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33章 乖乖睡觉

    第133章乖乖睡觉

    童夕晴当然知道,秦炜桀不可能轻易放过廖娅思,要是没有她突然插入两脚,这件事也不可能那么大。(www.k6uk.com)主谋固然可恨,可她这个帮凶更是罪不可恕。

    这件事虽然就闹了几天而已,但廖娅思那种人,当然想不出会给公司带来多大的损失,更让被牵扯进去的四个人名誉受损,特别是白木子和慕容轩,再怎么说,他们也是名人。

    她自己在后面乱捅咕、搞事情自己爽了,完全不管事情会带来怎样的后果,都已经到了现在,她竟然还能这么有底气,还敢对着童夕晴当面示威,童夕晴不佩服都不行。

    无知就是好,因为无知,所以想不到自己会有什么下场,都已经死到临头了,居然还感受不到一丁点的危机。不过,也正是因此,无知的人,才是最可怕的,甚至要比疯子还可怕。

    更芈萱通过电话之后,童夕晴的这个结论更是得到了印证,主谋朱馨媚,貌似也是个相当无知的人,甚至到了这种时候,她还觉得这件事查不到她头上,更不用因此而付出任何责任、受到任何惩罚。

    虽然很难以置信,可事实就是如此,无知到这种程度的人,也真是大有人在。

    童夕晴心里什么都明白,可就是没法消气,也没法像慕容轩那么淡定。一是因为事情还没有解决,二是因为廖娅思故意上门挑衅示威,三则是因为芈萱不在她身边,别人的劝说作用都没那么大。

    下班后,往停车场走的路上,秦炜桀一直在通电话。就算不仔细听也知道,每个电话都跟这次的事有关,这件事给炜娱和秦炜桀究竟带来了多少麻烦,略见一斑。

    看着自己的男人为此而劳烦奔波,再想着廖娅思那副小人得志的嘴脸,童夕晴就气不打一处来。

    童夕晴都已经坐上了车,他还留在车外打电话。她从车窗中窥探着他的侧脸,虽然只是侧脸,却也可见他脸上清晰的疲劳之。

    这两天,他忙得不可开交,即便到了家中,他还是要一直忙到深夜,跟各方协调、跟律师沟通、对下属们交代工作

    因为这件事,他原本的计划和步调,算是被彻底打乱了,很多的事都要重新协调、安排,还要防止有人借机闹事、瞎掺和,就比如廖娅思这种人,不就是个很好的典型么?

    好比公司里发生了一起盗窃案,而她便趁火打劫,顺手牵羊,还到处乱吆喝,唯恐天下不乱。

    现在,童夕晴真后悔,没早点跟秦炜桀说让他开除廖娅思,要是廖娅思早早就被开除的话,她就根本没机会闹出这么多幺蛾子,公司也不用经历这场风波。

    童夕晴一个人坐在车里,一边想着,脑子里的想法和心中的情绪跟着变得越来越复杂,秦炜桀上车时,她都没注意到。

    “想什么呢?眉头都已经拧成疙瘩了。”

    出乎她的意料,他竟然还有心思跟她开玩笑、用手指戳她紧紧纠结着的眉心。

    她却垂着眼,叹了口气:“要是我早点跟你说、早点开除廖娅思这个人,就不会有这么多事了。”

    秦炜桀却开口说道:“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干什么?原本这件事跟你也没什么关系。”

    她摇头道:“不,跟我有直接关系,要不是我激怒了廖娅思,可能她也不会搞出后面那些事。”

    秦炜桀转过身,原本搭在方向盘上的手抬起,捏住了她的脸:

    “有责任感是好事,但没必要过分自责。先不说原本她犯的那点芝麻绿豆的小错误是否足以让公司将她开除,事情闹到这个地步,也未必是什么坏事。你永远都得记住: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依。”

    童夕晴终于抬起了头,望着他那张迷人却又可靠的脸。

    他接着说道:“一个肿瘤,总是要发展到一定的程度,才能将其彻底切除也像是你的智齿,没完全长出来,就没法将它拔掉。所以,这次的事,未必算什么坏事,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将某些肿瘤彻底切除。”

    童夕晴的脸上终于又露出了笑容:“嗯,是是是,你说得对,秦医生。”

    他却来了点腹黑劲,又捏起了她的脸:“秦夫人,你还是好好学学吧,你还差得远呢!”

    她将他的大手拿下,故意昂起头道:“哼,我就不学,就让你来收拾烂摊子!怎么样,你乐意还是不乐意?”

    他面不改色地说:“如果你肯每天晚上为我哔哔的话,那么就没什么不可以的,你身上的一切烂摊子我都愿意为你收拾,你捅什么娄子我都不怪你,如何?”

    她瞬间羞红了脸:“你少扯,赶紧开车!”

    他微微提起嘴角,为她系好安全带后才发车。

    现在的她,还是太嫩,根本没法跟他斗。在她面前,他依然是个无懈可击、让她安全感爆棚的**ss。

    类似决战之前的晚上要好好养精蓄锐的道理,今天晚上,秦炜桀也没再工作到深夜,而是早早上了床。

    童夕晴跟芈萱聊了很多,躺在床上时,脑子里依然都是事,根本静不下来,也睡不着。她还真担心,那个跟滚刀肉似的廖娅思,怕是又要搞出什么新幺蛾子来。

    她的心思和异样都很快被他察觉,他拥着她的怀抱紧了些,还用手抚着她的黑发,他的声音从她脑后传来,听起来愈发低沉性感:

    “别胡思乱想,不,是什么都别想,好好睡觉。”

    她也不再隐瞒,把心里的担忧对他说了出来:“可我就是控制不住担心,廖娅思人品那么差、嘴又那么硬”

    “没什么好担心的,”他的声音从她头顶贯下,将她打断,“无论她是何方妖魔,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还是说,你不愿意相信你男人?”

    他故意抬起她的脸,挑起声音,轻声质问。那声音听上去却并不像是质问,而是勾引。

    她缩回到他怀中,像只小猫似的蹭了两下,有些别扭地低声说:“嗯,好,我知道了,我乖乖睡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