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八十章 现在的刘然

    可就算如此,我也不觉得刘然哪里错了,她和杨奕之间的事情,说不出到底谁对谁错。(看啦又看小說)

    她坐在陈琛旁边陪陈琛喝酒,刚刚站起来的杨奕又坐下去了。

    我惴惴不安的看向依旧一言不发的江天易,走过去扯了扯他的衣服,“不生气了好不好,我工作太忙把你生日的事情给弄忘记了,我现在就给你道歉。”

    “别!”他冷冷的瞥了我一眼,“不是说一年的期限是我定的吗?就算有错,那也是我的错。”说完他推开了怀里的姑娘,自己拿烟抽了起来。

    他刚刚的话明显说给我听呢,到底还是在生气。

    咬了咬牙,我丢下面子,直接伸手就抽了一个空酒瓶就唱生日快乐。

    犹记得去年的这个时候,他明明醉的不省人事,偏偏拽着我让我唱快乐歌。那时候我唱的磕磕碰碰的,他很不满意,还说我唱歌要命。

    今晚上我就站在卡座面前,连个话筒都没有,就把快乐歌唱完了。

    估摸着是我突如其来的举动把他们都吓傻了,我唱完以后,一个个木愣愣的看着我。

    “啪啪啪!”顾安熙是第一个缓过神来的,带头鼓掌。

    他一鼓掌,陈琛他们也就跟着开始鼓掌,参差不齐的掌声就和我现在七上八下的心情似得,怎么都平静不了。

    “怎么不一样了?”江天易嘴里叼着烟,流里流气的看着我问。

    看着他的表情,我悬着的心终于落下,说:“我专门练过了。”

    他一听,眼角的得意都快溢出来了,问:“为了老子?”

    我瞪了他一眼,“为了我自己!”

    “就是为我。”他笑的一脸得意,伸手就把我扯到怀里。

    我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我以后不会再忘记了。”

    “老子还以为你的眼睛里已经没有老子了。”他的话说的颇为委屈。

    我直视着他的眼睛,“我就算忘记我自己,也不会忘记你。”

    他一听笑了,抱着我的力道加大,原本就靠在我耳畔的唇,突然含住了我的耳垂。

    触电般的酥麻感瞬间传遍了我的全身,我搂着他脖子的力道都无意识的加大了。

    “言言。”他的唇凑在我耳朵旁边,低声的叫着我的名字。

    我的名字再普通不过,但从他的唇里叫出来,就像是带着无尽的撩拨,我的心都跟着抖了抖。

    脸突然被强行掰过去,他的吻带着不容抗拒的意味就落了下来。

    他的吻不同以往的温柔,就像是带着惩罚的意味,撕咬着我的唇。这种浓烈的吻,让我浑身的血液似乎都跟着倒流。

    “这个吻让我想起了以前也有人这么吻过我,还把我的唇咬破了。”刘然说。

    江天易放开我,黑宝石似得眼珠子带着笑意盯着我看,性感的要死。

    “谁?”陈琛问刘然。

    “忘记了。”刘然回答。

    刘然话音落下,杨奕一下子开始剧烈的咳嗽,那模样就像是要把肺都有咳出来。我才发现他是喝酒的时候,把自己给呛到了。

    陈琛斜睨了一眼杨奕,“你反应这么大干嘛?该不会刘然说的那个人就是你吧?”

    杨奕没回答,也没看刘然,咳完了拉住他老婆就站起身,“我老婆身体不舒服,我们先走了。”

    即使我知道他们已经结婚了,可杨奕没有一点变扭的就喊她老婆,我的心里还是莫名的不舒服了一下。我一个外人都觉得不舒服,也不知道刘然现在什么感觉。

    “别啊,这时候走多扫兴?”陈琛直接拦住了杨奕的去路,瞥了一眼从始至终都没说过话的杨奕老婆,“你那媳妇要是不舒服,让她自己先回去。”

    陈琛的话里没有一点把杨奕老婆放在眼里的意思。估摸着对他来说,小姐出身的女人都是些可以随意践踏的婊子,自然没必要尊重。

    曾经为了追求刘然,和个流氓似得杨奕,这时候居然多了几许稳重,说:“我在这里也没事,你们玩也是一样的。”

    “哟!”陈琛还是不让步,看着杨奕说,“你坐不住不就是因为刘然吗?怎么地,她来了你就不高兴了?”

    杨奕的嘴唇动了动,却终究还是什么话都没说出来。

    江天易放开我,走到了杨奕和陈琛的中间,直接拿起一瓶酒塞到杨奕手里,“今天是我生日,你现在走,我多没面子?”

    杨奕僵的就像一块石头,没说话也没走。他老婆悄悄地掐了一下他的胳膊,他才缓缓坐下。

    杨奕坐下,江天易看了一眼刘然,似乎看穿了我在想什么,说:“去吧。”

    我点了点头,走到陈琛面前,“把刘然借我一会。”

    陈琛点了点头,但也没松开手。我坐在了刘然旁边,万般思绪涌上心头,却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说起。

    刘然坐在我旁边一言不发,不是抽烟就是喝酒。从前那张清秀的脸被浓妆掩盖,看着有几分不真实。

    估摸着她也觉得气氛尴尬,说:“言希姐,你先坐,我去上个厕所。”

    “我陪你去!”我说。

    她轻笑了一声,“着上厕所还结伴呢?我们又不是小孩子,今天江哥生日,你多陪陪他。”

    “可是”

    我刚想说话,刘然就低头从胸口掏出了手机,接通嗯嗯几声以后挂断。

    虽然她似乎早已经习惯,我还是被震慑的不轻。她居然把手机塞在胸衣里,刚刚拿手机的时候,我甚至看到了她全部的春光。

    初识时候那个说话大声都会羞涩的刘然,现在已经消失了。

    她挂断电话,就像是没看到我脸上的表情,说:“我先去了,估计待会晚点回来,有个老顾客要见我。”

    她说完起身就走,那慌乱的脚步带着落荒而逃的意味。

    我猛地站起来,给江天易投了一个眼神,他点了一下头,我才寻着刘然追了过去。

    酒吧里的人太多,刘然的背影很快就消失在我的视线里。寻找她的过程里,还有几个醉鬼不识相的上来纠缠我,拉住了我的脚步。

    我一路寻到了二路,才上去就看到一群人围在一起,人群里传来了耳光声和男人的怒骂声。

    “臭婊子,陪酒的还敢和老子玩仙人跳!胆子不小啊!”

    “我说过我会还你的。”人群中传来了刘然的声音。

    我一开始根本就没想到男人嘴里的婊子是在说刘然,听到她的声音才反应过来。

    我直接冲过去拨开人群,一眼就看到一个三大五粗的男人气势汹汹的抓着刘然的头发。

    刘然是在太瘦,又被他那么毫无尊严的提着,可怜的就像只无家可归的落水狗。

    我直接一巴掌扫在男人的脸上,厉声低喝,“放开她!”

    “操!臭婊子!”那男人被我打了一巴掌,抬手就想打回来,也顺手松开了刘然。

    我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冷声问:“你刚才叫我什么?”

    男人上下打量了我一眼,“没想到这种地方还有这种尤物,你要是陪我一夜,我就放了小梦!”

    我一怔,谁是小梦?

    下一刻就反应过来,来这种地方上班,谁也不会用真名,想必小梦就是刘然的艺名了。

    “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我冷冷的盯着他。

    这男人打扮的乱七八糟的,就连胡子都没刮,一看就是个一穷二白的流氓蛋子,花点钱来酒吧里喝点酒就以为自己是大爷了。

    “说又怎样?”他冲我扬起了下巴,又重复了一遍,“你要是陪我一夜,我就放了小梦!”

    “**!”我没忍住爆了粗口,接着抬脚就朝他的裤裆狠狠踢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