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75章 不只是打脸而已

    第75章不只是打脸而已

    翁美蓝双眼瞪如铜铃地盯着童夕晴,终于也忍不住开口问了句:

    “童夕晴,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未等童夕晴开口,秦炜桀便先说话了:“秦二少爷,你这女人,是听不懂中国话吗?我女人说的话,她听不懂?”

    秦炜浩尴尬地笑了笑:“大哥,这一次,嫂子究竟是什么意思,我也没听明白。(看啦又看)”

    秦炜桀不屑地勾了勾嘴角,身体后靠,微微歪着头,轻飘飘地说着:“当初你女人究竟是怎么骂我女人的,我想听听。”

    翁美蓝的脸“唰”地一下变得惨白,秦炜桀的话说的倒是听清楚,可她却不明白他的意思。

    秦炜桀倒也不想再浪费时间跟这俩人打哑谜,这回直接厉声对翁美蓝说:“当初你用了什么词骂我女人,现在全都用在你自己身上,也让你男人好好听听!”

    翁美蓝难以置信地望着秦炜桀,两眼不自觉的浮上几重哀求之色,可秦炜桀的目光却依然冰冷犀利,她又看了眼身边的男人,他的神情,明摆着是在告诉她,她必须得那么做。

    翁美蓝的唇动了动,像是在呢喃自语:“我是个下贱的女人,我不要脸”

    秦炜桀脸上立即露出不悦之色,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她:“欸欸,你说给谁听呢?还有你那巴掌呢?让你停下了吗?”

    翁美蓝瞪着这个男人,终于忍不住开口控诉,声音颤抖着:“我是诚心诚意来道歉的,并不是来让你们肆意羞辱的!”

    秦炜桀不屑地皱起眉:“我这是在羞辱你么?我只是想看看你的诚意而已,如果你的诚意不过仅此而已,那么我们也没什么好谈的,我们也没兴趣看你这张臭脸。小晴,走吧。”

    说着,秦炜桀就直接站起了身,手覆上了童夕晴的背。

    秦炜浩赶紧拉住了他:“哎哎,大哥,你别急着走啊,我们有诚意,你弟媳刚才是有点着急了,你再给她一次机会啊。美蓝”

    秦炜浩冲翁美蓝使了个眼色,翁美蓝瞪着他,两眼已经发红,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但,翁美蓝终究还是没让眼泪溢出来,她吸了吸鼻子,双手狠狠地攥着,忽然抬起手,一边狠抽自己的脸,一边歇斯底里地破口大骂:

    “我特么是个婊子,我臭不要脸,我下贱”

    看着这副模样的翁美蓝,童夕晴的心也并没有柔软一分一毫,还忍不住在心里冷笑着:这就是你应得的下场!

    原想着等着俩人自己看戏看够了叫停,可翁美蓝已经把自己的脸给抽得红肿不堪、嗓子都吼破,也没见这俩人有喊停的意思。

    秦炜浩终于忍不住上前拉住了翁美蓝,将她抱在怀中,向两人哀求道:

    “大哥大嫂,我这个当弟弟的求你们了行么?美蓝都已经被你们折磨成这样了,还不够吗?大嫂,她不过就打了你一下而已,现在她的脸都被自己给打成了这样,你也该消气了吧?”

    秦炜桀将童夕晴拥入怀中,故意低下头,柔声问道:“怎么样?够不够?”

    童夕晴心中的怒意也算是稍稍消了点,她别开视线,说了句:“行了,就这样吧,要是搞出人命也不好。”

    “好,那我这边的事,算是完了,不过你们稍等一会儿。”秦炜桀说着便拿起手机,拨通一个号码,对着电话说了句:“进来吧。”

    包厢的门忽然被推开,走进来的人直接大步流星地跨到秦炜浩面前,他还没发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已经挨了两巴掌,定睛一看,才发面前的人竟然是芈萱,身后还站着白木子。

    “秦俊杰你个混蛋,第一个耳光是我替铛铛送你的,让你脚踏两条船!第二个耳光是我自己送你的,亏我还把你当朋友看,真是我瞎了眼!”

    平常温柔如水的芈萱,一旦发起脾气来,也跟吃了炸药似的。所以说,天底下没有一个女人是好惹的。

    秦炜浩捂着脸,目光却复杂得难以形容。

    其实,秦炜浩一开始的目标,就是芈萱,而不是她那个室友。原以为芈萱也对他有意思,能轻易得手,可没想到,这女人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竟然变得像个尼姑似的,性情古怪,也不再看他一眼。

    但他自己都没想到,这个奇怪的女人,竟然勾起了他强烈的征服欲,于是他决定先泡了她的朋友,再慢慢攻略她。

    转眼之间,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也没见芈萱对他有半点的意思,更没想到的是,不知道从哪儿突然冒出个白木子,直接采走了这朵他等了这么久也没开的花。

    气愤、无奈之余,秦炜浩也有些迷惘,渐渐也玩腻了黄月铛,可心里其实还是放不下那朵花。

    现在,这个女人竟然打了他,一瞬间,激起了他心底的许多情绪。

    但是他并没有开口,而是拉着翁美蓝直接离开。

    白木子有点心疼地望着芈萱,一边帮她揉手,一边抚着她的胸口:“好了好了,人也打了,别气了、别气了,小晴也是,消消气吧,别气坏了身子,那多不值。”

    其实,这俩人一直等在包厢门外,就等着秦炜桀这边处理完,芈萱才好动手。

    “行了,碍眼的人都走了,你们也别白来,坐下点菜吧。”秦炜桀很自然地拿起了菜谱、叫来了服务员。

    而离开了包厢的两个人,情绪当然相当不好,翁美蓝一路跺着脚,几乎要把酒店的地砖给跺碎,也不管自己的高跟鞋有没有那么结实秦炜浩也是一言不发,紧紧抿着唇,离开了酒店。

    一上车,翁美蓝终于再也无法忍耐地发作了,像个疯子似的拼命哭闹,狠狠地撕扯着自己的头发、捶打着车座。

    秦炜浩皱着眉,将这个疯女人拥进怀中,费了好大的劲,才终于让这个女人冷静下来。她伏在他肩上痛哭着。

    “这两个人,给我记住了,我绝对不会放过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

    秦炜浩抚着她的背,低声说着:“这一关我们先忍过去,但是,我们早晚都要还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