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一百二十六、却不过的亲戚情面(给黑山老妖的加更)

    薛蟠端起酒杯,让贾琏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这事儿,原本是极难,毕竟大家伙都已经把五万张的盐引都分配好了,银子我也都收了进来,没人愿意不要这生银子的好东西呀。(看啦又看小说)”

    果然,自己个还好是抓紧时间,快刀斩乱麻,就把这事儿给办好了,不然别说是神都之中的那些神仙们了,单单是亲眷们故交们找上门来,他就是不能回绝,薛蟠的父亲是待人极为客气的,认识了不少的好朋友,这些人找到薛蟠要一些办盐业为朝廷为大越朝分忧,这些来找薛蟠,他也实在是不好回绝,比如这贾琏,如此开口,他还有什么可说的?也只好是让一点盐引出来了,贾琏听薛蟠这么说,也连忙笑道,“这是自然的,谁不愿意拿这细水长流,日日都有出息的东西呢?只恨得我也不知道扬州这里有这样的机会,不然的话,我也早就来此地了。”

    薛蟠心里暗笑,果然你这厮来此地的动机不纯,绝不仅仅是为了吊丧来的,“这也是没法子的事儿,事出突然,我也想着慢慢的办,但侯家那些人,堵住了姑老爷的门,我也没法子,只能是快点把事儿办好了,解了这边的危机才是。”

    “盐引都已经分派出去了,原本若是有人叫不出盐引的银子,那么我刚好可以名正言顺的收回来,可大家伙如今是瞅准时机了,砸锅卖铁都把银子凑出来,素来叫银子到官府上,是最难收齐的,没想到这一次大家伙都急忙交上来,不过是几日之间,款项都已经筹齐。”

    这当然也有薛蟠的功劳,原本接近两亿的银元是不容易筹齐的,他假公济私,有很大一部分的银元改用薛家票号所出的银票来代替,只需要将现银送到都中,其余薛家的银票可以慢慢支付,毕竟又不是用银子当炮弹直接拿来砸死人的,军需之用也不是说,要全部付清的,可以慢慢支付,横竖这些盐商是不敢不还自己的钱的,盐引都作为抵押物放在薛蟠手里,这些已经是盐商们的东西,薛蟠还是有原则的,不会把盐引擅自交出去。

    这时候臻儿拿了四个小碟子上来,都是扬州和江南各地的风味糟货,一样是松江泥螺,一样是苏州甜虾,甜虾用的是姜醋白酒呛了,再用玻璃碗盖住,甜虾还在里头活蹦乱跳的,一样是糟鸭信,还有一样是鲶鱼肚,半斤重的鲶鱼剖开,专门挑出小孩子拇指粗细的鱼肚,用面粉揉洗干净后,放在黄酒里头腌制三天,再拿出来,在蒸笼上大火蒸半盏茶的时候,就趁热拿出来,再用井水冰镇了,切丝,配上话梅和火腿丝,用芝麻香油并紫苏拌了,再呈上来,薛蟠殷勤劝酒,又请贾琏试一试这味道。

    等到又喝了几杯酒,薛蟠见到贾琏有些不耐烦的样子,知道他的性子怕是急了些,于是也不逗他了,夹了一筷子鲶鱼肚细细的吃了,“外头的盐引是没法子拿了,大家伙都抢着要的,但我这里头还有一些,承蒙盐商们很是抬举我,也给了我一点机会,拍了几张过来,若是琏二哥想要做这个生意,我匀个几张给二哥就是了。”

    贾琏大喜,“这可是真的?若是如此,”他连忙从炕上起来,也不穿靴子就站在地上,给薛蟠做了一个长揖,“真是多谢文龙贤弟了!”

    薛蟠摆摆手,拉着贾琏复又坐下,“只是我也没有多少,二哥也知道这事儿,另外我和金陵府一起办的盐引,不能够我自己说了算,”薛蟠放下筷子,沉吟了一会,“这竞拍的银子,多少是要给的,不然外头说起来也不像样,我拿来是一百两的银子,我匀给二哥家里头一百张,二哥你交给我一万两银子就是了。”

    这个价格真不算高,贾琏也毫不犹豫,一口答应了下来,只是还要再说什么,他的身子微微前倾,急切的看着薛蟠,“原本贤弟厚赐,我是不能够再挑剔什么的,可,这盐引的数目稍微少了些,若是能再多一些,我家里头的情况就能好一些,”他生怕薛蟠立刻回绝,又连忙说道,“太太整日里头都为这事儿发愁,我瞧着可真是难受啊,文龙贤弟无论如何,请要再帮衬一把。”

    薛蟠面上笑容微微凝滞,“我可也没有多少,哎,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二哥您这是难为我了。”

    贾琏又分辨一番,说了好一番的话,“我也知道这是仗着亲戚情谊,我才敢如此开口的,可这洛阳虽大,可真是居住不易,事事开销都大,不能够有一样鞠免了的,贤弟日后去了都中,就知道这里头的难为之处了。”

    “若是其他的地方若还有法子筹谋的,我也不会来厚颜如此开口了。”贾琏连忙又说道,他也知道投桃报李,“贤弟在都中的生意,兄一概帮衬着支应,户部那边,我还是有认识几个司官的,若是有什么需要驱策的时候,请直接吩咐就是了。”

    “至于金陵府那里头,倒也无需担心,”贾琏把玩着酒杯,眼里是一点都不觉得区区一个金陵府是会如何,“若是他敢啰嗦什么,我递一个片子过去,让他知道就是了。”

    贾琏的性子是贪婪了些,但是这话倒是在理,这在洛阳里头的事情,不能事事都去找舅舅王子腾,薛蟠暗叹一声,这是没法子的事儿了,“也罢了,我把自己的份子里头,再做主拿出五十张来,”他见到贾琏还要开口,摇头说道,“二哥请勿再逼我了,我家里头也有好几百人等着我买米下锅呢。”

    既然如此说,贾琏也不好再说什么,于是吩咐来兴儿,“拿两千两银票来,先给薛大爷,当做定金。”

    “何须如此,”薛蟠笑道,“都是亲戚,还要什么劳什子的定金!倒是把弟弟我看轻了。”

    “理当如此,”贾琏举起酒杯笑道,“过了这村就没有这庙了,还需和贤弟赶紧敲定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