如今的大唐,早已不是建国初年的大唐,每一日的大唐,都在不断的进步着。

    所以,大唐有看不起他们的资本,有让一个从五品上的主客郎中来接待他们的胆量。

    一番简单的寒颤,便由礼部官员带领着这支庞大的队伍前往太平坊。

    那里俨然已经成为了大唐的接待中心,作为整个长安最豪华,最繁荣的地方,自然也是大唐对外展示的一个好窗口。

    阿布阿杜自打进入长安之后便深深的皱起了眉头,印象中自己上一次来长安的时候,这里的人群还不这么密集。

    当然,密集只是其一,总感觉这里的人,跟以前自己看到的不太一样。

    但到底哪里不一样,阿布阿杜一时间又难以对比出来。

    总之,长安的繁荣状况,与他们在表面上看到的情况是完全不一样的,不进长安,终不知繁荣似锦。

    “这……这里怎么这么多人?”即将进入太平坊,阿布阿杜再也忍不住了,拉着旁边的礼部官员问道。

    太平坊给他的感觉与其他地方完全不一样,全新的房屋与院墙,甚至还没有进入,便已经感觉到这里面绝对是另一个天堂。

    但礼部接待他们,不应该找个好一些,又安静的地方吗?

    “呵呵,太平坊作为陛下亲自修建的里坊,如今集商业,外交,经济于一体,同时,这里面也是大唐接待的所在地,里面有全长安最豪华的酒店。”官员笑呵呵的说了句,心中鄙视不已,暗道你们这些土包子,知道酒店是啥不?说出来吓死你们……

    这些来自西域的客人们在观察着,不少的百姓也在观察着他们。

    不过与西域客人盯着一处看半天有所不同,百姓们只是随意的扫上一眼,或者多看两眼,然后就会干自己的事情去,没人会在他们身上停留的太久,这也让阿布阿杜很好奇,很奇怪。

    当然,异邦在大唐的待遇他们可是知道的,即便是什么也不知道,现在也没人敢去多问一句。

    万般皆下品,唯有唐人高。

    这话可不仅仅只是说出来唬人用的,谁若不服的话,大可去试一试,看看会有什么结果。

    然而,土包子就是土包子,进入太平坊的那一刻,包括了阿布阿杜在内,所有的西域客人们全部懵逼了,就没见过这么豪华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