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08章 又见变身后的某铬荏

    第208章又见变身后的某铬荏

    自己做东,童夕晴格外积极,提前很多到达预定的饭店,是一家粤菜餐厅。(www.k6uk.com)

    童夕晴比较喜欢辣口,最长吃的就是川湘菜,粤菜基本没怎么吃过,这家饭店,也是看上的评价选的,至于点菜,她更无措,只能等一会儿某铬荏来点。

    说起来,他口味清淡,正好跟秦炜桀一样,两个人又是室友,口味还相近,说不定会有很多共同语言。

    这么想着,童夕晴更是满心的期待。就等着一会儿从某铬荏的口中询问出各种情报来,完全把某铬荏给当成了情报站。

    没想到某铬荏也来的很早,童夕晴屁股都还没坐热,竟然就看见了某铬荏的身影。

    今天的他,又是没戴眼镜,由平常那个的不拘小节、不顾形象的“死宅大叔”,变身为清秀俊逸、风度翩翩的英俊小生。

    这一次,童夕晴特地仔细观察了一番,果然,他的变化不仅仅只有脸上的那一副眼镜,还有衣着打扮的诸多细节,其实也做了一些改变。

    童夕晴不禁怀疑,这个人应该就是故意给同事们留下那样的印象吧,身为一流画师,他要是没品味,怎么可能会画出那些无可挑剔、让人竟然的优秀画作?

    况且他可不仅仅是个画师,还进行过很多动画形象设计,论品味,肯定和他的绘画技巧不相上下!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什么样的衣服适合自己、什么样的衣服能穿出什么效果来?

    虽然是刚刚才想到这一点,但却并不算完,童夕晴也渐渐觉得她心中的那个猜想很有可能是真的!

    童夕晴当然对自己的审美毫不怀疑,这会儿,餐厅的里的女性们,无论是顾客还是服务员,也都不禁将视线锁定在这个正走向童夕晴桌子的男人身上。

    如此惊人的回头率,足以说明一定问题。

    他抬起手,对童夕晴笑着打了个招呼:“嗨,我以为我今天提前的时间已经足够充分,没想到,你居然比我还勤快。”

    童夕晴也对他笑道:“学长,快坐吧。我可是请客的东家,怎么能比你这个客人来的晚呢?”

    某铬荏笑着说道:“我还想着,要是你看到我比你来得早,肯定是一脸的郁闷,我好取笑你一番呢,唉,可惜了,我的奸计没能得逞。”

    意料之外的话语,倒也让童夕晴心中轻松愉悦了不少:“真没想到,学长你竟然也有这么幽默风趣的一面呐,可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某铬荏也故意一脸得意地说:“哼哼,我这儿你不了解的部分还多着呢。”

    童夕晴也很给面子地说道:“那么如果我想彻底了解学长的话,看来还得好好努力一番呐。”

    某铬荏自己终于忍不住笑着结束了这个话题:“好了好了,还扯起来没完了,你不饿我可饿了。”

    “谁说我不饿的,我早上都没吃呢!”童夕晴相当诚实。

    某铬荏顿时笑道:“不是吧你,明明是你请客,结果你自己却带这个饿口袋来?”

    童夕晴故意说:“那当然了!为了请你这一顿,我可打算拿出一个月的工资来呢!”

    某铬荏顿时无语扶额:“你当我是食神还是大胃王?我能吃了你一个月的工资??我”

    就连站在一边等着点菜的女服务员都忍不住直接笑了出来。

    童夕晴却说:“我只是打算而已,因为我现在还是实习生啊,工资很低的,可能都没有你工资的一半多。”

    某铬荏不知道究竟是无奈还是无语,他知道这女孩的确是没什么别的意思,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但他还是说道:

    “这一顿还是我来请吧。”

    童夕晴立即正色道:“我可不是那个意思!这顿说好了我请,就是我请!”

    她把厚重的大菜谱塞给了某铬荏,并催促道:“喏,快点菜。我不常吃粤菜,都不知道该点些什么。”

    某铬荏翻开菜谱。脸上却露出了很纠结的神色。

    这时,童夕晴又故意低声开口对他说:“我跟你说啊,你可别跟我客气,我可有很多话要问你呢。”

    某铬荏抬起头,正撞见童夕晴故意摆出的一脸奸笑。他不仅笑着摇头,然后终于开始点菜。

    “也不知道你究竟喜欢吃什么,我就按照我的胃口来点了,正好还都是这家餐厅的招牌菜,说不定你吃了就会爱上粤菜。”

    虽说两个人的聊的并不是什么怕人听的内容,但童夕晴还是特地选择了个比较僻静、少人经过的角落,就是为了两个人聊得更随意。

    服务员一走,童夕晴的话匣子便一发不可收:“学长,你口味清淡,我表哥口也喜食清淡,上学的时候,你们俩是不是经常一起吃饭啊?”

    “你别说,还真是这么回事。那会儿,我们寝室一共四个人,大家的口味都有差异,虽然吃饭基本都是在一块儿,但基本只有我俩能吃到一起,我还经常帮他买饭呢。”

    童夕晴顿时是一脸的惊喜:“是吗?还有这么回事?对了,我那个洁癖表哥,竟然还愿意吃别人给他带的饭?”

    别说,童夕晴叫秦炜桀“表哥”叫的还挺顺口。要是再多叫几次,可能她自己都快信了。

    “说起来,关于他洁癖的这事,我还真能想起不少事。”

    一听这话,童夕晴赶紧催促道:“是吗?快跟我说说!”

    今天的某铬荏倒也大方,童夕晴问什么,他就说什么。

    “因为有洁癖,他无法忍受别人睡过的床,所以,他来的时候,很夸张地把他那张床上包括床垫在内的一切东西都给换成了新的。我们全寝室的人都因此而感慨:有钱人就是不一样!”

    想象着那个场景,童夕晴已经笑翻。不过她还真有点想不通,既然有洁癖,家里又有钱,为什么他还非要住校呢?

    而秦炜桀本人,这会儿正掐着娄见骁的下巴,完全没有要罢休的意思。

    即便如何激动、愤怒,秦炜桀也不可能失去理智,没直接一拳打在娄见骁的脸,就是最好的证明,他可是他花钱请来的人,还要靠他来为公司赚钱呢,他的这张脸,怎么能受伤呢?

    偏偏娄见骁不怕死似得忽然问了句:

    “你真的已经彻底忘记了小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