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七十三、女装大佬

    薛蟠安置了小亮,于是出门来,又叫了王嬷嬷,把白天交代的事儿又说了一遍,王嬷嬷虽然不知道薛蟠要干什么,但她也似乎听到了宁国府一些不好的传闻,“大爷,东府那边你可是要少去,免得自己个沾了什么东西回来。(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薛蟠惊讶,“这话说的?你听到了什么?”

    王嬷嬷不肯说,毕竟内院之中许多不好的风声不能和男人们细谈,“你就听嬷嬷的才好。”

    “那我自然日后少去,”薛蟠答应了下来,宁国府的人和事儿,如今看来的确是不能招惹的,薛蟠虽然不用太在意什么名声,但多少还要顾及母亲和妹妹,“不过你这事儿还要办好了。”

    王嬷嬷不以为然的撇撇嘴,“不过带着人混进去么,这两日东府过生日,热闹的很,只怕是什么人都能进会芳园。您就请好吧,无非是带进去瞧一瞧景色,能算什么事儿呢。”

    这里说起来,王嬷嬷的神色淡定,还真有智勇双全的谋士之风,薛蟠也搞不懂为什么已经要和冯紫英府上的张先生联络,又要这里安排一个人进会芳园。

    一夜无话,薛蟠睡的很是安稳,其余的人就不知道睡的如何了,到了第二日早上,杨枝来请薛蟠,“外头客人来了,臻儿让大爷出去呢。”

    薛蟠睡眼惺忪,睁开眼一瞧,只见到天外还麻麻亮,“这么早有个鬼客人?别吵了,让我再睡一会。”

    “可不能睡了,臻儿说是昨日在书房的客人今日又来了。”

    安福海又来了……薛蟠哀叹,“我的老天爷,这个鬼客人都不用睡觉的?”

    但是也不敢再睡懒觉了,他连忙起来,胡乱梳洗一番,连忙出门迎接安福海,他到了安福海的马车边上,这时候又换了几个侍从,也有仆妇站在边上,见到薛蟠,点点头,“老祖宗在车上等着薛大人了。”

    薛蟠掀开帘子准备爬上马车,只见到马车内端坐一位妇人,薛蟠唬的和什么一样,连忙退出来,“安公公呢?怎么不在里头。”

    “老祖宗就在里头。”

    这话不通啊,里头是一个妇人,很明显不是安福海,薛蟠狐疑的打开车帘再一看,这才目瞪口呆,他连忙钻进了马车,结结巴巴的对着那妇人说道,他原本的困意一扫而空,“安公公,你这,你这闹得是哪一出戏?”

    那妇人盘腿坐在马车里头,听到薛蟠这样问,才抬起头来扫了薛蟠一眼,只见到他眼中精光四射,居然是安福海男扮女装在此地!

    “自然是要进宁国府了,”安福海淡然说道,“这事儿干系极大,我交给别人不放心。”

    “那也不必如此吧?”薛蟠惊讶说道,“你可是千金之身,不好身陷险地的。”

    “笑话,宁国府算什么险地,”安福海嗤之以鼻,“我昔日龙潭虎穴都闯过,那里就怕入宁国府?再说了,宁国府又不是什么军情要地,难道我露陷了,他们还敢杀了我不成。”

    是是是,薛蟠暗暗腹诽,自己认识那么多人,也算是面前这位权柄滔天的安福海最为任性了,自己也算是任性的,可在安福海面前可还真不够看。安福海既然执意要入宁国府他仔细的瞧了瞧安福海,安福海原本就容貌清秀,只是眼角有一道伤疤,皮肤又有些黝黑,今日涂抹了脂粉,倒是十分俏丽,薛蟠看了几眼,取笑道:“公公很漂亮啊,这样女装起来,倒是一点不显大佬气质了,不知道会不会唱戏?这样装扮起来,只怕比昨天晚上宁国府里头的梅巧玲还要好看些。”

    安福海瞪了薛蟠一眼,悠悠说道,“你只怕还不够资格听我唱戏,昔日我就给圣后和摄政王听过,哦,还有太宗皇帝也听过我唱戏,不过他早就驾崩了。”

    薛蟠连忙噤声,得了,我就不说话了,这太监说笑一声都不行,这时候臻儿又来说早饭得了,怎么吃,薛蟠见到女装的安福海叹了一口气,命他把早饭送出来吃,又命小亮出来,把自己的奶妈王嬷嬷也请出来,安福海已经做好两边的准备,这里头有两个妇人准备好,让王嬷嬷带进去,薛蟠仔细看了看那两个仆妇模样的人,看不出什么端倪来,应该是真的女人,故此他吩咐王嬷嬷,“不用这么早,你在家里头的等消息,等着消息到了,再从小门到宁国府会芳园里头去,就在天香楼边上晃荡是了,若是有人问,你就说来找我是了。”

    薛蟠所居的梨香院,就在宁荣二府的中间小道边上,离着会芳园极近,王嬷嬷领命而去,薛蟠还怕王嬷嬷露马脚,再三叮嘱,王嬷嬷很是不耐烦,“外头都说你的本事都是我教的,你如今怎么还来再三说道我了,真是啰嗦的很!”

    安福海不知道薛蟠的那神秘师傅居然就是站在马车外的奶妈,连忙又问薛蟠,“你这嬷嬷,可真大才?”

    薛蟠干笑一声,他不敢对着安福海撒谎,“那是外头的谣言,不过我这奶妈昔日在扬州的时候,胆气大,护住了林大人一家,算起来倒是女中豪杰的人物了。”

    安福海点点头,就不再言语,两个人在车厢内胡乱用了饭,一起坐车出了宁荣大街,转了几个坊市,到了一处僻静的地方等候,小亮来报,“这里是神威将军府出来去宁国府最近的一条路,这里僻静些。”

    薛蟠点点头,“左近可有什么茶肆酒摊子之类的?”

    “有一家早餐的铺子,”小亮回道,“就在路口。”

    刚才薛蟠吃的很匆忙,他倒是觉得还没吃饱,于是点头,“我下去等,给我叫早饭去,”他大喇喇的吩咐小亮,又对着安福海点点头,“安公公今个是女孩子,就不要随便露面了,等会我办好了再告诉您是了。”

    “你办的好这事儿?”

    “可笑,”薛蟠气的哼哼,“我若是这事儿办不好,日后怎么办大事儿?再说了这事儿公公瞧着是大事儿,在我看来,是小的不行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