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45章 专注搞事情

    第145章专注搞事情

    慕容轩的脸上永远都不会有什么特别巨大的表情变化,因此,只能看他的微表情,比如嘴角微微的上翘,目光的细微变化,等等。(看啦又看小說)

    和慕容轩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童夕晴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观察方式,渐渐还觉得很有意思。

    芈萱的声音和语气都很温柔,但这份温柔却并不是单独给慕容轩的,这就是芈萱正常的状态,这份温柔,也仅仅是对朋友的关怀而已。

    慕容轩对此当然非常清楚,虽然明知这份温柔并不是专属于他的,他的表情还是因为这份温柔而产生了许多细微的变化。

    “嗯,我知道。”他的嘴角微微上翘,若不是他可以控制着,大概他已经笑了出来。

    芈萱离开后,慕容轩终于忍不住吐槽道:“你一天天地这么一出一出地有意思吗?”

    童夕晴又是表情夸张地说:“有啊,当然有意思了!你知道吗,你面对小萱萱的时候特别有意思!况且,能多见小萱萱几次,你不高兴吗?”

    慕容轩翻了个白眼,摇摇头,一副懒得跟她计较的样子。

    童夕晴直接推了他一把,故意说道:

    “别装蒜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刚才在干什么?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手机里有多少小萱的照片吗?小萱空间里的照片都被你给偷偷下载到手机上了,你自己还不知道偷拍了多少,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慕容轩有些憋气的瞪着童夕晴:“你到底想怎样?“

    童夕晴拍了拍他的肩“没什么啊,只是想跟你共享秘密而已,不能说的秘密憋在心里多难受,经常跟我说说,心里总会舒服些的,反正我绝对不会跟别人说。我也是想劝你,朋友啊,看开点吧。”

    其实童夕晴知道,这两天的慕容轩,大概就卡在刚开始的瓶颈上。好歹他也是她的“主子”,无论平时有事没事,她都会注意他的状态和工作进度。这两天,他根本没什么进度。

    慕容轩盯着童夕晴,原本凶恶的目光竟然渐渐淡了下来,又转回到电脑上,最后,只是叹了口气。

    他的电脑屏幕上,是他剧本大纲和人物设定,按照常理来说,他只要看了这些,脑子里就会渐渐有思路和灵感,美妙的乐曲便会直接从他的头脑中倾泻到笔尖。

    但是这一次,他脑中空空如也,两天的时间,没有任何灵感,的确是遇到了瓶颈。

    童夕晴知道,他肯定有自己的苦恼,并且也深知,他这种事业型的男人,绝对不会将工作上遇到的困难对任何人说,这一点也跟秦炜桀一模一样,他从没对她说过任何工作上的事。

    如果这么下去,肯定不行,童夕晴觉得,这种时候能帮上他忙的,也许就只有她了。

    “喂,别一天天老盯着电脑了,如果你不忙,就来聊聊天吧。”童夕晴双手拄在办公桌上,托起了下巴。

    也许是真的拿这个女孩没办法,慕容轩的视线从电脑屏幕前移到了她脸上,无奈地叹了口气。

    童夕晴双手托着下巴,面带着貌似真诚的微笑,小声问道:“跟我说说,你究竟是怎么喜欢上小萱的?”

    慕容轩翻了个白眼,又把视线挪开。

    “喂,你别这样啊!我是很认真地在问你问题呢!”童夕晴戳着慕容轩的肩。

    慕容轩没理会她,她却擅自说了下去:

    “从小到大,无论是同班的男生,还是其他班的男生,甚至是补课班的上的男生和校外的男生,喜欢上小萱的男生不可计数,但是我看得出来,他们都只是看上了小萱的脸而已,当然,小萱也看得出来。”

    慕容轩的视线低垂在桌面上,长长的睫毛覆着眼,也让他的眼睑上覆着两道阴影。过了好一会儿,他慢慢地、低声问道:

    “她小时候就很可爱吧?”

    “当然了,小萱从小到大都一直又可爱又漂亮,虽然从来不屑被称为校花、班花什么的,但是追求她、暗恋她的男孩,从来都没断过。有不少人还把情书、礼物什么的送到了我这儿。”

    “是吗,她这么受欢迎”慕容轩的声音,听上去明显落寞了一些。

    “不过很多的时候到我这儿就结束了,小萱一直都是个上劲、好学的乖乖女,才不会早恋呢,就算有人把情书和礼物直接送给她,也会被她以沉默拒绝的。虽然我不敢肯定小木是不是她的第一个男人,但绝对是个例外就是了。”

    慕容轩轻轻吐了口气,并没有说话。

    “所以,你快跟我说说吧,你究竟为什么会喜欢上小萱?不会也是看上了她的外表吧?”这种问法,也算是一种比较明显的激将法。

    “当然不是,”慕容轩依旧低着眼,低声说,“我见过的女人并不少,比她漂亮的也大有人在,可是从没有过这种感觉,从没有女人,能这样触动我的心房。”

    明明是很深情的一番话,出口三秒后,慕容轩忽然懊恼至极的挠头道:“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些!”

    童夕晴赶紧忍住笑,安抚道:“都已经说出来了,你还后悔个什么劲啊?况且,这些话,除了对我说,你还能对谁说?”

    的确是这么回事,虽然现在童夕晴并不是唯一知道这个秘密的人,但除了她之外,他不可能找任何人倾诉。

    想通了这个道理,慕容轩像个泄了气的气球,直接趴在了办公桌上,似是呻吟地说了句:

    “虽然明知不可能,但却无法放弃,我只能相信这是命运的恶意玩笑。”

    童夕晴忍不住吐槽道:“明明你是作曲的,可我怎么觉得你貌似更适合当诗人?”

    “也许是跟诗人待久了,不小心受到熏染。我的才华,不及他的十分之一。”他依旧趴在桌上,这话听上去却格外丧气。

    童夕晴当然知道,他口中的那个“他”,指的是白木子。

    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冷静而自信的男人,竟然会有这样的一面,大概,每个男人都有脆弱至此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