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18章 咆哮电话

    第218章咆哮电话

    白木子此话一出,两个女孩的脸色也立即变得复杂起来,虽然带着一脸的感激,但但感激之中却满溢尴尬和遗憾。(www.k6uk.com)

    娄柯潇却大方地笑着说道:

    “我就喜欢真诚直爽的人。我得承认,最开始吸引我注意力的,的确是两位美女,我出面当然也有为了在两位美女面前耍帅的成分,但也有路见不平的成分啊。在我面前欺负美女,那不是作死么?”

    听他这么一说,白木子终于笑着对他伸出了手:“不管怎么说,都得感谢你帮我们解围,刚才对方人多势众,要不是你出面,我们一时半会儿还真难以脱身。”

    芈萱也叹了口气,对娄柯潇说:“是啊,谢谢你。”

    童夕晴倒是笑得大方地开口道:“看你人不错的样子,你叫什么?交个朋友吧。”

    娄柯潇也挂着爽朗的笑容,对童夕晴伸出了手:“我姓娄,从母中女,空之意也的那个娄名叫娄柯潇,柯是母亲的姓氏的那个柯,潇是暮雨潇潇的那个潇。”

    这样的自我介绍方式,当然是娄柯潇提前想好了的,他向来是对不同的人就用不同的自我介绍方式。

    今天所选的这种自我介绍方式,不仅更容易让人记住他的名字,还能显得他一肚子墨水,满身风雅气韵。

    童夕晴笑道:“哎呦,你这位富二代的名字,倒还挺文雅的。”

    芈萱也感慨道:“的确是个好听又文雅的名字,不过娄这个姓氏,的确很特别。”

    这当然只是恭维之词而已,某铬荏在场,还有谁敢说自己姓氏罕见、特别?不过某铬荏并没有开口,只是一直用目光仔细打量、观察着这个行事非常高调还带着点自嘲精神的富二代。

    某铬荏当然并不认识娄柯潇,但至少在电视上见过娄见骁,他并不知道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只是因为做画师做得久了,对人的五官非常敏感而已,因此觉得他的五官有些熟悉。

    当童夕晴听到“娄”这个姓氏的时候,稍稍觉得一个激灵,“娄”这个姓氏,并不是那么常见吧,怎么会这么巧?

    然而童夕晴也仅仅就是觉得巧而已,并不认为这个人会跟她认识的那个姓娄的有任何关系。的确,兄弟俩的名字,并不像兄弟,要是不说,一般人还真想不到。

    但是她并没有想到,真实的情况,要比她想的还巧。

    娄柯潇提议道:“既然大家有缘相逢,不如找个地方坐坐,一起用个晚餐,互相认识认识吧。”

    白木子道:“嗯,于情于理,我今天也都应该请客,走吧,去哪儿,你说。某大哥,你也一起吧。”

    某铬荏却立即摆手道:“我就不了,天色有点晚了,我先回去了,祝你们玩的愉快。”

    这会儿,娄柯潇瞪圆了双眼拉住了白木子道:“等会儿,你刚刚叫他什么?”

    “某大哥啊。”白木子笑道,“怎么样,没见过这么高端、特别的姓氏吧?人家这个姓氏,够厉害吧?”

    娄柯潇的表情顿时变得非常夸张:“我去,你居然姓某?我原本以为我的姓氏都已经够罕见的,但在你这个姓氏面前,我这个姓真弱爆了。”

    几人顿时爆笑,这个富二代,还真是有意思。

    说笑了一会儿之后,娄柯潇的小萱手机忽然响起。接了电话后,娄柯潇对几个人说道:

    “不好意思,我突然受到我家里老大的传唤,我得先走了。留个联系方式,改天再聚吧。”

    相互交换了联系方式之后,先送走了娄柯潇,又送走了某铬荏,剩下的三个人,决定直接回家。

    一边走,童夕晴一边感慨道:“真没想到,居然会遇上这种事。”

    芈萱叹了口气,一脸歉意地说:“对不起,都怪我。”

    童夕晴立即拉起了芈萱的手,对她笑道:

    “你干嘛这么说啊,又没怪你,发生这种事,谁都没办法啊。而且,一看那女人的模样,就知道她肯定非常蛮横、不讲理,惹上这种人,也是无奈啊。对了,小萱,你怎么惹她了?”

    芈萱又是叹息,低声说:

    “她跟小木说的一样,当初我那个渣男前男友,是因为赵晚情才劈腿的,之后,我就跟他分手了。我原本以为主动退出就能一了百了,但是,赵晚情特别爱在人前秀恩爱,特别是在我面前。”

    童夕晴皱眉道:“我去,这人也太恶心了吧!抢人家男朋友也就算了,竟然还要秀恩爱,哼,秀恩爱死得快不知道么?”

    芈萱疲惫地笑了笑:“是啊,我倒不是多重视我前任那个渣男,只是看着他们俩觉得烦、觉得恶心罢了。所以,有一次喝醉了酒,忍无可忍地把她给骂了。”

    童夕晴还真有点难想象芈萱骂人的样子,虽然上学时,她被惹急了的时候,也会一脸愠怒地指责男生们,但对别人破口大骂的芈萱,她还真没见过。

    她不禁感慨道:“天哪,居然能惹的你骂人,那人究竟是得恶心成什么样?我不在场真是太遗憾了,要不然,我还能帮你一起骂她,绝对骂她个狗血淋头,她妈都不认识他!哦,对了,还有那个渣男!”

    芈萱笑道:“反正事情也已经过去了,就算了吧。”

    想到那个时候的自己,芈萱不禁感慨万千。那段时间,是她生命中最难熬的一段时间,几乎已经生无可恋,每天都浑浑噩噩,差不多也是破罐子破摔了,才会做出那种事。

    好在,她生命中的阳光,又重新出现了,而更出乎意料的是,曾经的挚友也回到了身边。

    白木子握住了芈萱的手,不需要多余的言语,他的心意也能透过掌心传达给她。

    童夕晴将这一切看在眼里,虽然没有言语,可心中却不仅升腾起羡慕的情绪。她和秦炜桀,什么时候能有这样的默契?

    只要“小美”那个名字还横在两人中间,他们就永远不可能做到心意相通、毫无芥蒂。

    这么想着,她的手机铃声突然想起,打断了她的思绪。

    按下通话键,电话里却传来一阵咆哮:“童夕晴,你滚去哪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