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3章 他温柔,却冰冷

    第33章他温柔,却冰冷

    夏鲲鹏抬起头看了眼童夕晴,很快又低下头:“额关于这件事,你还是自己跟秦总谈吧,毕竟这是你们的私事,我不便参与。(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童夕晴注意到他脸色有些纠结,他知道这种事他肯定不方便插手,

    但她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可问题是,你们那位秦总究竟什么时候能有时间?”

    夏鲲鹏又抬起了头,一脸歉意地说:“最近公司的事情真的是非常多,秦总也忙得不可开交,所以可能有一段日子没法抽时间来陪你。不过,希望你能给秦总一段时间,等到这个难关过去之后,秦总一定会抽出很多时间陪伴你、补偿你的。”

    童夕晴靠在座椅上,舒了口气。明知是这种状况,她就算是心里再不舒服、再多的抱怨,也只能暂时忍着、憋着。

    童夕晴还是很纳闷并且很想吐槽,既然这位总裁这么忙,忙到睡觉都没时间上楼、结婚领证都没时间亲自到场,怎么还有空去酒店里睡她呢?还老是她去哪儿他就在哪儿突然蹦出来,这不是让人很费解吗?

    “但是今天秦总应该能早点回来,应该能抽出一点时间来谈谈关于你工作的事。”夏鲲鹏忽然说。

    童夕晴长出了口气,可真是不容易,这位大总裁,终于能抽出点时间来跟她说两句话了?

    “不过,秦总今天也没办法在晚餐之前回家,童小姐,晚餐,你打算如何解决?”

    “先回去,到时候再说吧。”时间还早,童夕晴脑子里也没什么想法。再说,还有一大堆的东西等着收拾呢。

    “哦,对了,童小姐,你个人物品的放置问题”夏鲲鹏忽然说,“我建议你跟家政阿姨商量过之后再做处置。因为,秦总非常注重个人**,很讨厌别人未经他允许触碰他的东西,更讨厌别人占用他的私人空间。所以”

    童夕晴点点头:“哦,我知道了,谢谢提醒。”

    她还真的感谢夏鲲鹏,要是他不提醒,说不定她就会因为这件事而惹秦炜桀不开心,那么两个人可就没法好好谈话了。看来,想要跟这位秦总好好相处,似乎需要注意的事情还不少,感觉也并不是那么容易。

    心中疑惑,童夕晴问了句:“秦炜桀是有洁癖吗?还是强迫症?”

    夏鲲鹏看了看童夕晴,似笑非笑地说了句:“秦总他,是处女座。”

    那一瞬间,童夕晴感觉自己脑子里似乎明朗了很多。

    虽然童夕晴并没怎么接触过处女座的人,对星座什么的也并不怎么信,可“处女座”乃是“声名远扬”啊!

    这会儿,在上看到过的那些处女座特征,似乎一瞬间涌上了童夕晴的脑子。

    所以说秦炜桀是个洁癖强迫症?同时还具备各种处女座特征?呵呵,不会自己的运气真的这么“好”吧?

    童夕晴的嘴角不禁抽搐了两下,她好像一不小心,睡了个“不得了”的男人,似乎以后的日子,没她想的那么容易。

    花了一下午的时间,才终于将东西整理得差不多,童夕晴直接累瘫在沙发上,就那么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童夕晴隐约听到了开门的声音,但却并没有我完全从睡梦中醒来。隐隐约约感觉一双大手将她的身体托起,有些坚硬的触感,感觉并不是那么舒服,却让人很安心,虽然坚硬,却满是温柔,不由自主地想去依靠。

    上楼梯的时的颠簸感,终于让童夕晴撑开了双眼,当她一睁眼就看到秦炜桀那张如同冰山一般的脸时,心中竟瞬间涌起一股暖流,特别是发现他正将自己抱在怀中时,童夕晴感觉自己的心被温暖包裹着。

    人生的二十几年来,还是第一次体会到这种异样的温暖。

    她在他怀中凝视着她,半天也没能说出一句话来。而他的目光却并没有落在她身上,只是直视着前方。

    不知为何,此刻的童夕晴竟然是满心的紧张,明明之前已经跟这个男人有过两次那么亲密的行为,而两个人的关系也已经是夫妻,而这种如同少女情窦初开的紧张感,究竟是怎么回事?望着他那张棱角分明却没有表情的脸,她的心跳一直在加速。

    “你你回来了?”

    第一句话终于说出了口,可这话一出口,童夕晴自己都觉得这是一句废话,秦炜桀的反应也让童夕晴认为这根本就是一句废话他完全没有任何反应。

    明明心里又很多话,可这会儿童夕晴却不知道该从哪儿开口,直到他将她抱上了二楼,进了房间,将她放在了床上,就是她昨天刚睡过的那张床。

    童夕晴依然在跟心中的紧张和不断飙升的心跳作斗争,想要调整好状态跟他好好谈谈,可谁知道他才刚将她放下,竟然就要转身离开。

    “秦炜桀”她忍不住叫住他。

    他侧脸看着她,却并没有转过身。

    “已经很晚了,早点休息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走出两步,他忽然又停下,问了句:“你的东西,都已经搬过来了?”

    “嗯,都已经搬过来了。那个你放心,东西没乱放。”

    “嗯。”应了一声,秦炜桀便离开了卧室。

    她明明有多很多话要问他、对他说,可这会儿,时间已经很晚了,他工作也很累,还是改天吧。

    已经睡了一晚上的童夕晴这会儿并不是很困,忽然有些好奇,秦炜桀不直接睡觉,究竟去干什么了?童夕晴穿上地板拖,悄无声息地下了楼,顺着光源来到了秦炜桀家中办公室门前。

    她悄悄打开虚掩着的门,他的办公桌在房间里,而不是正对着门。她如果不进去,他就不会发现她。

    这会儿的他正在打电话,明显应该是工作上的电话,可远远看着他那张脸,童夕晴心中竟然有些不爽。

    他的脸色是她从未见过的柔和,他眉宇之间流露出她未曾触碰过的温柔,看得她双眼发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