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17章 飞上枝头也变不了凤凰

    第117章飞上枝头也变不了凤凰

    看到那个粉嫩的身影,童夕晴忍不住撇嘴。(www.k6uk.com)本想装作没看见直接走人,却没想到,这人居然自己找上了门。

    “呦,这不是表姐吗。”徐梦菡手中端着餐盘,已经打好了菜,炫耀的意味很明显。

    为什么而炫耀呢?

    只有通过了第一轮海选面试的人,才有来员工餐厅免费用餐的待遇,徐梦菡想炫耀的,当然就是这个,她很顺利地通过了第一轮海选面试。

    不过童夕晴并不参与这项工作,因此也根本不了解各种规则和相关事宜,这种小细节的规则,她更是不知道。

    所以,童夕晴当然看不懂徐梦菡地行为,也不理解她这幅德行,究竟在嘚瑟个什么,当然也不理解为什么她能来员工餐厅蹭饭。因此,童夕晴只是有点纳闷地盯着她,没说话。

    徐梦菡端着餐盘,倒也不嫌累,另一只手还挎着包,这姿态稍稍有点奇怪,还有点扭曲。她扭了扭身子,又开口道:

    “表姐啊,别怪我这当妹妹的没提醒你,要想巴结我、讨好我,可就只有现在的机会了。”

    童夕晴顿时变成了一脸的费解,心里吼了句:“你这人究竟要不要脸?我凭什么巴结你、讨好你?”

    没说出口的原因是,她知道她骂不过徐梦菡,人家可是骂架从小骂到大的,她就算是有三张嘴,也没有徐梦菡掌握的“词汇”多啊。

    况且现在她也不是小孩子了,跟她吵对自己没好处,还不如稍微忍耐一会儿,等她嘚瑟够了赶紧走。要不然,可就得没完没了。

    童夕晴的表情,徐梦菡也不至于看不懂,所以,她耐心地给童夕晴解释道:

    “哎呀,行了行了,知道你理解能力差,我就明跟你说吧。要是你现在不好好巴结我、讨好我、让我开心,等到将来我成了大明星,可别怪我不认你这个表姐。”

    童夕晴的眼睛瞬间瞪大了好几圈,费解之中还多了几重莫名其妙,这人幻想能力是不是太强了?居然都在这儿坐上白日梦了?还大明星?她是不是连将来走红毯的时候穿什么衣服都已经幻想出来了?!

    这一次,徐梦菡根本没给童夕晴说话的机会,便眼神轻蔑地瞥了童夕晴一眼,嘴角挂着相当轻蔑、看着让人特别火大的笑意,接着说:

    “哎呀,不是我瞧不起人,可我将来注定要成为大明星,而你呢?你不过是这个公司的小职员,就算你拼命工作,你还能升到哪儿去?你飞不上枝头,也变不了凤凰,永远都是个小职员。”

    童夕晴怎么说也是个暴脾气,忍耐度也是相当有限的,这话让她将餐盘“咚”地一声拍到了餐桌上,双手叉起了腰,差点就直接破口大骂。

    然而,徐梦菡反而露出了一脸觉得好笑的表情说:

    “怎么,你还不服气啊?那咱们就走着瞧呗?别说我瞧不起人,但是我觉得,一个大明星,有你这种亲戚,挺丢人的,到时候咱们还是装作不认识吧。”

    这回,徐梦菡终于说够了,把身子扭了过去,走路一扭三摇地去了一边的餐桌。

    童夕晴这叫一个气啊

    她为什么这么讨厌这个表妹?那当然是有原因的,原因就是这人特别喜欢讽刺人,还特别瞧不起人!最大的爱好就是挖苦、讽刺别人,以及落井下石。

    要是自己有哪点稍稍比别人强一丁点,就得赶紧嘚瑟炫耀一下,还得把别人狠狠踩一通要是见谁遇见了麻烦、处境不好,她更得上去狠狠踩上两脚,再吐口唾沫。

    童夕晴气的饭都没吃,直接把餐盘摔在了一边,直接往回走,一边走,一边在心里骂。

    还说她飞不上枝头、变不了凤凰呵呵,她还用飞么?她现在都已经是总裁夫人了,还想飞到哪儿去?倒是这个连临时演员都没当上就开始嘚瑟、炫耀的徐梦菡,真让人觉得可笑又可悲!

    童夕晴遇到的巧事实在是太多,因此,在楼梯上遇见秦炜桀这种事,还真就算不了什么。

    想着这会儿绝大多数的员工都在食堂里吃饭,基本不会被人看见,秦炜桀也“犯贱”了一次,他伸出手拉住了她。

    然而还没等他说出一个字,她就直接狠狠地将他的手给甩开,还对他低吼了句:“滚一边去!”

    秦炜桀一脸费解地盯着这个女人,对她说了句:“童夕晴,你吃炸药了?”

    童夕晴又对他吼:“对,而且这炸药还是你亲自买给我的!”

    甩下这么一句话,童夕晴便气冲冲地离开,甩下了一脸懵逼、一头雾水的秦炜桀,完全不理解,这女人为什么会突然吃炸药。

    结果,又是芈萱,费了半天的力气,才把童夕晴这个炸药桶给安抚下来。

    “哼,她要是再惹我,我必须得好好治治她,要不然,她还不知道自己姓啥了呢!”

    白木子也过来劝道:“小晴啊,其实你仔细想想,你有什么好气的呢?现在就让她随便乱蹦去,她现在嘚瑟得越欢,最后摔得不越疼、越难看?”

    “嗯,你说得对,只不过我这脾气,有的时候我自己也没办法。再说,跟廖娅思相处的三年,都让我憋屈透了,现在是真不想继续忍了。”

    白木子故意凑过来,笑得一脸狡黠地低声说:“你现在还得稍微再忍忍,等你把秦炜桀完全套牢、他对你唯命是从的时候,你就可以无须再忍、为所欲为了,知道不?”

    童夕晴有点害羞地笑道:“嗯,是这么回事。”

    芈萱也对她笑着,目光别有深意:“你要把自己当成驯兽师,才能驯服你家的那头猛兽,别急于一时,慢慢来。”

    “好了,你们俩在这儿为所欲为吧,我去开会。”

    白木子离开后,冷静下来的童夕晴,跟芈萱说起了自己昨天到现在经历的“论文灵异事件”。

    “你说究竟是怎么回事啊,我的论文也没给别人动过啊”

    芈萱却颇有深意地对她一笑:“小晴,依我看,你经历的并不是什么灵异事件,而是你家男人的特别关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