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87章 他的补偿

    第187章他的补偿

    两个女孩当然不懂白木子究竟有什么意图,但就算不计较他刚刚有些惊人且奇葩的“请求”,光是看秦炜桀的表情,也已经足够让她们两个笑翻。(wwW.K6uk.coM)

    两个男人前脚刚走,童夕晴就故意问慕容轩道:“诶,慕容,小木难道是那种不喜欢一个人上厕所类型的男人?”

    慕容轩也故作严肃地说:“如果一个人上厕所,他就会觉得特别寂寞,容易没有感觉但是如果人太多,他还容易害羞,也容易没感觉。”

    童夕晴一边笑一边说:“那照你那么说,小木上厕所岂不是非常难?”

    虽然自家男人被调侃,可芈萱却也笑得欢,只因为都当做是自己人,并不觉得有什么。

    慕容轩依旧面无波澜地说:“倒也不是特别难,只是需要挑时候而已。”

    童夕晴忽然转向芈萱,故意放低了声音,但却依然是三个人都能听得见的音量,恶意满满地问道:

    “那小木在家的时候怎么办?每次上厕所也都要你陪着吗?”

    芈萱笑得整张脸都红扑扑的,但对于这种没法回答的问题,当然是要明智的选择笑而不语、不作回答。

    走进男厕,两个男人倒也都站在了小便池前,正常解手。这会儿的男厕只有那么两个人,来的刚好是时候。

    白木子先开口道:“小晴很有进步啊,竟然知道为你着想、替你考虑了。”

    秦炜桀的脸上虽然没什么表情,但声音中却透露着很明显的得意:“当然了,也不看看是谁的女人。”

    白木子撇撇嘴,问了句:“既然你女人那么好,你为什么非要我女人做你妹妹?”

    “原因我已经跟你说过了,你还不明白?萱儿就算千好万好,但都并不是我非要认她做妹妹的原因,只是觉得应该那么做、非得那么做不可而已。或者,你可以自恋地认为,我想让你当我妹夫。”

    白木子拉上了裤链,抬起手,就在他的手差点要落在秦炜桀的肩上的时候,秦炜桀“嗖”地一下往后跳了一大步,非常神经质地低吼道:

    “喂,你注意点卫生行不行?!”

    白木子瞅瞅自己的手,又看了眼秦炜桀,还是强忍住笑,对秦炜桀说:“秦总,或者,我可以勉为其难地叫你一声大哥,我建议你,最好先把裤链给拉上。”

    秦炜桀低头瞅了眼自己的下半身,然后赶紧拉上了裤链。

    洗手时,秦炜桀忽然说:“萱儿的确很好,不过对我而言,她更适合做妹妹。”

    白木子立即挑眉问道:“哦,为什么?”

    “她温柔、乖巧、体贴,但与我而言,少了些挑战性。”

    白木子笑笑:“也就是说,对你而言,小晴很有挑战性?”

    “可以这么说。”

    白木子一边甩手,一边意味不明地笑了笑:“如果你认为萱儿只有温柔、乖巧的一面,那你可真是太天真了。我还是那句话,后悔还来得及。”

    秦炜桀却还是在洗手:“我说了,我做过的事就不会后悔,无论萱儿还有多少张脸,她都是我妹妹。”

    白木子吐槽道:“我说秦总,你一个大男人,洗手要不要洗这么久?”

    秦炜桀终于直起了身子,撕下一张纸来擦手,一边借着身高优势,居高临下地对白木子说:

    “因为,我是个爱干净的男人。”

    “我也很爱干净,因此才觉得你这并不是爱干净,而是洁癖。”

    秦炜桀不以为意地说:“洁癖怎么了?碍着你了吗?”

    白木子摇摇头,打算离开洗手间,却被秦炜桀给拉了回去。

    “你还没上够?还要我再陪你上一次?”白木子回身问了句。

    秦炜桀也问道:“你特地把我拉到这儿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么点事?就是为了跟我表扬一下我家女人?”

    白木子抱肩道:“不是啊,我只是为了叫你来陪我解个手而已,同时为了避免在我解手的时候,你调戏我家萱儿。”

    秦炜桀无语至极的舒了口气。

    白木子转过身刚要走,却又被秦炜桀给拉住。

    “又是什么事啊?”

    秦炜桀忽然正色道:“白木子,我问你个很严肃的问题。”

    “问啊。”

    秦炜桀低声问道:“你和慕容轩,感情很好吗?好到什么程度?”

    “从小到大,我们三个人就情同手足,只不过,我和慕容的思想更接近,因此关系也更好些,我这么跟你说,你能明白否?忽然问我这个干什么?你是觉得慕容在这儿当电灯泡很碍事吗?”

    “如果是正常的情况,应该没人会愿意夹在两对情侣中间当电灯泡吧?”因此,秦炜桀下车后看见慕容轩的时候,颇感意外,他还以为慕容轩会因为太尴尬而不会来呢。

    白木子说道:“他的确是觉得今天他不该来,但我从来都不是有好东西自己享受的人,是我把他拉过来的。”

    秦炜桀看着白木子,过了一会儿,忽然问了句:“你真的看不出来么?”

    白木子却一脸纳闷地问道:“看不出来什么?”

    秦炜桀眯起眼,审视着白木子,过了好一会儿,他说了句:“没什么。”

    然后他便先离开了洗手间。

    白木子也很快离开,并没有在追问什么。

    一顿海底捞火锅,吃的五个人都颇为满意。这一次的锅底没那么辣,其余几个人可以再蘸料上多下点功夫,而秦炜桀也并没有被拉得抽搐,皆大欢喜,满意而归。

    慕容轩是坐着白木子的车来的,自然也要跟白木子和芈萱一道回去,反正也刚好顺路,并不麻烦。

    这边,童夕晴自然而然地上了自家男人的车。他刚坐上车,她便故意开口道:“喂喂,我吃醋了。”

    秦炜桀看着她,说了句:“哦,我回去会好好补偿你的,还是说,你现在就要?”

    童夕晴故意皱眉道:“每次说补偿,到头来补偿的都是你自己。”

    “可你也没说不好啊,而且,每次你也都很享受,不是么?还一个劲地叫我不要停、不要停的。”

    秦炜桀说这些的时候,可从来不会害羞,但童夕晴也会立即羞得几乎无地自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