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60章 疼在她身,痛在他心

    第60章疼在她身,痛在他心

    高子墨正拼尽全力抱着翁美蓝,而翁美蓝在高子墨怀中使劲往外挣扎,嘴里还不断地骂着各种难以入耳的话。(wWw.k6uK.cOm)

    童夕晴捂着自己那已经肿起来的半边脸,顾不得自己的脸现在究竟有多疼,她只想搞清楚究竟,因而执拗而难以置信地望着那两张熟悉的面孔。

    “小晴,你快走,发生了点误会!”高子墨依旧死死地拉着翁美蓝,一边对童夕晴喊着。

    童夕晴原本有些疑惑、吃惊的目光,渐渐变得费解,她凭什么走?她逛街逛的好好的,莫名其妙地被人打了,每个说法不说,竟然还要她仓皇逃窜?

    这是哪儿来的道理?

    虽然现在的翁美蓝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个狂犬病发作的疯狗,可童夕晴心中并没有一丁点的害怕,她凭什么怕她?她可不记得她做过什么至于让这女人发疯到这种程度的事。

    高子墨的样子相当着急,拼命努力地对童夕晴吼着:“小晴,就算我求你行不行,你快走!快走啊!”

    翁美蓝依旧在满口脏话地骂着:“童夕晴,你个臭不要脸的小婊子,你给我过来,我要撕烂你那张脸!”

    喜欢看热闹的人们,渐渐聚集了过来,还越聚越多,最后把这家商场给堵了个水泄不通。

    童夕晴终于还是从重重人群之中挤了出去,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并不是不堪忍受翁美蓝的谩骂,而是不想参与这出闹剧。

    她直接坐车回了家,可心里的情绪却完全无法平复。坐在了家中的沙发上,那个如同疯狗一般的女人还有高子墨的那张脸,依然占据着她的脑海,怎么赶都赶不走。

    也许是因为过于愤怒、委屈,她甚至暂时忽略了脸上的疼痛。

    手机叮叮地连续响了好几声,是高子墨发来的信息,连续好多条,内容就是解释今天的事。

    原来不知道是那个嘴欠又恨世界和平的主,把那天校门口发生的事给漏到了翁美蓝的耳朵里,还添油加醋地给描得很黑、黑得很厉害,让翁美蓝以为,高子墨和童夕晴在校门口那么大庭广众的地方做了相当不可描述的事。

    之后,翁美蓝就忽然杀到学校,直接杀到童夕晴寝室,还好童夕晴早就搬出了寝室,不然,说不定这女人就要把她给按在寝室里一顿揍。

    随后翁美蓝又杀到了高子墨的寝室,冲高子墨大发雷霆,说他朝三暮四、勾三搭四、到处招惹狐媚子之类的,骂的话要多难听有多难听,声音还响天动地,整栋寝室楼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高子墨费了不知道多大的劲,才终于把这个女人给安抚下来,今天陪她逛街。结果事情就是这么巧遇见了童夕晴,偏偏还是翁美蓝先看见的童夕晴,于是这女人就当场爆炸,直接就奔童夕晴杀过来。

    虽然高子墨发现及时,拉住了翁美蓝,可无论怎么劝、怎么拦,这女人就跟疯了似的,根本拦不住,还直接踹了高子墨,过来打了童夕晴那一耳光。

    即便知道了真相,也只会让童夕晴更觉得气愤、郁闷、委屈而已,这完全就是她躺着中枪。

    她原本就不想跟高子墨牵扯,结果,就因为那天的事,她和她的老公吵了架,还进了医院今天高高兴兴地上街,却莫名其妙地挨了一耳刮子。

    这会儿,右半边脸又开始疼起来,童夕晴捂住自己的脸,心中的委屈和怨气不断扩张、蔓延。

    今天秦炜桀回来的要比平常还早些,当他看到愣在沙发上的童夕晴时,他就察觉到了不对劲。他动作麻利了些,然后赶紧到她身前。

    “你怎么了?”

    他用来,她便低下头,一言不发。

    他在她面前蹲下,抬起她的脸,却瞬间吃惊地瞪起了双眼:“你被人打了?”

    委屈和愤懑的泪水再也噙不住,一颗一颗地顺着她的脸颊滚落。他赶紧将她拥入怀中,抚着她的背,柔声问着:

    “小晴,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究竟谁敢动你?”

    她也从刚开始地隐忍,渐渐开始在他怀中抽泣,最后直接放声大哭起来。算是哭了个痛快彻底,今天的气氛和委屈统统发泄了出来。

    他并没有阻止她,也没过多询问,在她发泄的时候,他只是一下一下地抚着她的背,偶尔用纸巾帮她擦拭泪水。他能理解她这么做的意图,可看着她这副模样,却让他心疼不已。

    直到她终于哭够了、停下了,他才暂时将她一个人留在客厅,自己去浴室里取了湿毛巾,来为她擦脸。

    她被自己哭得模糊的双眼,渐渐重新清晰,她看到他原本整洁的衬衫,前襟已经完全被她的泪水给浸透。

    “你的衬衫被我哭湿了。”

    他眉心皱着,为她擦拭着脸,轻抚她被打得红肿的半边脸,和她那被她自己哭肿的眼睑,柔声责备道:

    “还有个工夫管我的衣服呢,你看看你的脸,都已经变成了什么样,下次发泄也要有个度。”

    这会儿的她,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似的,乖乖地点了点头。

    他又从冰箱里拿了冰,包裹在毛巾中,为她冰敷。

    他叹了口气,又低声问:“行了,这回可以告诉我了吧,究竟是怎么回事?谁敢打你?”

    童夕晴的眼中依然带着委屈,她故意可怜巴巴地瞅着他,说了句:“就算让你知道那人是谁,你能帮我报仇去啊。”

    其实这只是随意的一句牢骚,却没想到,竟然得到了这样的回答:

    “我当然要帮你报仇,我的女人都敢动,真是活腻了!”他的语气云淡风轻,但他的脸色,可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就算现在不报,我也总要找个时间和机会,有仇不报,还算男人么?”

    童夕晴有点吃惊地盯着他,心中暖流涌动,没想到,他居然是这样的人。虽然听起来只是气话,却让她多了不少安全感,至少,让她知道了她的男人肯为她出头。

    然而,让两个人都没想到的是,报仇的机会,竟然这么快就从天而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