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09章 他曾经的女人

    第209章他曾经的女人

    眼看着秦炜桀眼中怒意飙升,娄见骁却出乎意料地冷静,他还在秦炜桀的拳头再次打在他肚子之前开口道:

    “如果你真的已经彻底把小美给忘了,对这人一点感情都没有,那么为什么每次提起她的时候,你都还是那么激动?”

    秦炜桀的手的确是没落在娄见骁的肚子上,而是落在了他的衣领上。(wwW.K6uk.coM)他两只手揪住娄见骁的衣领,将因为腹痛而弯曲着身体的娄见骁提到面前,声音像是从喉间压迫而出:

    “如果换做是你呢?前一天还说着要跟你结婚、谋划着将来,之后一天却突然对你说我已经彻底厌倦了你并直接将你抛弃,头也不回,那么请问你会是什么心情?”

    娄见骁皱着眉叹息道:“我不知道那天你和小美究竟”

    “既然不知道就别乱插手也别乱插嘴!”秦炜桀直接将娄见骁摔在了地上。

    不过会议室的地面上铺着地毯,就算他摔在地上,也不会觉得很疼。

    “那你为什么不能跟我说呢?”娄见骁忽然问道,却带着央求的语气。

    “小美之间突然就一走了之,还直接抛弃了一切的联系方式,我没法去问他,我只能问你,但你却一直什么都不肯说。你们两个是我最好的朋友,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你只需要知道,你口中的那个小美,是个没心没肺、无情无义、忘恩负义的女人就行了。”秦炜桀却并不像平常那么冷静,明显载着许多负面情绪,如愤怒、怨恨。

    娄见骁却摇头道:“不会的,我认识的那个小美不是这样的人”

    秦炜桀却又一次打断了他并低吼道:“那是因为你意识里的那个小美根本从来就没存在过!一直以来你都没有见过她的真面目而已!”

    “可无论是叔叔还是阿姨,一直以来都非常喜欢小美,对你们两个将会一直在一起并结为连理的事深信不疑,阿姨甚至到现在还相信小美一定会回到你身边”

    娄见骁口中的叔叔阿姨,指的当然就是秦炜桀已逝的父亲和远在美国的母亲,这两个人,都已经和秦炜桀分开多年。

    “娄见骁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这一次,秦炜桀的怒吼声震颤了整个会议室,“别再跟我提这个人,否则,你就给我滚,我再也不认识你!”

    娄见骁垂下眼,深深地叹了口气。

    事已至此,秦炜桀也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要是他还是不顾他感受的提起那个人,那么可就真是自寻死路、不想再跟他做朋友了。

    “秦炜桀。”娄见骁还是叫住了正要离开的秦炜桀。

    秦炜桀转过身,娄见骁才从地上爬起来。

    他拍去身上的尘埃,皱着眉道:“我原本就是有事要找你的。”

    “什么事?”秦炜桀的眉宇之间不可避免地带着些不耐烦。

    “潇潇想跟你谈谈,他这次回国,是打算做生意的。”

    这话却让秦炜桀饶有兴致地挑起了眉:“哟,娄二少竟然打算继承父业了?”

    娄见骁却皱起眉毛说了句:“继承个毛啊,他就是没事闲的,不折腾点事出来就浑身难受!”

    秦炜桀却跟个看戏似的说道:“你这么说人家,好像你这个当哥哥的做了什么正经事似的。”

    “我没做正事吗?我的确是没继承父业,但是我至少一直都在做我该做的事,并且我也做得很好,难道你敢说不是么?”娄见骁抱起肩仰起头。

    “是是是,那么潇潇找我究竟是什么事?他打算做什么买卖?”秦炜桀也抱起了肩,问道。

    “一会儿你见了他,他自然会跟你说的。不过我之所以让他跟你见面,是为了让你告诉他,他根本就不是那块料,让他趁早打消那些无聊想法!”

    秦炜桀皱着眉吐槽了句:“哪有你这么当哥哥的?”

    “行了行了,只要你这么跟他说就行了,正好也能为你自己节省不少时间,我下午还有记者招待会,先走了。”

    说完,娄见骁反而先于秦炜桀离开会议室。

    但听到娄柯潇要做生意的消息,秦炜桀倒是颇感意外。他可是个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过固定的女朋友,无论到哪儿,都是整天沉溺于吃喝玩乐、花天酒地、灯红酒绿。

    真没想到,过了多年这种**生活的娄家二少爷,竟然要开始经商了?这是打算浪子回头了么?

    虽说娄见骁的话说的挺狠,感觉非常不看好他家弟弟,但其实他们这对兄弟的关系,要比秦家兄弟的关系亲密的多,至少人家看起来就像是亲兄弟,而秦炜桀和秦炜浩

    每次看到这对兄弟,在想想自家的状况,秦炜桀就忍不住皱眉叹息。

    饭桌上的童夕晴和某铬荏正聊得欢。

    “其实他的洁癖倒也不是那么严重,在我看来,他只是比一般的男生爱干净而已,也不至于洁癖到没法相处。”

    对此,童夕晴也非常赞同。如果真的有很重的洁癖,恐怕就会影响正常生活,秦炜桀并没有达到那种程度,是好事。

    “既然你跟他相处的不错,说明你应该也很爱干净吧?”

    童夕晴也不光是想得到一些秦炜桀的情报,也想趁着这个机会多了解一下某铬荏。

    某铬荏故意笑笑,并没回答,反而问道:“你说呢?”

    不能说这人有洁癖,但却也非常爱干净,比许多男人更注意卫生。刚刚开始用餐前,他还特地去了趟洗手间。回来之后,餐巾纸也是始终不离手。

    童夕晴故意托腮笑道:“爱干净是好事,爱干净的男人都是好男人。”

    某铬荏敲了下童夕晴的头:“少恭维我,我可不吃这一套。”

    嘴上这么说,可他脸上的神色却明显非常愉悦。

    童夕晴心中偷笑,这人,真是不够坦诚。恭维也是一种很重要的社交手段,适度的恭维,会在社交上发挥很重要的作用。

    当然了,谁不爱听好话?

    聊了一会儿,童夕晴觉得,应该切入正题了,于是便开口问道:

    “学长,我表哥他高中的时候交过女朋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