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82章 陆爷没心情

    蒋爵拉开身上褴褛不堪的衣服,将满是黑泥的手伸进去肆无忌惮的抓挠,挠了很久他才问了一句:“你真的会救我?你想让我做什么?”

    呵他居然是个聪明人,如此倒也省了些麻烦。(看啦又看小说)

    苏以诺便很直接的说了:“撤销对顾非的起诉,向法院证明你当时是借酒劲儿逞凶。而顾非只是见义勇为,非故意伤人。”

    蒋爵狭长的眼里含着半抹笑意,似嘲非嘲的看着她:“为什么啊?貌似不过多久顾非就要刑满释放了啊,你如果不管他,那么我就可以在这里关一辈子了,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为什么?因为顾非是无辜的,当初她无法帮他,但现在不同了,别说顾非还要在里面待一阵,哪怕他已经被释放出来了,她还是要把他该有的尊严要回来。

    “这个你别管,总之,你还顾非清白,我便救你逃离这个人间地狱。”苏以诺眼瞄着他,笃定他一定会同意,除非他真的爱上了这里的某个疯婆娘。

    诚然,现在的苏以诺有一种大气和阴狠,但蒋爵也不是个没有脑子的货,所以他虽然心动得要死,也还是面色平静的问:“为了顾非,呵呵,你不怕陆云寒发火么?我凭什么信你?如果你诓了我,我岂不是白白救了那个捅我的人?”

    苏以诺睨着他黑瘦得不成样子的脸,语气鄙夷的说:“陆云寒生不生气是他的事,只要你能逃离开这里,对你而言想必处处都是天堂了吧?

    至于我会不会过河拆桥呵呵。

    我会让医生给你做检查,证明你是个正常人,如此,你的话才会有用。

    反正你就是个假疯子,装了这么久也该够了吧?

    那么,你然你是个正常人,那么谁还有资格把你关在这种疯人院里呢?”

    只要他作证,那么蒋家人就可以顺藤摸瓜的找到他。

    苏以诺说的话有理有据,所以蒋爵脸上立刻露出了一种重生的喜悦,他看着苏以诺问:“你,说的对!我愿意和你交易!那我应该做点什么呢?”

    苏以诺看着他脸上隐藏不住的喜悦,顿时面露不悦,冷声说:“你首先需要签署几份文件。其中就包括撤诉申请,也包括一份保证。

    你要保证出去了之后不准报复顾非和盛放里的所有人。当然,你的话也就代表了蒋氏整个家族!”

    “这个没有问题,只要能出去我绝不为难他们。我们蒋家说话一向算话,只要你拿着我签署的东西在黑场上一公布,我就毕生都再不动那个龟顾非了。”

    蒋爵拍着胸口担保,他对恢复自由有多么渴望,此刻就多么期待签署这份约定。

    “好,那你签字吧。”苏以诺把笔扔给他,继续说:“之后会有法院的人带你离开,之后的事你就按约定的来。

    到时候,顾非自由你便自由但是,如果你耍心机”苏以诺眼里噙着笑,意思不言而喻。

    “不会,我从不出尔反尔。”蒋爵在那些合约上签字后交给苏以诺,苏以诺也不嫌他脏,直接接了过来。

    而手里的电棍一直紧紧的握着,丝毫没松懈。她在心里对蒋爵还是畏惧的,所以她的神经一直绷在戒备当中。

    “那个”见她要走,蒋爵忽然出声,十分无理的问了一句:“陆云寒待你很好吧?看把你滋润的啊啊!”

    苏以诺手里的电棍狠狠的怼着他的胸口,他被电的一直发抖,直到他被电晕倒在了地上,苏以诺才从恼怒中回神,收回了电棍。

    “村长!”苏以诺还是第一次电人,所以现在是真的懵了。

    村长听到她的呼唤后立刻踢门而入,见到她没事之后才去看躺在地上的蒋爵。

    村子弯下腰去拖蒋爵,捏了几下他的人中,嘴里滴了嘟噜说了一串咒语似的话。

    然后又意识到苏以诺听不明白自己的土语,于是又用普通话解释:“他没事,拉出去空空就好了,别害怕。”

    “哦,那就好了,那个,村长,麻烦你照顾他几天,给他换个衣服啥的。”苏以诺把钱塞给村长如是说。

    村长看着手里的大红票子推辞道:“太多钱了,不需要的,过几天有人把他接走,那最好了。”

    苏以诺看着地上翻着白眼的蒋爵心里有点愧疚,但是也没做停留,推开了门走了出去。

    外面那些精神病人还在唱歌跳舞,而且还有几个在朝着小屋子方向烧香跪拜。

    嘴里说的全都是她听不懂的东西,不过看起来他们还真的挺开心的。

    或许,在那些人眼里,正常人才是病人吧?

    像他们这样,当傻子却每天开开心心。

    而自己呢?生活得烦烦恼恼的

    所以,谁聪明谁傻,还真的是有点争议呢。

    苏以诺将材料交给了委托律师之后就在小村落里住了下来,除了等待后续工作之外,她也在那片山清水秀的世外桃源里度过了很平静的几天。

    她和那里的小朋友玩,帮他们采野菜,编草帽子乐得自在。

    可是她都不知道,在这个小世界以外的人都找她找疯了。

    自她失踪之后向阳每天都被陆云寒“吊打”。可是那天他是真的喝多了,醒来之后啥都不记得了,更别说他在喝醉后说过什么了。

    所以他根本没有人知道苏以诺去了哪里本来监控上是锁定了几个地方的,可是范围太大了。

    苏以诺走的地方还都是没有监控覆盖的小地方,出入都是坐巴士或是出租,住的地方也都是不用身份证登记的小旅店。

    所以她就像脱了的鱼一样,任谁都无法快速找到。

    同样要疯了的还有剧组电视剧开拍了,可是女主角还没到,只能捡着别人的戏先来。

    要不是陆云寒跟导演打了招呼,恐怕马导演早就换演员了。

    再者,就是凌家,凌也昊跑了,他最后一个见的人是苏以诺。

    所以凌盛天很想知道凌也昊最后和苏以诺说了什么,可是苏以诺就跟人间蒸发一样没了人影,别说是他了,连陆云寒都找不到了

    陆氏集团,总裁办。

    “她会不会一直不回来?”向阳看着陆云寒孤冷的背影胆怯的问。

    “不会”他声音暗哑,然后似在安慰自己般说:“她是个死心眼的女人,所以一直相信她哥哥会回来找她,她不可能不可能舍得离开这座城市的。”

    只要,她心里还想着她哥哥,而不是只有对自己的失望。

    向阳知道是自己犯的错,所以坐在沙发上揪着自己头发很是自责,可是,他还是想不起来当时自己说了什么了。

    过了一会,卓一恒从电脑里抬起头说:“寒哥,最近意外死亡的人里没有苏以诺。”

    “嗯。”他神色如常,可是心跳如鼓。

    他明明知道她是不会因为这点小事想不开的,但还是忍不住胡思乱想。

    向阳端着饭菜站在他身边,期期艾艾的说:“寒哥,你吃点东西吧。”

    陆云寒哪有心思吃饭,急躁的搓着一双修长的手问:“你确定没把那件事说给她吧?”

    向阳惊慌的退了两步,说:“我,我没有真的,我发誓,就算我醉了都不会说的,再说苏以诺的哥哥具体在哪里你也没”

    在陆云寒凌厉目光的注视下,向阳立刻识趣的住嘴了。

    苏以诺的哥哥这是陆云寒瞒着她的最大的秘密。只要她不知道这件事,她就一定会回来的。

    向阳都快懊悔死了,他就差跪下喂陆云寒吃饭了,但要是这样能劝陆云寒吃下饭,他也是会做的。

    “向阳,寒哥心情不好,你别打扰他了,有时间的话你再去警查局找找吧。”卓一恒出言劝他,现在是下午了,向阳也该吃饭了啊,没的因为一个人失踪就集体绝食吧。

    “哦”向阳低着头朝门外走去,走之前恋恋不舍的说:“寒哥,嫂子她应该不可能舍得离开的。

    方家的人最近都很老实的,她应该没危险,或许,只是出去散散心罢了。”

    “嗯。”陆云寒嘴里扔就是这么一个字,心里想的是但愿如此吧。

    只要她肯回来,他再也不欺负她了。

    小诺,你在那里啊?我没有和方心蕾牵扯不断,你知不知道啊?

    我满心满意的心里就只有你啊,你为什么这么狠心,狠心让我急成这样。

    电话响起,接通之后前台小姐的声音传来:“总裁,方氏集团的大小姐要见您。”

    方心蕾

    “不见。”他冷冷的说完就挂掉了电话,这是这段时间里他拒绝见方心蕾的第五次了。

    没过一会电话又响了,他烦躁的按开免提就听到了方心蕾的声音:“寒,我知道你心情不好,我煮了清热的梨水,你让我进去找你好吗?”

    这是前台的电话方心蕾作为方家大小姐在低三下四说这番话的时候,身边必然会有其他人在场的,可是她竟然一点都不顾及自己的身份,如此这般只为了哄他。

    陆云寒怒目看着那电话,然后毫不客气的挂掉了电话。

    挂掉电话之后,他看着沙发上的卓一恒说:“你去见方心蕾,告诉她别来打扰我。”

    若是以前,他会估计卓一恒的面子,尽量不在他面前提方心蕾的,但现在他心情不好,满是的戾气无处宣泄,哪里有心情管别人。

    所以他要卓一恒打发掉方心蕾,就是故意要把方心蕾臊走,这是种无言的冷硬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