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81章 叫,还是不叫?

    第181章叫,还是不叫?

    站在一边的童夕晴和芈萱,不住地在心里感叹,这两个男人简直太有默契了吧?默契到过分了吧?还是说他们会目光交流或是脑电波交流?!

    童夕晴说明了情况之后,白木子脑子里已经差不多有了对策,毕竟他在演员选定和角色分配上有绝对的话语权,这件事由他出马,最为合适。(看啦又看♀小说)

    但出于保险,几个人还是在外面偷听了一小会儿,找到了合适的时机,白木子才推门而入。

    进门之前,童夕晴和芈萱心中都忐忑无比,很担心会出什么岔子,而她们俩也帮不上什么忙,要是在这种场合插手,只会添乱。

    虽说两个女人是抱着关心、担心加看戏的心态跟进了屋,但没想到,这场“戏”竟然会这么精彩,那边明明四个人,却被两张嘴说得无力反驳、不知如何开口。

    形势已经完全逆转,被动已经彻底转变为主动。

    秦炜桀问道:“陶老,你意下如何?”

    这种情况,陶元久怎么可能拒绝?如果拒绝,那么便相当于拒绝了人家的一番好意如果答应,但一会儿徐梦菡要是不小心出了洋相,反而丢脸的是他。

    陶元久于是转过了头,低声问徐梦菡:“小菡,今天状态怎么样?能现场表演一下吗?”

    徐梦菡当然也不笨,自知这是她证明自己的绝佳时机,过了这个村儿,可就没那个店了。

    她对陶元久重重地点头,低声说:“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表现的。”

    于是陶元久抬起头,摆了个有架子的姿势,才对秦炜桀和白木子开口道:“可以,就让小菡演一段吧。”

    然后,徐梦菡便站起,还走了个正常的流程,先鞠躬,再简单自我介绍,一番简单的说明之后,便开始表演。

    她倒也不怯场,表演落落大方,台词念的字正腔圆,在他们那边的三个人眼中,她的表演是完美无缺、无可挑剔的。

    在白木子眼中,这样的表演,只能算是合格,并不算多优秀,能达到这个程度的演员,可以说是随便一抓一大把。

    但白木子还是象征性地点评了两句,之后,将她的等级划分从白色提升为蓝色,给了她个配角,不光有不少戏份,还有不少台词,还有名字。

    这一回,倒也算是打发了陶元久,几个人满意而归。

    关上了办公室的门,这里面可都是自家人,童夕晴的话匣子便收不住了。

    “我的天哪,徐梦菡可真是厉害,为了这事,居然两度搬出了她家的那位老佛爷,也不知道她家为这事给他上了多少税。”

    芈萱也说道:“为了自己的前途,她也真是拼命啊。不过,如果她真的没受过任何专业培训,能演成那样,也是挺厉害的。”

    “萱儿啊,这就是你太天真了,”白木子笑着摇了摇头,“刚刚她表演的那段,充斥着浓郁的临时培训班的气息,很明显她是为了这次专门参加了短期特训的好么?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芈萱撇撇嘴笑道:“嗯,那你可真是厉害,我没你那么厉害。”

    “对了,你俩刚刚你一句我一句的,配合的挺好啊,简直像提前写好了剧本似的!”童夕晴忽然说。

    白木子转过身,手拄在了秦炜桀的办公桌上,对他说:“哦,对了,你不提我都差点忘了,秦总,我这次可算是帮你解决了个危机,你要怎么感谢我啊?”

    “没人让你来,是你自己闯进来的。就算你不来,事情我也照样能解决。”秦炜桀这么说,并不是在硬撑,而是他的确有解决方案,只是,白木子的介入,让事情变得简单了许多。

    白木子一脸气愤的模样指着秦炜桀:“诶,我说你这种人萱儿,你说这种人配当你哥?你也好意思让萱儿叫你哥?”

    秦炜桀忽然将身体往前靠了靠,双手交叠于面前,饶有兴致地开口道:“萱儿,叫声哥来听听。”

    这一声“萱儿”,让屋子里其他四个人瞪起了八只眼!

    “诶我去,你竟然敢当着我和你老婆还有我老铁的面调戏我老婆?!小样儿,你胆子不小啊!”白木子顿时撸胳膊袖子,一副要干架的模样。

    “秦炜桀,你竟然敢当着你老婆我、小萱老公还有他好友的面调戏小萱?你小子,是你活腻了吧?”童夕晴也是差不多的模样。

    然后,几个人的目光,竟不约而同地落在了慕容轩的身上,意思好像是在说:慕容,你不来一段?

    慕容轩貌似无奈地叹了口气,开口道:“秦总,这么虐狗不太好吧?”

    童夕晴在他后背上来了一掌:“你怎么破坏队形呢?”

    芈萱站在几人身后,已经是忍俊不禁。

    秦炜桀从容悠然地靠在了椅背上,又找事开口道:“萱儿,叫我一声哥,我今晚请客去海底捞。”

    貌似不需要芈萱开口也不需要任何调查,秦炜桀就已经看透,芈萱和童夕晴一样具有吃货属性。

    此话一出,果然童夕晴立即“倒戈”,她瞬间跳到芈萱面前,星星眼状地说:“小萱,叫吧,事后我再单独跟这人算账,还是海底捞重要!”

    芈萱顿时笑翻。

    白木子忍不住吐槽道:“我说你也太没立场了吧?”

    “那可是海底捞啊!市中心的那家海底捞,每次去都要预约,还得排队,这人有p,不用排队,机会难得啊!”童夕晴解释道。

    说白了,还是美食更有诱惑力。

    于是白木子拍桌道:“萱儿,不许叫,这顿我请了!”

    秦炜桀故意挑衅道:“我有p,你有吗?”

    白木子理直气壮地说:“我没有,但我就请了,怎么着吧!”

    秦炜桀很无语地皱起了眉:“这有什么好骄傲的么?况且,摆明了优势在我这儿,你是智障突发了么?”

    白木子得意而阴森地笑着:“我没有海底捞的p,但是我有川王府的p,比起海底捞,萱儿更爱吃川王府。”

    也许慕容轩是终于开不下去了,忍不住开口道:“要么你俩都别争了,这顿我请了行不行?”

    俩人竟然同时转过头、异口同声地说了句:“你有p吗?”

    慕容轩顿时惊叹道:“我去,要不要这么一致搞歧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