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57章 不了解女人

    第57章不了解女人

    这一次,秦炜桀射出去冰锥子目光的同时,还相当轻蔑的说了句:“你很了解女人么?”

    “当然!”白木子相当有自信地说。(看啦又看)

    “有多了解?”秦炜桀饶有兴致地挑眉问,不过,他的眼色中带着几许轻蔑、几许揶揄。

    “要多了解有多了解!”白木子相当不谦虚地说道,“不光是萱儿的性格、喜好,就连她的经期、排卵期、喜欢用什么牌子的卫生巾、沐浴乳、洗发液我全都知道。”

    秦炜桀的那双眼睛瞬间变成了两个黑洞

    见秦炜桀露出了这种神情,白木子立即得意地说:“这些你都不了解吧?所以你跟你女人才会发生矛盾,你看我和萱儿,什么时候发生过矛盾了?”

    “那只是因为你们俩在一起的时间短而已!”秦炜桀马上反驳。

    “至少我俩在一起的时间比你俩长啊,”白木子更是嘴上不饶人,“而且,我和萱儿每天在一起的时间,必然比你和你女人在一起的时间多。”

    这话的确是让秦炜桀无法反驳,因为那是事实。

    白木子又拍了拍秦炜桀的肩:“秦总啊,你还是好好反省一下吧,女人可并不是那么好搞定的。而且,女人是要靠宠的,而不是靠驯。你要是对她耍狠,小心适得其反。”

    秦炜桀不禁皱起眉,但还是强忍住了把白木子一巴掌拍飞的冲动。原本被自家女人赶出了门,他的情绪就已经差到了极点,偏偏这家伙还在这儿一个劲地戳他的痛处。

    但是不得不说,他说的都不是废话,而且还都很有用。

    秦炜桀想去看看病房里的情况,却直接被白木子给摁回到椅子上。

    “你干什么?”他恶狠狠的目光瞪着白木子。

    白木子的脸色却没有一丁点的变化,还在他耳边说:

    “现在你最好别出现,小晴,暂时就交给萱儿吧。经期的女人,脾气最大,特别不好惹,何况你还刚惹她生气,她现在还在气头上。你要是想去见他,除非你做好当出气筒的准备。”

    秦炜桀相当怀疑地问了句:“你这话有什么根据么?”

    “我当然有根据了,”白木子那张脸依旧写满了自信,“你看萱儿那么温柔的女人,每次姨妈来访的时候都会特别暴躁,必须得千依百顺,一点都不能惹,还动不动就炸毛呢。”

    秦炜桀顿时吃惊不已,他对芈萱的印象,除了温柔就是能干,除了能干就是体贴,除了体贴就是乖巧,没想到,她居然也会有那么暴躁的一面?

    一看秦炜桀的表情变化,白木子就立即看透了他的心思。

    “很出乎意料吧?女人每个月总有情绪暴躁、波动的那几天,这几天里,千万别去惹她们,否则,就是在找死。”

    病房外,两个男人聊得热乎病房里,两个女人也在缓慢长谈。

    “小晴,昨晚就已经听秦总说了,你和他已经登基结婚了,既然你们已经是夫妻,你就应该以看待丈夫的心态来看待他,千万别把他再当成你男朋友。”

    芈萱的话,让童夕晴有些疑惑地皱起了眉:“有什么不一样的吗?”

    “当然不一样,说白了,恋爱关系这个锁链,顶多是锁着你的手腕,你觉得不舒服,随时解开锁链就行但婚姻关系这条锁链,却是锁在肉里,不能轻易解开。而且,一旦决定抛弃这段关系,你受的伤会更深。”

    童夕晴抱着膝,低着头,芈萱一直都是如此,她说的话,总是让她那么赞同,甚至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小晴,”芈萱拉着童夕晴的手,她手心的温热,直接传给了她,“你们两个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跟我说说吧。”

    正好,机会难得,童夕晴干脆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心里积攒已久的情绪,悉数对芈萱倾吐。

    “明明几次都是他误会了我,却不听我解释,就知道发火,结果每次倒霉遭殃的都是我,他自己爽了,从来都不考虑我的感受!”

    平时身边也找不到个人可以发牢骚,正好乘这个机会,童夕晴对着芈萱发牢骚发了个够。心里顿时畅快、舒服了不少。

    芈萱相当耐心地听着童夕晴把事情说完、发完牢骚,她才点了点头,淡淡开口道:

    “我觉得,两个人之间的矛盾,不可能都是一个人的责任,一个巴掌拍不响,两方都有错。”

    如果是别人说出这话,童夕晴肯定立即顶回去,但因为是芈萱,即便现在心情依然有些烦躁,她却忍着没开口。

    这会儿的芈萱,像个冷静理智无比的分析师:“按照你刚才说的,你们两个之间主要的矛盾,来自一个第三者,而那个第三者,是一个跟你关系很不错、经常见面的同学。关于你跟你这位同学的关系,你对他解释过吗?”

    “我”到嘴边的话,又让童夕晴给咽了回去,“不是我不想跟他解释,是根本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要是突然跟他提起这个人,他肯定又会冲我发火,大吼大叫的,说不定还会直接把我给推到。”

    “可是,那应该只是你自己认为的而已吧,你尝试过吗?”

    芈萱的话简直像一支箭,直接插中童夕晴的膝盖。

    “没有。”她有点心虚地把头埋进双膝中。

    “小晴,他可是你的丈夫,要跟你携手走过一生的人,按理来说,也应该是你最信任、最依赖的人,有什么话,应该第一时间对他说。也许是因为你们在一起的时间尚短,你才并没有习惯这样,但是,你应该尝试这么做。”

    芈萱语重心长,看起来像个经历很多的前辈。望着这样的她,童夕晴很感慨,芈萱好像总是走在她前面,所以她才会老是想要依靠她,而且,也只有她能让那个冲动起来一根筋的她悬崖勒马。

    到了用餐时间,芈萱暂时离开,病房中,只剩下了她和秦炜桀。

    他抬起汤匙,将粥送到她嘴边,依旧赌气的她,故意扭开了头。

    他淡淡开口道:“你不吃,是不喜欢我的喂法么?那么,我就只能用嘴来喂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