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零九章 猩红的眼 六

    被阿特洛波斯传来的声音彻底占据了大脑的杨,这会儿已经完全失去了自己的意识,他倒在地上,眼神空洞,整个人就像死了一样,即使斯温放开他,他也没有一点要逃跑或者反抗的意思。(www.k6uk.com)

    斯温直起腰来,他的魔力依旧没有恢复,但是因为失去魔力抑制而在他身上具象化的阿特洛波斯主动为斯温修复了身体,断掉的掌逐渐接续白骨,生出血肉,之前断裂的腿骨也重新固定,虽然欧内斯特留下的创伤还在,但至少眼下斯温可以走路了。

    他一瘸一拐的往回走去,大公主正扶着马车望向他。卡特琳娜的里还握着斯温送给她的枪,为了拿出这把绑在她大腿上的枪来,卡特琳娜刚才情急之下直接把繁重的裙子给撕开了,白嫩的大腿就这样露在带着白昼最后余热的夕阳之下。

    她看着斯温的神色很复杂,眼神的担忧和焦急根本没有掩饰住,心里的想法都明白的写在眼睛里了,但是脸上又故作平静,哪怕顾盼之间还是会露出了担忧的样子,可她就是努力保持着矜持,好像她要是真的承认自己担心斯温,就输了什么一样。

    “腿不错,”斯温盯着大公主白皙的长腿,“很好看。”

    卡特琳娜羞愤的拉过裙摆,遮住了自己的腿,顺把枪也塞回了裙子底下,挂到丝带上。

    “真庆幸你们刚才没有砸一阵火球下来,不然这辆马车可救不了我!”她昂着脖子,摆出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可是不时飘向斯温额头血迹的眼神还是出卖了她的真实想法,“希望不要有下一次了,我可不想日后被史学家们记载的时候,是用死因不明这样的说辞来记录我的死亡。”

    “你不会死的,”斯温坐倒在马车旁,靠着车轮,整个人似乎一下子松懈了下来,“只要有我在,你就不会有事的。”

    卡特琳娜的脸顿时就变得通红,她昂立这纤长的脖颈,用居高临下的眼神瞪着斯温,好像这样就可以掩饰她的羞涩一般。

    “我的想法倒是恰恰相反,如果没有你,我会更安全才对,每一次我遇到的危险,难道不都是你带来的吗?”

    “我为你宣战群敌,我为你征讨四方。”斯温的语气显得很无力,刚才按着杨痛揍的那股力气似乎突然之间从他身上消失了,“你只要看着就好了,我会去战斗的。”

    大公主咬着牙,气息重重的从她的鼻子喷出来。“我还是第一次发现,你居然如此的油嘴滑舌,这个时候想到要来讨好我,保你的小命了吗?”

    “扶我进马车里去。”斯温没有理会卡特琳娜,只是抬起,像是命令一般的说道。

    对于斯温的语气,卡特琳娜气得牙都要咬碎了,可是看着斯温现在的这副疲惫样子,她还是不情不愿的弯下腰来,搀住了斯温的臂。

    卡特琳娜甫一接触到斯温的身体,阿特洛波斯那低语声也在她耳边响起。

    “这、这是什么……”卡特琳娜的脸色顿时一白,那把杨折磨得几近崩溃的信息流也在源源不断地进入她的脑海,卡特琳娜连站都站不稳,腿一软,就坐倒在地,本来洁白的裙子这下沾满了泥土。

    看到卡特琳娜突然软倒,斯温马上就意识到了问题,没有魔力的压制,阿特洛波斯的低语声已经不再局限于斯温的耳,就像失控的马车,这能影响人心虚的声音开始四处传播,只要接近斯温就有可能被影响到。

    “该死!”斯温咒骂了一句,随即伸想要去扶卡特琳娜,但马上就收住了,他很明白,自己就是阿特洛波斯的载体,如果他去靠近卡特琳娜,只会让大公主受到的影响更加剧烈。

    扶着马车,斯温踉跄的站起来,朝后退了几步,拉开了和卡特琳娜的距离。

    和斯温的距离一拉远,卡特琳娜苍白的面孔也稍微恢复了些许气色,渐渐回过神来。

    “那、那是什么?”她惊魂未定地看着斯温,刚才的那阵嘈杂声可把她脑袋搅得够呛,“我、我好像听到了很多人的声音,但我又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只觉得……只觉得似乎这些人的喜怒哀乐都一股脑的涌进我的脑袋里,快要把我的头脑给塞满撑爆一样。”

    “这是阿特洛波斯,对世人的低语。”斯温抓着马车的在不住颤抖,因为多年来他利用杰里柯魔力抵御阿特洛波斯的影响,现在一失去魔力的压制,午夜女神的反扑变来的异常凶猛。刚才倒还好,魔力的消散毕竟是过程时间的,凭着残余的魔力,斯温还可以继续和杨战斗,但是现在身体里的魔力彻底流失干净后,可怕的折磨袭来,斯温的抵抗力并不比卡特琳娜好上多少。

    “阿特洛波斯……”卡特琳娜想起午夜堡地下大图书馆里那个温和的女声,再想想刚才那几乎要将她逼疯的低语声,立刻对阿特洛波斯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怎么突然之间……”她抬起头,想要从斯温那里寻找答案,但是当她看向斯温的时候,却在斯温身后看到了一个惊骇之物。

    那个杨所见到的,隐约模糊的骷髅鬼影,这会儿已经伏到斯温的肩上,就像是要亲吻爱人的耳朵一样,紧紧搂着斯温。

    卡特琳娜差一点就叫了出来,那个东西着实让她毛骨悚然,尤其是在黄昏时分的昏暗光线下,诡谲的氛围难免让人联想到一些不好的传说。

    “嗯?”斯温注意到了卡特琳娜眼神的畏惧,不由顺着她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肩膀。

    “怎么了?”斯温没有看到任何东西,“我身上有什么东西吗?”

    卡特琳娜一怔,她忽然联想到了之前去到卡琳城堡时,似乎也在斯温背后看到类似的鬼影。“你、你看不到?你肩膀上,有、有一个……”

    她的话戛然而止,因为那个鬼影空洞的眼睛已经转向了她。

    斯温从卡特琳娜的眼神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但是他现在没有了魔力,没办法去感知自己身上到底有什么。

    他伸出,尝试去触摸自己肩膀上的东西。

    而在卡特琳娜的眼里,斯温的就像是在爱抚那个鬼影一般,而且那个骷髅似乎还颇为享受,像是猫咪一样歪着头,任由斯温触摸。

    这一幕在卡特琳娜眼里真的是恐怖。

    “你、你摸到了吗?”她的声音都在颤抖,那种从心底里发出的恐惧感让她全身瘫软,连站起来都做不到。

    “阿特洛波斯,”斯温盯着肩膀上的空气,眼神变得十分锐利,“给我滚开。”

    在卡特琳娜眼,那个鬼影朝斯温温柔的一笑,张了张只剩白骨的嘴,似乎对斯温说了些什么,随即化作烟尘消散。

    她终于松了一口气,被那个骷髅盯着,实在压力太大了。

    但是随即,斯温锋利的目光就转向了她。

    “上马车。”

    卡特琳娜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走上前去,扶住了斯温的臂,好在这一次那可怕的声音没有再出现。

    斯温坐到马车上,掌还在微微颤抖,卡特琳娜能通过斯温臂上的肌肉感觉出来,现在的斯温并不是没有力气,而是因为把所有精力都放到了别的事上,菜户显得如此无力。

    “你……”卡特琳娜咬了咬嘴唇,一世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而她还没想到该说什么,就突然被斯温扑倒,从马车的座椅上摔了下来。

    “我其实不是一个坚强的人,”斯温把卡特琳娜压在身下,冷漠的眼神里有着一丝挣扎,但更多的还是痛苦,显然,在和阿特洛波斯的较量,斯温承受着卡特琳娜难以想象的痛楚,“从小我就被祖父当做午夜伯爵的继承人培养,八岁的时候,我就被他带到了阿特洛波斯的面前,然后……”

    “开始承受这种折磨!”

    斯温突然撕开了大公主的衣服,因为是夏天,卡特琳娜身上的长裙也很轻薄,斯温这一撕,立刻让她的大片肌肤露了出来。

    卡特琳娜不由的惊叫一声,急忙想去遮住自己露出的肌肤,但是斯温没有给她这个会,和刚才的虚弱模样接壤相反,这会儿的斯温不仅粗暴,力气还超乎卡特琳娜想象的大,她在斯温面前,就好像是一只小白兔根本没有抵抗的能力。

    “如果不是因为我和杰里柯魔力有相当的契合度,继承了祖先的魔道,大概从那个时候,我就变成了祖父那样的,完全屈服于阿特洛波斯的仆从了。”

    斯温的话让卡特琳娜一怔,今天斯温透露出的信息比之前她在午夜堡的见闻还要丰富。可是斯温却趁着大公主愣神的功夫,把她的胸衣给撕开了。

    “你知道那时候我是如何克服这些痛苦的吗?”

    斯温的掐住了卡特琳娜后颈,带着干涸血迹的嘴唇,逐渐靠了下来,燥热的气息从他的口呼出,喷到卡特琳娜的脸孔上。

    “我就整晚的躲在妹妹的怀里,听她的声音,来缓解我的痛楚,唯有她,能带给我真正的安宁。”

    斯温咬着牙,最后的理智也被痛苦驱散,他突然硬生生吻住了大公主因为几个小时的赶路而有些干燥嘴唇,根本没有好好品尝的意思,只是一个劲地向女孩索取快感,吻住卡特琳娜的同时,他的还顺着裙子上被撕开的裂口,摸上了那双细嫩的大腿。

    被吻住的一刹那,卡特琳娜整个身体都僵硬了起来,这是她第一次接吻,却没有想到会是斯温如此粗暴的夺去初吻。而腿上的触感更是让她羞愤难当,卡特琳娜真的很想推开斯温,可是她无力的双臂这会儿已经推不动斯温的身躯了。

    “你也是女人吧。”

    斯温的眼神异常冷漠,虽然强吻了卡特琳娜,但是大公主却不能从他的眼神看出任何的情意,似乎这样的索取只是为了缓解她的痛楚,用尽情发泄**,来换取精神上的安宁。

    “安慰我。”

    斯温的突破了最后一件丝质衣物的阻拦,摸到了大公主最隐秘的部位,而且他还不满足,似乎准备更进一步。

    “不,住!”卡特琳娜使尽全力想要推开斯温,双腿死死的夹紧,努力抗拒着斯温的,“就算你卑鄙、残忍、忘恩负义、喜欢背叛别人,但至少在我印象里,斯温·诺·杰里柯,绝不是一个下流的人!”

    她狠狠地在斯温的脖子上咬了一口,虽然疼痛没有让斯温停下,但至少给了卡特琳娜一点喘息的空间。

    “这不是你想要的吗?”斯温收回了,摸着脖子上的创口,眼神变得凶恶起来,“之前你不是很想得到我吗?虽然我没有兴趣去做一个女人的附庸,但如果是要品尝娇嫩的美味的话,我是毫不介意的。怎么,事到如今你反而要反悔?从卡琳城堡四楼跳下的勇气到哪里去了,那种决绝到哪里去了?”

    “但我要的不是一头野兽!”卡特琳娜大声的叫喊了起来,“我要的是那个在普里敦,能够流露出隐藏在心底悲伤的、然后又一如既往坚强的斯温·诺·杰里柯,而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这有什么区别!”斯温根本不管卡特琳娜的抵抗,按住她的肩膀,无视对方双的扑打,然后把头埋进了大公主的胸脯,“这都是我,我从来不是什么好人。”

    胸口传来的感觉,叫卡特琳娜的身体都无力了起来,斯温很粗暴,对待娇嫩的少女没有一点怜惜,很快卡特琳娜就失去了抵抗的能力,整个人松软下来,大概是认命了。

    她的眼角落下了最后一滴泪水,然后闭上眼,等待迎接她曾经很期待,现在却极度畏惧的事情。

    但是斯温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他从卡特琳娜的身上起来,眼激烈的挣扎,似乎实在和阿特洛波斯的意志做着殊死拼搏。

    “我不能……”他咬紧了牙齿,嘴角还咬出了血来,“这样屈服给祂!”

    斯温猛地一拳砸在马车车座上,然后急促喘息起来,似乎这场精神上的争斗终于分出了胜负。

    卡特琳娜用遮住胸口,稍稍直起身子,紧张的看着斯温。

    “算了吧,我还是喜欢平坦的,”“斯温转过头来,眼神很疲惫,但依旧没有了刚才的暴躁。你的太大了。”

    “混蛋!”

    卡特琳娜怒骂了一声,随即笑着哭了出来。

    “说话总是这么难听。”

    “臭斯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