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49章 倘若有一天

    此话一出,白月铃乖顺的像只小羊羔,窕窕淑女眼波潋滟:“王妃说的是,我爹也是这么告诉我的,我爹说,既然是失忆而且还是片段失忆,那必然是不愉快的回忆,也无需思考,忘了就忘了。(www.k6uk.com)”

    几缕薄凉之意略带少于惆怅,萦绕在白月铃眉心之中。

    对此,倾世初不过稍稍点头,步履轻抬简单的做了个告别,便朝着屋内走去。

    白月铃却下意识的扭过了头,望着倾世初远去的身影清澈的双瞳之中染着困解之色,诡谲巧妙的被掩饰。

    直至倾世初的身影彻底消失在双目中,白月铃方才抬起步履,稳稳的朝着前方而去。

    明眸皓齿,却带着阵阵冷意,恨意早早萦绕在白月铃心中。

    素般的目光却始终落至白月铃身上,直至眼前这女人彻彻底底的消失,她这也才松了气。

    屋中,一股浓郁熏香弥漫至空中。

    “叮!检测毒素催眠毒!请在两日内为患者进行治疗,将获得十积分!”

    医学系统狠狠响起,倾世初却挑起了眉头,轻轻皱起直接将目光落到翰晟云身上,一个念头也在此刻悄然萌生。

    翰晟云放下的手中的书籍,抬眸,直接望着眼前的倾世初,薄唇微微扬起,饶有兴趣的看向倾世初:“想不到你居然有此闲情雅致来找我。”

    平日,有事没事倾世初都绝对不会踏入洵然院,当然,也只有像现在这般有要紧事,才会选择主动前来。

    “我自然是有事要找你。”

    倾世初若无其事的将双手环在胸口处,缓缓的在屋子中踱步,美眸也在此刻暗暗转动,最终停留在了熏香上。

    “有什么事?”

    翰晟云略微不满的拧眉,直接出声。

    “你最近身体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或者有哪里不对劲。”

    倾世初不紧不慢的停下步履,耿直而又诚恳的双目直勾勾的落在翰晟云身上。

    一句话,成功的让翰晟云拧眉,却并未多问其他,而是直直的锁向眼前若无其事般的女人。

    男人虽然并未出声,但倾世初已经明白翰晟云的意思是什么。

    当下,她并未犹豫,直接出声:“做场交易,我帮你解决身体上的问题,而你负责跟我一起回丞相府过年。”

    翰晟云意外的挑起眉头,细细的凝望过倾世初后,不动声色的敛起眉头:“这点小事,无需交易我也会同意。”

    微微一震,嚅了嚅唇瓣后,倾世初方才解释:“你被下药了,熏香里有催眠素,这名字虽然是催眠素,却没有催眠的作用,反而是情”

    说罢,她特地一顿话语,小心翼翼的将眼前的翰晟云打量了个遍。

    这男人就好似一个香馍馍,随意一站这都能够招惹到桃花,如今,更是有人对翰晟云下药了。

    邪妄的眸微微一挑,翰晟云并不急着出声,伸手轻轻扣击着桌面,缓缓点头:“你继续说。”

    然而,他的思绪却早早飞远。

    平日身体倒是很好,可在看到白月铃时,莫名的情绪却控制不住,直接涌跃心头。

    如此一来,给他下药之人就是白月铃?

    想到这,鹰隼的眸明显深沉了些许,翰晟云仍旧保持镇定,淡薄的模样又好似事不关己。

    “下这种药还得引子,寻常人闻到这种熏香毫发无损,只要有引子那就会成为一剂毒药,和蛊不同的是,这种毒处理起来比较方便。

    引子配合熏香,在第一眼见到的姑娘会产生好感,接下来只要有熏香的存在,再加上姑娘,那么你,就会像是被下了情毒,只会深陷其中逐步着迷。”

    倾世初一边出声一边打量着身旁的翰晟云,最后还特地稍做询问:“你是当事人,你应该明白,给你下毒之人是谁了吧?”

    既然下的是这样的毒,那女人相必会时不时的出现在翰晟云身前,引发毒素。

    “帮我解了。”

    男人果不其然的眯起双眸,冷声一哼,阴翳浅浅的绕至眼底。

    “把熏香丢了,我给你开药方,你自己去抓就可以了。”

    说罢,倾世初直接动手将熏香处理完毕,特地来至翰晟云跟前执起笔纸开始写药方。

    “你不过是才进入我房间,看了我两眼,那么请问,你又是从何得知我中毒?”

    翰晟云暗挑眉宇,锐利的眸充满冷厉。

    手一抖,墨水在纸上点了点,倾世初却又迅速动起笔来。

    直至将药方写完,她方才抬起眼,直视翰晟云:“学医之人自然有点看家本事,我若是没点天赋,我师傅又怎可能收下我?

    我嗅觉过人,闻香味就能够察觉异样,我师傅平时也没少训练我,这才让我练就了一身的本领。”

    在这种时候,最适合搬出那个虚假的师傅。

    什么问题和事情直接推到师傅身上

    翰晟云并未深入询问,而是悄然点头,闷声轻哼:“你放心吧,元旦之际,我自然会和你一块回丞相府,晚上回归时,在和三皇子和秦公子一聚,大家一起吃顿饭。”

    对此,倾世初自然没意见,却是暗暗凑至翰晟云跟前:“给你下毒之人是否是白月铃?”

    白月铃是白大夫的女儿,哪怕抵不上自己的爹,却仍旧精通医术,利用这种简单的药理而达成目的并不难。

    倾顾若也不在晟王府,最大的可能性便是白月铃。

    翰晟云不过从容抬眸,望了眼满脸求知的倾世初,反倒是暗挑唇瓣,一转话锋:“过不久便是饭点,不如留下了一起吃。”

    “好啊。”

    倾世初并未拒绝,大大方方的同意。

    虽然她并不乐意和翰晟云过多面对面的相处,可是想想,也不过是一顿饭,她就不信,这男人难不成还能折腾出什么来!

    “我给你备的衣服还喜欢吧。”

    翰晟云微垂双目,简单的从口中吐出一番话,再度阅籍。

    “还好,挺暖的。”

    她并非懂行人,却能一眼看出那件大裘还有衣物的质量都不错。

    “嗯。”

    翰晟云简单的嗯了句,冷淡的眸似不带丝毫情愫,继而,他又似想起了什么,随意提了句:“倘若有一天,我不在洛城,无法保证你的安全,那么你又当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