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62章 虐狗?谁才是狗?

    第162章虐狗?谁才是狗?

    见慕容轩一直不说话,童夕晴又提议道:“或者,你可以先问问小木要送小萱什么礼物,然后再做决定,也不迟啊。(看啦又看小說)”

    慕容轩突然站了起来,童夕晴这才注意到芈萱和白木子已经回来了,不过才刚出现在他们的视野边缘而已。

    童夕晴瞥了眼慕容轩,小声嘲讽了句:“看把你给急得。”

    慕容轩也不留情面地戳了下童夕晴的肋条:“闭嘴!”

    白木子还没到面前,就先对慕容轩开口道:“慕容,能不能过来帮个忙?”

    “怎么了?”慕容轩立即向两人走去,童夕晴也提起步子跟了过去。

    芈萱有些不好意思地对他说:“我寝室里还有些东西要拿走,要是小木自己一个人搬的话,得来回折腾好多趟,你能不能”

    她的话还没说完,慕容轩就爽快地说道:“没问题,这也算不了什么大事,不用不好意思,也别跟我这么客气。”

    芈萱立即满眼感激地对他笑着:“那我就先谢谢你了。”

    白木子也笑着拍着慕容轩的背,对他说:“不小心让你当了一次搬运工,辛苦啦。”

    慕容轩对他皱眉道:“你还跟我客气?”

    “嘿嘿,走吧。萱儿,你和小晴先去水吧等我们吧。”白木子回头叮嘱了句,“东西有点多,可能得来回搬个几趟”

    两个男人勾肩搭背地离开,两个女孩也手挽着手地走进水吧,叫了东西后,找了个安静的角落来等两个男人。

    童夕晴先开口道:“诶,小萱,眼看着你生日就要到了,小木打算送什么礼物给你啊?”

    芈萱笑着说:“不知道啊,他没跟我提过,随他吧。依我看,到时候,他很有可能偷懒又耍赖地来一句我就是你的生日礼物啊,不好吗之类的。”

    童夕晴也跟着笑了起来,别说,这还真像是白木子能干得出来的事。不过,童夕晴认为,就算白木子真的说出了这话,也肯定是个玩笑而已。

    他那么疼芈萱,她的生日,他必然会花费很多心思、精心准备,让她既惊喜又开心。

    “对了,小萱,这回,你们两个的事,你家里应该也已经知道了吧?”童夕晴忽然问了句。

    没想到,芈萱竟然摇了摇头:“我家里没给我来电话,上的事,他们应该并不知道。既然如此,我也打算暂时不说。”

    这倒真让童夕晴惊讶:“啊,不是吧,你家里人居然都不知道?”

    芈萱耸耸肩:“我爸我妈都不怎么上,我弟在学校,可能也不知道吧。”

    童夕晴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这究竟是该算好事还是算坏事。”

    “好坏都无所谓,顺其自然吧。倒是你,你和秦总的事,你家里肯定不知道吧?”芈萱忽然把问题丢给了童夕晴。

    童夕晴无奈地叹了口气,低声说“我怎么敢说啊,我真希望他们永远都不知道。”

    望着童夕晴的样子,芈萱也忍不住跟着叹气:“无论怎么说,他们都是你的家人,你的事,也迟早要让他们知道的。”

    “能拖一天就拖一天吧。”一提起和那个家,童夕晴就开心不起来,所以她选择了主动转移话题,“别说我了,说说你吧,你和小木也还没举行婚礼呢,打算什么时候补上啊?”

    “这个不急,而且说来也巧,我们两个都不想太早办婚礼。你和秦总呢,打算什么时候办?”

    童夕晴咬着插在饮料里的吸管,声音因此而变得支支吾吾:“唔我也不知道呢,他没跟我提过,我也没问过。对了,你可别再在外面叫他秦总了,好别扭。”

    芈萱笑道:“嗯,好。诶,小时候我们俩是不是曾说过很多次,将来要一起结婚、一起办婚礼什么的?”

    一提这个,童夕晴立即兴奋了起来:“嗯,对对!原来你也还记得啊?”

    芈萱得意地笑着:“当然,我的记性可好了!我曾经一度以为小时候的这些愿望永远都不可能实现,但现在看来,还是有可能的。”

    童夕晴重重点头道:“嗯,对,还是有可能的!”

    “不过,秦总,不,你家的那位,一看就知道,他肯定不愿意跟别人一起办婚礼。”

    童夕晴笑得狡黠:“哼哼,等我好好调教他,把他变得服服帖帖的,到时候,容不得他说不!”

    芈萱立即大笑道:“诶,这个不错!那你可得好好加油啊,我和小木可就等着你了!”

    “嘿嘿,放心吧,不会让你俩等太久的。”

    “你们两个聊什么聊得这么开心?”

    白木子的声音刚传来,他的手就已经搭在了芈萱的肩上。

    芈萱立即站起,为慕容轩和白木子腾地方:“你们俩都辛苦了,来快坐吧。东西是我随便点的,也不知道慕容喜不喜欢。”

    慕容轩有些腼腆地弯起嘴角:“我什么都可以。”

    童夕晴趁这会儿开口道:“我俩在猜想,你这个绝世好男人会给你亲爱的老婆送什么生日礼物呢?”

    白木子晃着手指,似笑非笑地对童夕晴说:“你少给我戴高帽。”

    童夕晴便借机问道:“那你跟我们说说吧,小萱的生日,你打算送她什么?这个没什么好保密的吧,你说说你的想法,正好让我参考参考,我还不知道送小萱什么呢。”

    怕白木子找借口不说,她还特地多说了两句。

    没想到,这一次,白木子倒也坦白:“我打算买台筝或是箜篌。”

    他这话一出,其余的三个人,包括芈萱,都差点喷出来。

    童夕晴一边笑,一边说:“你很有才。”

    白木子挑眉道:“怎么,不行吗?”

    芈萱也笑着,但却略带无奈:“你是认真的吗?”

    白木子却直接握住了芈萱的手:“你很久没弹琴,也觉得手痒了吧?到时候我们一起去选。”

    他突如其来的温柔,让芈萱直接语塞,完全说不出话来。

    童夕晴故意起哄道:“喂喂,我说你俩够了啊,虐狗不带这么虐的!”

    一直沉默的慕容轩开口道:“你还好意思说?那我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