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42章 奇耻大辱

    第142章奇耻大辱

    秦炜桀整个人都如置于烈火之中,再也无法忍耐,他现在就要将他的女人生吞活剥!

    他的身体、精神、心灵、头脑都被这个一个念头占据着,并且,也打算这么进行下去,然而,他身体的某一部分,却突然开始不合作,闹起了别扭。(www.k6uk.com)

    那个部分就是肚子。

    嗯他吃麻辣的食物吃得有点多,自己还没怎么察觉,可能酸梅汤和荞麦茶也在解辣上起到了不小的作用,然而,即便嘴上并不觉得特别辣,也改变不了他摄入的麻辣超出了他身体原本可接受的程度。

    所以,这会儿他的肚子开始抗议了。秦炜桀向来饮食规律,很少闹肚子,所以他甚至不知道,原来仅仅是肚子疼,居然能瞬间抽走全身的力气

    吻着吻着,他就没了力气,更别说进行下面的事。他低着头,一手攥成拳,拄在墙上上另一只手捂着肚子。

    不明真相的童夕晴,当然也不知道突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看着他似乎有些异样,她赶紧问:

    “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吗?”

    纠结、挣扎、思想斗争了大概一分钟的时间,秦炜桀终于选择冲进了一楼的厕所

    看着他一溜烟的冲进了厕所,童夕晴似乎顿时明白了什么。

    哦,肯定是吃辣的吃多了坏了肚子。

    其实这没什么,是很正常的事,即便是童夕晴这么能吃辣的人,偶尔吃辣吃多了坏肚子也很正常。

    但是对秦炜桀来说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怎么可以在这么重要的节骨眼上发生这么丢人的事?!还是在他女人面前!简直太过屈辱!

    坐在马桶上“翻江倒海”的同时,秦炜桀的双手紧紧攥成了拳,一张脸都已经变成了铁青色,简直神似乞力马扎罗山!有雪线,带冰,还是青色的。

    他的狠狠地咬着牙,几个字从他的牙缝里被挤压出来:“白木子你给我等着!”

    这会儿,正坐在电视机前抱着老婆亲热的白木子,忽然打了个喷嚏,倒不至于出洋相,反倒让芈萱有点担心。

    “你怎么了?是不是感冒了?”

    “好端端的怎么会感冒?热伤风还差不多。”

    芈萱捏起了他的鼻子:“你最近还是多注意点吧,别老再那么肆意妄为了。”

    “肆意妄为?”白木子环住芈萱的腰,将她整个人拉近,声音贴在她耳边,“指的是在哪儿都尝试么?现在的我做的还不够呢,看看以前的我多狂野,你也很怀念吧?放心,我会好好努力的。”

    芈萱瞬间一脸的羞赧:“我我可没想你在这种事上努力啊!”

    童夕晴直接上楼,钻进了卧室里的浴室,洗了个澡,换上了睡衣。才又回到客厅。这会儿,秦炜桀也已经从厕所里出来。他不光解决了肚子的问题,还顺便冲了个澡。

    此洁癖男生怕身上会残留任何让人不悦的味道,因此闹肚子这件事对他而言,本身就很麻烦也很讨厌。

    而闹肚子更让人烦的一点就是,通常并不会一次就结束,因此这会儿的他,还是捂着肚子。性格执拗的他还非要刻意挺直腰板,因此,他走路的姿态看起来相当纠结。

    童夕晴立即问道:“你出来了?怎么样,你还好吗?用不用吃点药?”

    “没事,不用担心我。”他坐在了沙发上,忍不住舒了口气。

    然而,他瞥了一眼身边的她,立即觉得有点不妙只穿着真丝睡衣的她,玲珑、曼妙的身姿若隐若现,甚至更带欲盖弥彰的诱惑感,竟然让他看得有点呆住。

    真的是有点压抑过度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中毒了,平常的他,怎么可能会这么容易冲动?

    她竟然还主动凑近,抬手覆在了他的额头上,她白皙的皮肤、性感的锁骨就在他眼前!

    “唔还好,没发烧。既然你不能吃辣,那下次还是少吃点吧。吃辣的确很容易坏肚子的,下次好好注意下。”

    他别开视线,忍不住叹了口气:“既然知道吃辣对身体不好,你还老吃辣的?”

    但她一开口,他的视线又立即被她牵回。

    “我才没说吃辣的对身体不好呢,不过是会偶尔闹肚子而已,就当清肠、减肥了,没什么不好的。”

    她现在的说话方式,在他眼里,就是撒娇,让他更想将她一口一口地吃掉。然而,正在闹肚子的他,根本无法享用这盘美味。眼睁睁地看着美味大餐摆在眼前,却只能看不能吃的滋味,真是难受至极!

    她拍了拍他的脸,然后便站了起来。在客厅里四处寻找:“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对我好,老是迁就着我,这次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闹肚子。家里有药吗?你要是觉得难受,还是吃点药吧。”

    他也从沙发上站起,拉起了她的手:“没事,我很少生病,家里也没什么备用药。早点睡上楼睡吧。”

    “哦”她转过身,跟在他身后上楼。

    看着他的身姿没有平常挺拔、步伐没有平时迅速的模样,声音也不如平常那么沉稳,她竟有些心疼。

    早知道就不逼他吃辣了,明明可以要个鸳鸯锅的。她忍不住这么想。

    她躺在在床上后,他还是像往常一样,为她盖好了被子,他才躺下。

    歉疚渐渐涌上心头。他对她总是体贴备至,私下为她做了多少事,她可能都无法一一细数,而她呢?究竟都为他做了什么?

    现在的她,已经身为人妇,而不是以前那个任性、随意的小女孩了,她总该学着为他考虑、为他着想才对。

    她也不能老是看着芈萱,并不是每个男人都能像白木子一样,况且,秦炜桀和他原本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男人。

    无声叹息之后,她才闭上了双眼,身后男人的怀抱,依旧温暖而宽厚。

    然而,次日的餐桌上,却多了一道辣口的菜。

    她不禁问道:“你昨天不是闹肚子了吗,怎么今天”

    他清冷的声音穿入她耳中:“这个世界上没有我适应不了的事,只有我不愿意去做的事,我说到的事,我也必然会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