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61 念念到底喜欢谁

    我拖着行李箱,想了片刻,绕过沈蔚然的车头朝路边走去。(www.k6uk.com)

    可他的车子就跟个牛皮糖一样,不紧不慢地跟在我的后面,也不按喇叭,也不支声,就这么默默地跟着,直到后面的路上堵成一片狗,我才在司机的一片辱骂声中灰溜溜的滚上车。

    这么一来,我自然对沈蔚然没了什么好脾气。

    “沈先生到底想要怎样?”当我的一味退让是肉包子吗?随便他捏扁搓圆?

    “什么怎样?”这始作俑者毫不在意地翘着腿,手里点着一支烟,淡淡的烟雾缭绕在他的眉眼之间,满是笑意。

    “你既不让我见念念,又不让我赚钱,现在还给我树敌,沈先生是要逼得我在深圳无法立足,这辈子都滚得远远地滚出你的视线吗?”

    沈蔚然把手里的烟头狠狠在车里中间的烟缸上摁灭。

    我一惊,以为他生气了,可他却带着笑意的语气说,“我倒是不知道,我若是让你滚蛋你就麻溜地滚蛋,你还是我的江舒尔吗?”

    我的江舒尔这几个字,撩地我心惶惶不安。

    懒得跟这个臭流氓计较。

    沈蔚然浅浅一笑,带着嘲笑的意味让阿奇开车,我也没注意他要去哪里,只听见他问我,“江舒尔,你以为我今天下午这么做,是为了为难你?还是觉得我做的太过分?”

    难道不是么?我冷哼一声,别过头去,口是心非地说,“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我应该好好感谢你才是。”

    沈蔚然笑得有些揶揄,反问道,“那么我为什么一点都听不出来感谢的意味?”

    呵呵!

    大大的两个字写满了我的心。

    沈蔚然也不在闹腾我,而是用一种低沉的语气解释道,“江舒尔,在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过公平可言,今天你觉得她可怜,轻易地原谅她,明天她或许不是推你摔倒,而是捅你一刀,在这个世界,不是一味地退让,隐忍就可以风平浪静的。”

    “可明天的事情,谁又能知道呢。”我幽幽地说了一句。

    “就你这个样子,我怎么能放心让你带着念念?”沈蔚然不明所以地说了一句。

    我一头雾水,惊喜与惊讶并存,整个人扭头看向他,朝他那不自觉地挪了挪身子。

    偏偏这时候,前面的路段不知道是怎么了,阿奇一个急刹车,我没坐稳,因着惯性的原因朝沈蔚然的怀里一冲,整个人直接倒在沈蔚然的腿上,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我红着脸坐起来的时候,只听见沈蔚然调侃一句,“看来你投怀送抱的本事又长进了不少。”

    为了阻止他再说出些消遣我的话,我连忙转移话题问他,“你刚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让我带着念念,我可以要回念念吗?”

    沈蔚然抬眼看了我一眼,冷笑一声,“说说而已,你别太当真。”

    靠之!

    我的心里十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这是在忽悠我呢?

    就这么怀着一肚子的怨气,我几乎都没有发现,沈蔚然让阿奇把车子给开到了念念的学校门口。

    这些天忙着这些事那些事,我已经很久没有来等过念念。

    车子停下的时候,念念刚好从学校里走出来,我只感激地看向沈蔚然一眼,便急匆匆地打开门朝念念走了过去,李嫂是认识我的,见我过来,很开心地把念念交在我的手里

    念念嘟着嘴,故作生气地说,“江阿姨是把念念给忘记了吗?都很久没有来了。”

    她虽然是笑着说的,可我还是感觉像是被什么给刺了一下,心里微微地疼,连忙蹲下来。

    “没有,没有,我怎么会忘记念念呢,我只是最近太忙了,我保证,以后每个礼拜都来两次,好不好?”我捏了捏念念的脸,然后把她抱在怀里,转了一个圈儿。

    念念开心地在我脸上亲了一口,小眼神里满是信任的意味。

    这几乎是最开心的时候,所有的烦恼都烟消云散,我很欣慰,这说明念念她心里还是在乎我的,她并没有太过责怪我,甚至想要跟我在一起。

    就在我跟念念亲热的时候,我们的背后忽然传来一句冷哼,“江舒尔,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呀。”

    我放下念念,转身,看见江曼手抱着胸站在那,鼻孔朝天的样子。

    片刻之后,江曼蹲下来朝念念伸出手,念念毫不犹豫地松开了我的手跑过去,扑进她的怀里说,“江阿姨。”

    我的怀抱里,还有属于念念的**味。

    可我的心却落到了谷底,终究是江曼留在沈蔚然身边,所以念念也终究是希望可以引起她的关注,得到她的疼爱。

    李嫂也很诧异,低声叫了一声夫人,就唯唯诺诺地退到一边,脸上有一种被抓包的尴尬。

    “江舒尔,你每天在这里等着我的女儿放学,有意思吗?”

    江曼特意侧重了,她的女儿四个字。

    我恨得牙痒痒,明明就是我的女儿,凭什么变成她的?

    我的心一点一滴在滴血,紧紧握着手,连指甲嵌进了掌心都没有感觉到。

    “念念,你喜欢这个江阿姨呢,还是我这个江阿姨。”江曼问。

    念念天真地一笑,“两个江阿姨都喜欢。”

    我怔在那,一句话都不敢说。

    我很想告诉念念,我才是她的妈妈,我应该是独一无二的,但是我不能。

    我跟江曼不同,念念在江曼的手中,就是一把武器,一把用来威胁我的武器,具有很大的杀伤力。

    可我说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害怕会伤害到念念稚嫩的心灵,只能选择沉默。

    “两个阿姨都喜欢呀,那么如果非要念念选择的话,念念想要跟哪个江阿姨过呢?”江曼却锲而不舍,不停地追问下去。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一方面我也想要知道答案。

    但另一方面,现在还不是时候,念念还没有从自闭症中间走出来,就这么逼着她选择,有些太过残忍。

    果然,念念的脸色当时就变了,整个人缩成一团。

    而江曼,却还在一遍一遍重复着这个问题。

    我担心念念的精神状态,刚准备走上前的时候,背后传来一句,“你在这里胡闹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