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33章 你爱过我吗

    苏瑶拉还要对秦朗动手,被程锦拦了下来。(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她从包包里拿出纸巾,递给秦朗,蹲到他面前。

    “秦朗,你既知道凌宇浩的能力,就不应该用这样的口气威胁他。你有父母,父母有企业,为了你和我早就结束的感情鱼死破并不划算。我们会帮你推荐,算是我这个前女友对你的最后一点仁至义尽。今天过后,我希望你我彻底两情,从今以后相安无事的做一对陌生人,可以吗?”

    秦朗捂着下面,疼的额头上都是汗珠。

    颤抖的伸出一只手,抓住程锦的衣袖,“小锦,我们,我们一共在一起一年,你爱过我吗?”

    程锦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除了凌宇浩,她没有爱上过任何人。

    只是那时候太寂寞,她除了瑶拉之外的人在她身边陪伴她。恰巧,秦朗和凌宇浩有几分相似

    看她的反应,秦朗什么都明白了,紧握住她的手松开,苦笑一声,“我在你的人生里,扮演了连小丑都不如的角色。”

    “至少我用心过,没有你说的不堪。秦朗,我们都用心过,是你先坚持不下去的,是你先劈腿的。遇到凌宇浩是我们分开之后的事情,不管爱与不爱,和你在一起的时候至少我是从没有二心过的。”

    秦朗挣扎一笑,“那是因为凌宇浩没有在那个时候出现。”

    程锦无言以对,“好吧,你如果认定了我们的分手是因为我薄情,是因为不在意你,那就这么认为吧。”

    已经分手了,她也不在乎是否薄情了。

    程锦没有什么可说的了,站起身往后退了两步,凌宇浩上前抱住她。

    她也拉住他的手。

    “宇浩,我们走吧。”

    “好。”

    俩人拥抱着从储藏室走出来,苏瑶拉恨的牙根痒痒,上前再次踢了秦朗一脚,对身后的两个保安说:“把他给我丢出去!!”

    “是。”

    保安得令上前,一左一右架起秦朗将其像拖死鱼一样拖了出去。

    苏瑶拉想追上去询问程锦有没有怎么样,可是看程锦和凌宇浩相偎相依的样子,他们之间应该有更多的话说。

    长舒出一口气,看到大橙没事她就彻底放心了。

    安司明开会开到一半跑过来,在医院的大厅看到腻歪在一起的凌宇浩和程锦,也没管三七二十一,上前将程锦就抢了过来。

    上下左右的查看,“大橙,你没事吧?有没有觉得哪里怎么样没有哪里受伤吧?”

    程锦稍稍用力挣脱开安司明的束缚,露出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意,“安少爷,你怎么来了?”

    “我听说你出事就赶紧过来了,你倒是回答我到底有没有什么地方受伤?”

    还不等程锦回应,凌宇浩将程锦拉到了他身后。

    眉眼锋利的盯着眼前的男人,“安司明,你现在是饥不择食到连做小三儿都在所不惜了吗?”

    “什么小三儿什么小三人?凌宇浩你讲话跟我客气一点!”

    “程锦是我女朋友。”

    “你女朋友怎么了?我把程锦当朋友,我还不能关心关心朋友吗?谁规定男人的关心就一定是要以成为男女朋友为前提?”

    安司明微微侧头看向凌宇浩身后的程锦,咧嘴一笑,“安少爷,你还是离我远一点吧。”

    “啧!”安司明不开心了,“我在公司开会开到一半接到瑶拉的电话,担心个半死急匆匆跑来,你就这么对我?”

    秦朗被保镖从长廊尽头的小门丢出去。

    苏瑶拉直到看完全部过程才走出那条长廊经过医院的大厅回办公室。

    这么一会儿工夫感觉用尽了半生的力气。

    还没等走出长廊,她好像就听到了某种熟悉的声音。

    “安司明?”

    苏瑶拉呢喃。

    可是不可能啊,刚才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明明在开会,还因此挂了她好几个电话呢!

    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果然,不远处正在和程锦和凌宇浩纠缠的人可不就是安司明嘛。

    苏瑶拉走上去,纳闷道:“安司明,你不说你在开会吗?你过来干嘛啊!”

    看到苏瑶拉,安司明可算是找到了主心骨,“瑶拉你来的正好,你来跟大橙说说,刚才要不是我把凌宇浩电话号码给你,大橙能得救吗!?”

    苏瑶拉火冒三丈的盯着眼前这个男人,“你干嘛叫大橙啊!那是我的专属昵称!”

    安司明无语,“你现在说的这个是重点吗!我让你说电话的事!”

    苏瑶拉上前揪住安司明的衣领子,“你不准叫大橙!那是只有我能叫的昵称!”

    “苏瑶拉,你该不会是个傻子吧?”

    苏瑶拉挥手就给了安司明一拳,下了狠力。

    “你才是傻子!你全家都是傻子!”

    安司明捂着被打的脸,真恨不得直接冲上去和她拼个你死我活。

    但想想好男不跟女斗,算了!

    揉着被打的生疼的地方,他极其无语道:“算了,和傻子没什么好说的。”

    转身想继续和程锦解释,却发现原本站着程锦和凌宇浩的地方空空如也,这俩人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远远走开了。

    往大门口一看,已经眼看着要上车了!

    安司明要追上去,被苏瑶拉拦住,“你把话说清楚!你凭什么骂我傻子?安司明,我发现昨晚的事情之后你对我越来越放肆了!”

    眼看着程锦上了凌宇浩的车,眼看着凌宇浩的车开走,苏瑶拉阻来档去就是不让他走。

    苏瑶拉从来就不是胡搅蛮缠的人,安司明知道她就是故意的。

    不由得更生气,“你如果一直都像昨晚喝醉酒那么可爱呆萌,怎至于到现在连个男朋友都没有!”

    “谁说我没有男朋友!?谁说的!”

    “有啊,不是刚劈腿了么。”

    “安司明!!”苏瑶拉拔高嗓子的尖叫声,吸引来了周围疾步匆匆的病人及其病人家属。

    安司明一脸我丢不起这个人的表情,“行了行了,我服了你的还不行吗?现在程锦和凌宇浩已经走了,你可以让我走了吧?”

    “再见!”

    苏瑶拉在他离开之前转身大步流星的离开。

    看着她逃也似的背影,安司明一阵阵无语,他还能说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