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14章 万万没想到

    第114章万万没想到

    然而,万万没想到,秦炜桀居然开口道:“好的,这件事我会仔细斟酌。(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明天小菡就直接到炜娱来吧,走正常的的演员筛选流程。”

    童夕晴差点被嘴里的饭菜给噎着,忍不住将目光转向秦炜桀,心里想:不是吧,难道你是认真的?

    陶元久立即笑道:“秦总真是明白人,生意场和官场都一样,讲究礼尚往来,有了这次的合作,我们下次的合作必然会更加顺利而愉快。”

    童夕却忽然觉得脊背发凉,一次不够,还要再来个第二次?难不成,他要把他家所有的亲戚都塞到秦炜桀这儿来?那炜娱恐怕就不再是炜娱,而是“垃圾处理厂”了吧?

    而大舅妈也顿时满脸堆笑,在童夕晴看来,那个笑容只能用“恶心”来形容。

    “哎呀,我家小菡就交给秦总了,以后还得秦总多多照顾。小菡啊,你可得好好表现呐,可不能让秦总失望。”

    来了开口的说话的机会,徐梦菡怎么会轻易放过?

    她赶紧说:“秦总你就放心吧,我肯定会好好表现,不辜负你抬爱的。虽然我没有参演电视剧的经历,但我可不缺演艺经历”

    眼看着她有滔滔不绝一直说下去的意思,秦炜桀貌似淡定地自然插入道:“嗯,到时候希望你把你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也希望我的戏里能有一个适合你的角色。”

    这顿饭局真是好不容易才结束,可从饭店里出来,童夕晴却闷闷不乐。

    憋了半天,她终于开口问了句:“你还真打算让徐梦菡进炜娱?还让她当演员?”

    秦炜桀瞥了她一眼,冷声说着:“配角也是演员,临演也叫演员,群演同样也是演员。我的电视剧需要很多各式各样的演员,给她安排个角色,有什么难的?”

    哦,对啊,只是说让她当演员而已,又没说捧她当大明星。人家搞了这么大的排场,要是当面拒绝,那多不给面子,答应下来没什么问题,到时候随便给她安排个无关紧要的小角色就行了。

    没错,是这个道理!

    这么一想,童夕晴顿时转过了弯,脑子里灵光了些,心里也舒坦了些。

    “他们是你的亲戚,还是直系亲属,但怎么感觉,你跟他们的关系,非常不好?”秦炜桀也终于想心里的疑惑说了出来。

    从她进门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察觉她的脸色很不对,而她一开口,他基本就能确定,她跟她口中的“大舅妈”,以及今晚饭局上的那位主角徐梦菡,关系非常不好。

    童夕晴冷笑道:“哼,这样的亲戚,还不如没有,只会让人觉得丢脸、耻辱。不过我还是要纠正一点,我跟那个满口粗鄙言语的村妇,可不是什么直系亲属。”

    “我说的是那位村妇的女儿。”秦炜桀低声说了句。

    他知道这会儿她情绪不好,也并没有想激怒她,但他也并不想就这么放任不理,他想了解她。他从没跟她提起过家里的事,而她也是。

    两个人似乎达成了一种诡异的默契,都没有跟对方提起过任何家中的事宜,也都不过问对方。

    可这并不正常,也不应该,他们俩可都已经领了证、建立了夫妻关系,已经是一家人,可他们却对彼此的家庭一无所知,仿佛他们的家庭就只有他们二人一样。

    可事实当然不可能是这样,今晚的事,也让秦炜桀隐约察觉到,她不过问他家中之事的原因,也许跟他一样,并不是不想知道对方的事,而是不想让对方知道自己的事。

    “哦,徐梦菡啊,”童夕晴开口,声音挑的老高,明显是故意在怄气,“怎么样啊?这个相亲对象,秦总您还满意不?”

    秦炜桀沉声说:“我可没功夫跟你开玩笑。”

    直接被怼的童夕晴,顿时有些郁闷,但她也意识到她不该那么说。徐梦菡不是她的家人,可身边的这个男人,却是她现在身边最亲密的家人。

    童夕晴叹了口气,重新开口说:

    “如你所见,我们两个年纪相仿,她爸又是我妈的弟弟,他家和我家又住的很近,算是一起长大,因此就常常在一起被作比较。久而久之,徐梦菡就养成了这习惯,不光什么都跟我比,还要想方设法压过我。

    “不过事实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我可没带一点个人情绪和夸张成分,我说的都是事实。虽然我学习成绩也不怎么样,但怎么都没像她似的,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

    “意思就是,每一场比较的胜负都很明显,”秦炜桀一边开车一边听着,还不忘跟她搭话,“所以呢?”

    开口之前,童夕晴又忍不住叹气:

    “所以他们一家人都知道我哪方面都比他家那女儿强,明摆着是他家的女儿不争气,偏偏他们还把怨气撒在我头上,各种看我不顺眼。徐梦菡的性子我很了解,你看着吧,她只要一踏进炜娱的大门,必然就得拽上天。”

    秦炜桀稍稍翘了下嘴角,冷声说:“那我们就一起好好欣赏一下得了。”

    “有什么好欣赏的。”脑子里一想到徐梦菡和她妈的那副嘴脸,童夕晴就各种不爽。

    虽然她也知道,今天的事,也算是秦炜桀的权宜之策,是迫于那个当官的陶元久的压力、碍于他的面子,才答应下来的,可却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越想越来气。

    一个人憋屈了一会儿,童夕晴终于还是忍不住低声开口问:“那个陶元久,官很大么?我们非得怕他么?”

    秦炜桀在心里叹了口气,她还是个女孩,并不完全了解社会这个大染缸的复杂。

    “并不是怕,只是没必要招惹,况且,他的要求也并不算过分,既然没必要拒绝,就可以答应下来。”

    “可你只要一次给他们脸,他们就会蹬鼻子上脸,你看着吧,他们肯定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找上门的!这家人的性子,我太了解了!”说着说着,童夕晴变得有点激动。

    他虽然也尝试着说了几句安抚性质的话,可却没起到什么作用。他忍不住在心里叹息,他这女人,怎么这么死心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