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15章 为她挺身而出

    第215章为她挺身而出

    这位“情儿姐姐”的惊人发言,不禁让除芈萱之外的几个人都陷入吃惊疑惑之中。(看啦又看小说)

    芈萱和赵晚情之前的恩怨,在场的人中,其实只有她们两个人知道实情。实情发生在芈萱和白木子在一起之前,说起来,还真是很长时间以前的“旧账”。

    虽然白木子是毫不犹豫地挡在了芈萱身前,可他对此其实也毫不知情,关于这个女人的事,芈萱根本没怎么跟白木子提过。

    剩下的童夕晴和某铬荏当然更是完全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白木子盯着赵晚情,不知怎的,忽然觉得这个女人稍微有点眼熟,但又想不起来究竟在哪儿见过。

    这会儿的芈萱,只觉得很气,但又没办法,这种情况之下,可真是有口难辩,而且,毕竟对对方人多势众,很可能不小心说错一句话,就会引起纠纷。

    要是两边的人真的发生了冲突,那么无论是从哪个角度来说,不合适的都是己方。毕竟这边有两个名人在,而且这两个人,都不能轻易抛头露面。

    不过,芈萱自己也觉得有些奇怪,她和赵晚情之间,的确是有些“旧账”,但“新仇”是什么?

    眼看着对方步步紧逼,似乎还要打算对芈萱出手,童夕晴怎么可能会眼睁睁地看着她最好的朋友受欺负?她也立即挡在芈萱身前,开口道:

    “这位姐姐,你究竟是什么意思,能说清楚点吗?什么新仇旧账,你又打算怎么算?我这个人好奇心重,还爱多管闲事,遇见了事情就要刨根问题,不然绝不善罢甘休,你能说清楚点不?”

    赵晚情瞥了童夕晴一眼,却并不带着好脸色,还相当轻蔑地翻了个白眼:

    “既然不知情、跟这事也没有关系,我就建议你有多远躲多远,有关这个女人的这趟浑水,可不好淌,搞不好啊,你还得惹的一身骚。”

    童夕晴没有半天退却的意思,反而还冷笑着说道:

    “这位姐姐你不知道,我这人还真就爱多管闲事,也不怕惹着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今天我就问一句,我朋友究竟怎么惹了你了、跟你之间有什么恩怨?”

    芈萱忍不住拉住了童夕晴的手臂,童夕晴回过头,看见的是一脸纠结犹豫、眉头紧蹙、目光凝重的芈萱。童夕晴却给了她一个温暖、眼光的笑容,握住了她的手。

    童夕晴之所以敢在这种情况之下站出来,一是出于对芈萱的义气,二则是出于对芈萱的信任。

    她很清楚芈萱是什么样的人,那么温柔细腻、和蔼可亲、举止得体的芈萱,无缘无故,不肯能会惹是生非,更不可能轻易跟人结怨。

    要是这个人跟芈萱结了怨,那么肯定说明这人本身有什么问题,而且事情必有隐情和缘由。

    因此,童夕晴不可能眼看着芈萱吃哑巴亏、被人欺负,就算是芈萱有不对的地方、就算是她没理,她也得替她弄清事情原委。

    白木子并没有急着开口,而是陷入了沉思,他在脑海中努力搜寻着这个“情儿姐姐”的身影。这种时候,并不方便询问芈萱,芈萱也不便轻易开口,白木子想着靠自己的记忆来了解事情原委。

    赵晚情抱着肩,一脸讽刺地笑道:“哎呦,芈萱你可真行啊,不光有男人护着你,竟然还有女人护着你,你真厉害!不过无论如何,我今天都要为我自己讨个公道,你曾经施加给我的,我要加倍奉还!”

    这一次,还没等童夕晴出声,某铬荏竟先开口道:

    “等等,既然你说要为自己讨个公道,那么不如先说说,这个女孩究竟对你做了什么事,让你觉得不公道。碰巧我今天才刚认识这个女孩,也是第一次见你,让我来主持公道,再合适不过。”

    虽然不知某铬荏心中究竟有什么计划,但童夕晴看了他的眼色后,顿时安心。

    赵晚情却高傲地仰起头,居高临下地说道:“我说了,本小姐的公道会由我自己亲手讨回,用不着外人插手,你这个路人甲还是赶紧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童夕晴却立即说道:“讨回公道?我看你这分明就是要仗势欺人吧?”

    赵晚情的脸上果然显露几分不悦,对童夕晴呵道:“喂,你别乱说话!这事跟你没有关系,我劝你赶紧滚出去,不然,要是一会儿误伤了你,可不怪我啊。”

    童夕晴不禁在心中冷笑,果然,某些人就该死于话多,不说话还好,说的话越多,破绽就越多。就算是不擅长找人破绽的她,也能找出满地的破绽来,正好充分发挥一下她伶牙俐齿的功夫:

    “首先,我并没有乱说话,你口口声声说要亲手为自己讨回公道,那你带这么多爷们儿来算什么啊?有本事你就让他们先撤退,那么我们也会立即走人,你和小萱的事,大可以单独解决

    “其次,你能说说你口中的误伤究竟是什么意思么?你难道要打人?我跟你说,我们这可是和谐社会、法治社会,你光天化日之下带着一群爷们儿欺负一个女孩,行不行我叫警察叔叔来,请你到皇家宾馆里喝杯茶?”

    童夕晴的话说的很明白,赵晚情当然也不可能听不懂,所以,她才会顿时激动无比地抬起手指着童夕晴,原本粉嫩的脸蛋涨得通红,胸口也在剧烈起伏着。

    “你”

    “怎么,你还想打我啊?哎呦,我好怕怕啊,你敢,就来打吧,我还怕你吗?”童夕晴故意插着腰说。

    赵晚情倒也不至于因为童夕晴的继续带着挑衅意味的话语而失去理智,她也努力让自己冷静了下来,又扬起了她高傲的头:

    “打人?哼,开玩笑,可别误会了,我可从来没说要打人,从一开始我就说了,我只是要为自己讨回公道而已。”

    已经进入“状态”的童夕晴,可是做好了赵晚情说一句、她顶一句的准备,但这会儿,思索了半天的白木子,也终于从自己的脑子里找到了些蛛丝马迹,忽然开口问道:

    “你是叫赵晚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