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80章 对许明颜的怨恨

    看着小娅甜微微皱着的眉,苏溪渺莫名的有些心疼。(看啦又看小说)就在这时,小娅甜忽然抱住了她,苏溪渺愣了下,然后将她环在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温柔的哄着她入眠。

    与此同时,病房外面,顾夕辞靠着门框,一张好看的脸暗暗凝了起来。

    许明颜

    就算是做梦,你竟也能念起他的名字吗?

    他淡淡望了一眼门内,苏溪渺哄着小娅甜睡觉的画面,然后转过身,离开了病房门前。

    等走到足够远的地方,顾夕辞才轻轻勾起唇,轻声念着,“渺渺,既然你忘不了那个伤害你的人,就让我来帮你把。帮你解除掉所有的痛苦。”

    当小娅甜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她竟然发现,自己正躺在妈妈的床上。

    “醒了?”苏溪渺冲着她轻轻笑了笑,问。

    见到苏溪渺这么温柔的样子,小娅甜一下子忍不住眼里涌起了泪水,“妈妈!”小娅甜扑到苏溪渺怀里,紧紧的抱着她。

    苏溪渺楞了一下,轻轻抱起她,拍着她的背,温柔的说,“你真的是我的女儿吗?对不起啊,我好像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对不起。”

    小娅甜摇了摇头,抬起头看着苏溪渺,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说,“没关系的妈妈,你不要道歉,我都知道的,是你受了太多苦了。”

    苏溪渺微微怔住了,自己竟然有一个这么听话的女儿,还真是她没想到啊。

    于是,她又温柔的揉了揉小娅甜的脑袋,“昨天出了那种意外,你还没好好自我介绍呢吧?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小娅甜,你从小就一直这么叫我的。还有,妈妈你还记得自己的名字吗?你叫苏溪渺哦!”然后,小娅甜从旁边拿来纸和笔,将两个名字都写下来递给苏溪渺,“妈妈,你看,我是不是很厉害,我们两个人的名字可是很难写的,但是我都会写哦。”

    “嗯,很厉害呢。”苏溪渺忍不住夸赞道,但是内心,却有些难受了。

    这么就这么懂事,一定代表着,她从前的生活,过得都不是很好吧?她跟着自己,一定是过得很辛苦的。

    一想到这里,苏溪渺就更加愧疚了,自己竟然让女儿过得这么辛苦,而现在,竟然还忘记了她!

    从今以后,她一定要好好对待自己的女儿才行。

    但是,想到这里,一个更加严肃的问题又萦绕在苏溪渺脑海里,她的爸爸是谁呢?

    苏溪渺微微皱起眉,从她入院到现在,好像只有顾夕辞这么一个自称是她的熟识的人,现在又加上了自己的女儿小娅甜。

    却从来不曾见过其他的亲人朋友呢。

    “小娅甜,就只有你一个人来看我吗?”苏溪渺奇怪的问。

    小娅甜思考了好久才如实回答道,“其实,妈妈发生了一场很严重的意外,我和外婆,也就是妈妈你的妈妈,我们都以为妈妈你已经死掉了所以才一直没有来看你,真的很对不起。但是没想到的是,你被夕辞哥哥救了!夕辞哥哥告诉我,你的病情很不稳定,所以,我就瞒着外婆还有爸爸来到你居住的医院。现在,外婆和爸爸还都不知道你的情况呢。”

    听到这些话,苏溪渺静默了许久。

    过了一会,她一张脸上的表情才缓缓缓和,继续问,“那你姓什么?”

    小娅甜微微怔了下,妈妈果真是什么都忘记了啊,但是为什么,只问她的姓呢?如果好奇爸爸的话?直接问爸爸的名字不就好了吗?

    但此时,她又想起了夕辞哥哥先前说的话。

    妈妈此时的病情很不稳定,如果忽然提起她不想记起的事情,妈妈一定又会头疼,难受的。

    所以,现在对她说爸爸的名字,是不是有点勉强啊?毕竟先前妈妈爸爸刚刚吵了架,可能会有嫌隙吧?

    于是,小娅甜小心的回答道,“我,叫做苏娅甜,和妈妈你姓。”

    “诶?”苏溪渺怔了下,原本以为这么问,会问到有关小娅甜的爸爸的消息的。

    而且,小娅甜也提到了,她和爸爸还有外婆,就代表着,他们关系应该不错吧?

    既然是这样,哪有正常夫妻家的,女儿是跟着妈妈姓呢?该不会那么凑巧的?

    “小娅甜,你爸爸也姓苏?”苏溪渺微微张着嘴,震惊的问。

    小娅甜抽了抽嘴角,淡淡的说,“才不是呢。我会姓苏是因为是因为我出生的时候,爸爸不在身边啊。那段时间,爸爸好像和妈妈你吵架了,然后你们暂时分居了,但是后来,你们又和好了,所以我的姓氏也没有改过来啊。”

    这段话整个都说完,小娅甜才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了话了!

    她小心翼翼的看着面前的妈妈。

    妈妈的脸好像有一些奇怪呢!

    当她的话说完后,妈妈的表情就好像是凝结了,怔怔的盯着她看。

    “你方才说什么?”苏溪渺震惊的问。

    她的脑袋里面,仿佛一瞬间有什么东西闪过去,她拼命的想要抓住先前那一点回忆,脑海里忽然猛地闪现出了这么一个画面。

    一个年老的女人,似乎是她很熟悉很熟悉的女人,摔倒在十字路口的正中央,两辆车前有明显的撞痕的车子停在两边。

    鲜红色的血液,不断地从老人身下涌出来,在路上沿途流淌着,那场面,让苏溪渺整个身子都忍不住瑟瑟发抖。

    那个老人是谁?她好像对那个老人有一种极其熟悉的感觉!是她的亲人吗?

    为什么她会受这么严重的伤?是谁干的?

    忽然的,她的脑海里猛然闪现过一个背影!

    那个背影很是熟悉,刚刚好像在梦里面见到过这个背影

    许明颜

    苏溪渺瞪大了眼睛。

    怎么回事?

    难道她那位亲人,是那个叫做许明颜的人伤的!

    心里的恨意又一次无限期增长起来。

    她一下子明白了,难怪她会这么怨恨这个根本记不起来脸的名字。

    原来,这个男人竟做了这样的事情!

    听顾夕辞说,她的脑袋被狠狠的撞击过,受了严重的伤所以才记不起来从前的事情了。

    看起来,这个老人一定对她非常重要了。

    所以,即使她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仍然忘不掉这个仇人的名字吗!

    她轻轻笑了笑。

    可是,脑袋一下子又开始疼痛起来了。

    好像是只要一想到这个人,一想到有关于这个人的事情,她的脑袋就会剧烈的疼痛起来。

    “呃”

    她痛苦的唤出声音来。

    小娅甜害怕的愣在了原地。

    该不会是因为她说错了话,所以妈妈的脑袋又开始疼了!

    有泪水从她眼眶里留下来。

    她连忙扑过去,紧紧的抱着妈妈。

    “妈妈,你是不是又想起以前的事情了?妈妈,你不要想了!不要想了!都是我不好”

    苏溪渺摇着头。

    不行,不可以不想!

    这个人,这个和她有着深仇大恨的人!这个让她丧失了记忆都不敢忘却的人!

    她怎么可以不想!

    她还要找他报仇呢!关于记忆里,那位躺在十字路口,难以瞑目的老人的仇恨!

    她还没有报,怎么可以忘记!

    “许明颜”

    苏溪渺一遍一遍的,轻声唤着这个名字。

    她不能忘了这个名字

    她心里的怨恨,还有好不容易想起来的,怨恨的原因,让她不敢去忘,绝对,不可以忘!

    小娅甜怔住了。

    妈妈竟然在喊着爸爸的名字!

    妈妈还记得爸爸?

    不,不对

    妈妈的语气很是奇怪。

    听起来,就好像是极其的怨恨一样

    妈妈,为什么会这么的怨恨爸爸?

    他们之间,到底还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

    听到房间里嘈杂的声音,顾夕辞推门进来,担忧的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看到顾夕辞,小娅甜揉了揉眼睛里的泪水,“夕辞哥哥,都是我不好,是我说错话了,妈妈好像头又开始疼了”

    顾夕辞微微眯了眯眼睛,连忙走进苏溪渺,小娅甜自觉的让了路。

    顾夕辞来到苏溪渺面前坐下,伸出手,将她轻轻环住,温柔的拍着她的背,“渺渺,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许明颜许明颜!”苏溪渺完全无视了顾夕辞的话,只是一遍一遍的,低声重复着这个名字。

    夹杂着怨恨,和仇意,一遍一遍的,念着这个名字。

    可是忽然的,脑袋又开始更疼了!

    她感觉到,这个名字似乎开始在她脑袋里面渐渐消失了。

    怎么可以!她怎么可以允许?

    可是,在顾夕辞听来,所有的怨恨的情绪都被他无视掉了,他的脑袋里一下子懵了,渺渺她,又想起他来了!而且,还是这么深重的感情,竟然会一遍一遍的念叨着他!

    渺渺该不会,要从他的身边离开,然后,又回到许明颜身边了吧!

    不行!

    怎么可以?他怎么可以允许?

    他死死的捏着拳头,在心里暗暗立下誓。

    绝对不可以,他绝不会允许她想起来那个人!

    “夕辞哥哥,妈妈要怎么办啊?”小娅甜伤心的晃着顾夕辞的胳膊问。

    顾夕辞轻轻笑了笑,算作是安慰的说,“别担心,我有办法。”

    “什么办法?”小娅甜一下子睁大了眼睛问。

    “看好她,我去拿药。”说完,顾夕辞转身离开了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