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03章 两个人的洗手间

    第203章两个人的洗手间

    这是童夕晴第好几次被男人壁咚在洗手间里,然而,这却是将她壁咚在洗手间里的第二个男人。(看啦又看♀小说)

    这一次,并不是秦炜桀,而是娄见骁。

    童夕晴不禁惊慌失措,瞬间警觉性、紧张感都提升到了最高点。

    “你你要干什么?”

    娄见骁的脸上却扯出一抹带着几分狡黠和阴森的冷笑:“只是有几句话要对你说而已。”

    他的神情让她觉得非常不悦、不快,恨不得立即将这个男人推开,赶紧走人。但无论是看在秦炜桀的面子上,还是为公司发展着想,她都必须要暂时忍耐。

    姑且听听这男人究竟要跟她说些什么。

    然而,他还没开始进入正题,他的话就已经足够让她不悦、气愤极点:

    “你不用那么紧张,我对你这种毫无特别之处的女人不会有任何兴趣,就凭你的这点姿色,不足以让我对你产生一丁点的想法,甚至连多看你一眼的想法都没有。”

    童夕晴心中的怒气值已经积满,她不禁抱起肩、皱起眉,心中也不禁怀疑,这个男人把他推进洗手间里的目的究竟是什么?难道就是为了羞辱她、让她难堪?

    童夕晴终于也开口说道:“既然不想看,那么请问现在你的眼睛看什么呢?我可没逼你看我,也没把你的视线钉在我身上。”

    要是再不说两句话怼一怼这个男人,童夕晴可就根本没法继续在这个地方待下去了,她既不是受虐狂,也没有受虐倾向,凭什么非得在这儿听他一个劲地说各种难听的话?

    娄见骁又是一记冷笑:“哼,你以为我愿意看你么?我只是为了”

    童夕晴直接将他打断:“要是你仅仅是为了跟我说几句话那就麻烦你快点说,你也没必要那么难为自己,而我也同样,互相为难没什么意思。”

    娄见骁眯起眼,脸上的不悦之色很明显,但他貌似还是压下了火气,舒了口气,对童夕晴重新开口道:

    “我只是想告诉你,劝你早点认清自己的处境。首先,秦炜桀会不会真的改变三观看上你,我不敢肯定,但是按照他以前的审美,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看上你这样的女人的。”

    这会儿,童夕晴并没有打断,目的只是为了让娄见骁快点说完他的“那几句话”。虽然明知道那些话不可能中听,但童夕晴认为,也许并不全无意义,说不定,真的值得她仔细考虑一番。

    “其次,我不知道你用什么方法和秦炜桀建立了夫妻关系,但是你们这段关系,是不可能得到他家里承认的,连我都无法承认,何况他的家人?

    “最后,我想好心提醒一句,你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替代他心中的那个人。这些话,也姑且算是我对你这个一无所有的贫民女孩的忠告,一旦你失去了他,你将一无所有,而他不会有什么损失。”

    童夕晴终于强忍着听完了娄见骁的话,要说她的心中毫无波动,除非她的心是死的,只要她的心脏还会跳动、大脑还能运作,都不可能不受到这些话打击。

    但她却并没有直接走人,也比并没有发飙,而是开口对娄见骁说:

    “娄大少爷,我好歹也算是好好听完了你的这番忠告,那么我能不能再稍微占用一点你的时间,容我问你几个问题呢?”

    娄见骁并没有说话,只是面无表情地盯着童夕晴。

    “你不说话,那我就当你默许了。我的第一个问题是:秦炜桀以前的审美究竟是什么样的,你能跟我说说吗?好让我自己找找差距。第二个问题是:他心里的那个人究竟是谁?现在在哪儿?能稍微跟我说说么?”

    娄见骁忽然勾起嘴角笑笑,然后突然贴近,他的脸几乎要跟童夕晴的脸贴在一起,童夕晴也被他这举动给吓得差点失声尖叫。

    “你这几个问题的确能表明你还有几分自知之明,但是这几个问题,都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的,我也没那个兴致和耐性跟你浪费那么多言语。你只要知道,你永远都替代不了她、也没有一点比得上她就行了!”

    童夕晴的反应却出乎意料的平静,她淡淡开口问了句:“是那个叫小美的女人吗?”

    娄见骁眯着眼盯着童夕晴,最后却只说了句:“看你这幅一无所知的模样,我想我也不用再浪费言语。”

    然后,他便直接转身离开了洗手间。

    童夕晴望着被娄见骁给甩上的门,不禁舒了口气。看样子,想跟这个男人和平相处,似乎并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

    可他毕竟是公司花费重金请来的大明星,是这次电视剧的男主角,还是秦炜桀的好朋友,在没搞清楚情况之前,她只能暂时选择忍耐。

    或许,等到她手中掌握的信息更多一些的时候,她能够找到应对或者对付这个男人的办法。

    “小不忍则乱大谋,我要忍!童夕晴,忍住!!”童夕晴对自己说着,又做了好几个深呼吸之后,才终于走出洗手间。

    这顿比较公式化的饭局,除了“白慕风”这边的六个人、娄见骁、陆诗音,还有导演组、投资方的几个人,总共有十几个人,偌大包厢中的大圆桌座无虚席。

    这张圆桌差不多是酒店中型号最大、作为最多、最为宽敞的桌子,平常很少有人用,因为实在是很大,一句话说的声音小一点,其他人都没法听到。这样的饭局,童夕晴一点都不喜欢。

    而刚刚的娄见骁也正是看准了饭局人多,秦炜桀的视线不可能照顾的那么周全,很容易忽略童夕晴,才会那么做。

    秦炜桀当然要坐在主人位上,童夕晴坐在了他对面,中间隔着那张大圆桌,感觉距离很远。

    好在她只是个小小的陪客,这顿饭局的主角,毫无疑问是娄见骁和陆诗音,所有人基本都在围着他们转,两个人也一直都是话题的中心,敬酒几乎也没听过。

    看着那两个人疲于应酬的模样,童夕晴不禁叹了口气,当明星也真不容易。

    然而,她却在无意之间,注意到秦炜桀冰冷而异样的视线。

    她不禁心中一惊,他是怎么了?为什么要用这种目光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