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04章 让他心痒

    第104章让他心痒

    这问题实在突然,并且略显莫名其妙,秦炜桀先是一愣,又不禁皱眉,问了句:“忽然之间,问我这个问题干什么?”

    “因为你从来都没跟我说过,所以我才会问呐。(www.k6uk.com)”

    看起来貌似有理有据。

    秦炜桀忍不住摇了摇头。

    说来也巧,就在刚才,他跟白木子刚探讨过这个问题。

    在很多事情上,男人认为不需要说出来,两个人只要有默契、能互相理解,就能知道可对女人来说,事情却并不是那么回事,很多时候,就算是明摆着的事,也得跟女人说出来。

    虽然秦炜桀的感情经历并不怎么丰富,跟女人交往的经验也少,但也觉得似乎好像是那么回事。白木子认为,这种分歧,是因为大多数女人都很缺乏安全感,特别是男人不在身边的时候。

    这不,才刚探讨过的事情,就直接发生了。

    半晌的沉默,让童夕晴忍不住催促:“你快说啊。”

    “那么我问你,我为什么要娶一个我不喜欢、没有感觉的女人为妻?”

    他还是平常低沉清冷的声音,依旧听不出任何情绪,所以,两个人通话的时候,她常常会感到不安、烦躁,因为,她看不透他,也猜不出他的心思。

    即便是面对面、看着他的脸,基本都什么看不出来,何况是光听声音呢?

    但是这话却已经将他的意思表达的很明确,也清清楚楚地回答了她的问题。童夕晴却忍不住在心里吐槽:

    “有什么话不能直说么,还非得拐弯抹角的。”

    “那你喜欢我到什么程度?”她并没有多想,直接顺着问了下去。

    可他却说:“这种事,不应该问,而应该由你自己探索,用眼睛观察、用耳朵听、用身体去感受,要是说出来,多没意思,还未必是真的。”

    童夕晴撇撇嘴,对着电话说:“不愿意说算了,那你给我打电话过来干什么,有什么事吗?”

    这问题问的秦炜桀有点郁闷,他给她打电话能有什么事?按照白木子的说法,不过就是为了保持联系、走个夫妻之间的固定形式罢了,算是报个平安,顺便问候一下,听听彼此的声音而已。

    分明就是他没回答她的问题,让她不高兴了。就算再不懂女人,他也听得出来她这会儿的情绪。

    想了想,他开口道:“为了提醒你,你是个有老公的人,别霸着别人的老婆不放。”

    他的声音没有变化,可明显,聊天的气氛变了。

    她直接笑了出来:“哎呦,秦总,你居然还会开玩笑了?”

    “你之所以会这么说,明摆着是因为你还不够了解你老公,拜托你,多花点心思在你老公身上,别光顾着和闺蜜发展关系。”

    “我也不想整天霸着白木子的老婆和床啊,可是那么大的床,我自己睡实在是太空,芈萱的床她一个人睡也睡不好,我俩当然只能抱团互暖了。我倒也想好好疼爱疼爱你,可你倒是回来啊。”

    这话的内容其实也没什么不正常的,可却让他莫名心痒。这个女人,总是有在不经意间挑逗他这个冰山的本事。

    还真是一物降一物,想不承认都不行。

    这次的双休日,竟然让童夕晴性质突发,被安排得满满的周六去游乐场,周日去爬山。

    童夕晴、芈萱、慕容轩三个人平常都不怎么爬山,偶尔来这么一次,三个人都觉得很新鲜。不过他们爬的只是市内一所生态公园中的山,并不是很高,也不需要什么特别的准备和专业器具。

    爬山这件事,还真让芈萱感慨,她命运的转折点,可就是因为一次爬山,只不过,那一次是四个人,之中还有秦俊杰。那时的秦俊杰,没想到竟会成为今日的秦炜浩,真是让人感慨万千。

    没花费多少工夫,就已经到了半山腰,三个人暂时在半山腰的凉亭里落脚休息。

    童夕晴一边挥手给自己扇风,一边说:“啊,好渴刚刚忘了买饮料。”

    芈萱立即说:“我去吧,你们在这儿等我。”

    童夕晴这么说,当然是有目的的。一路上山,三个人的东西都是由慕容轩来背的,让芈萱跑个腿,看起来理所应当,她也不会起疑心。

    芈萱前脚一走,慕容轩便开口问道:“你有什么目的?”

    童夕晴扭过头,还好,慕容轩的脸色并没有什么变化,看起来跟平常没什么两样。

    她清了清嗓子,开口道:“既然我不小心知道了你的秘密,你就干脆跟我说说吧,这种事憋在心里多难受,找个人倾吐一下,肯定能舒服不少。你放心,我绝对会守口如瓶,不会跟任何人说。”

    其实,她只是自己好奇,想多了解点而已。顺便抱着也许能趁着这个机会跟“主子”搞好关系的心态。

    慕容轩却说了句:“我不需要你的同情。”

    “我并不是同情,只是作为一个朋友,想当你的倾听者而已。你明知道小萱已经嫁给了小木,你怎么还能说出那种话,难道你”

    “你别乱说,”慕容轩立即皱眉道,“我从来没有过别的心思,昨天的事实属意外,我对萱儿的感情,从来没想让任何人知道,我也是一直祝福着他们俩的。”

    表面上皱着眉,可童夕晴却在心里偷笑,她就知道,对待他这种男人,激将法绝对要比好说好商量更有效。

    “那你不打算放弃这段感情吗?你明明知道就算坚持下去也不可能有任何结果。”

    慕容轩扭过头,眯着眼盯着童夕晴,低声说了句:“我喜欢谁、暗恋谁碍着你了么?你管我坚持还是放弃?”

    虽然感觉被狠狠地噎了口气,童夕晴还是好声好气地说:“我这不是作为一个朋友关心你嘛。”

    “我的事用不着你管。”慕容轩皱着眉,低声说了句,之后,便站了起来芈萱回来了。

    童夕晴依旧仔细观察着慕容轩,这男人,瞅芈萱的眼神跟瞅她都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