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23.被暴击的巴基和骨叔

    谢谢支持正版, 鞠躬

    可是现在就站在纽约的土地上了,她们离金刚狼那么近,近到让她忍不住心生一阵惶恐——

    他会接受她们吗?

    他愿意拥有两个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出生的孩子吗?

    他会……

    喜欢她们吗?

    哪怕心里面惶恐不安,但是看到劳拉眼睛里和她相似的情绪, 妮娜偷偷地, 小小地吸了一口气,将自己混乱复杂的情绪很好地压下,对着劳拉露出了一个微笑, 很好地安抚了她紧张的情绪。(www.k6uk.com)

    在妮娜还没有开口回答之前,娜塔莎已经敏感地看穿了她的情绪, 这位美艳的女特工微微挑了挑眉头, 然后开口道:“不过说实在话,我可一点儿也不想把你们送到罗根的身边, 毕竟他凭什么平白无故地就得了两个这么漂亮又水灵灵的女儿了?”

    既然是彼此并肩作战的好队友了, 那么黑寡妇的一个眼神, 其他的复仇者们也就猜到了她的意思,于是当即个个七嘴八舌地开口道:“娜塔莎说的没错, 妮娜,劳拉你们瞧我们复仇者大厦怎么样?我们这儿可比x学院好玩多了。”

    “刚好我们复仇者联盟还有一个复仇者预备役, 正在招收优秀的小超级英雄, 妮娜你要不要试试?”

    “作为一个退役老兵, 妮娜我可以向你保证, 虽然斯塔克这个人不怎么样, 但是他们家的待遇还是很不错的。”猎鹰对着妮娜挤眉弄眼的, 完全不在意他口中那个“不怎么样的斯塔克”就在他身边。

    “beauty,他们刚刚说的那些话当中,除了‘斯塔克这个人不怎么样’之外,我保证其他的都是真话。”

    托尼给了无时无刻总是在黑他的复仇者们一个白眼,然后扭头对妮娜道,“要知道复仇者预备役的某个臭小子可是经过了重重筛选和困难才成功入得了我的眼的,可beauty你一出现我就知道你是值得让我破例的人。”

    说着,托尼对着妮娜wink了一下,“相信我,托尼·斯塔克从来不会看走眼的。”

    黑寡妇的意思托尼很清楚,她看穿了妮娜的紧张和不安,所以特意说出这样的话来安抚她,让她知道万一即便金刚狼真的对她们姐妹俩人的到来表示不高兴,她们也不需要担心,复仇者大厦的大门会为她们敞开。

    但托尼说的话不仅仅只是一个安慰,在他看来,撇除一切外在因素,光是妮娜·波特曼这个姑娘就值得被这么对待。

    听到托尼他们的话,妮娜抬头看了他们一眼,从他们的眼神里她可以看到他们的真诚,这让她原本还在半空中悬着的心仿佛一下子就落地了。

    黑发姑娘对着他们抿唇一笑,那双灰绿色的眼睛就像是坠入了细碎的星光一般,漂亮极了,她轻声说道:“谢谢你们。”

    看着眼前这个拥有东欧血统的黑发姑娘,她身上有种柔软又独特的气质,总能让人下意识地卸下心防,即便只是一个甜美的笑容,也能够让人整颗心都忍不住软化下来。

    这样的妮娜让他们不由地想起了那个粗鲁又性格暴躁的金刚狼罗根,不仅是黑寡妇娜塔莎,就连其他人也忍不住在心底里暗暗地想到——

    她可真不像是金刚狼的女儿。

    结果事后在和劳拉两人单独相处的时候,听到劳拉问起如果罗根不接受她们的话该怎么办,这个被托尼他们认为一点儿也不像是金刚狼的女儿的甜美姑娘想都不想地直接开口说道:“那就揍他一顿再说吧。”

    从小到大的生活经历教会了妮娜一个道理,那就是——

    没有什么事情是揍一顿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两顿。

    #######

    墨西哥中东部,哈恩帕拉里克斯。

    金刚狼罗根一行人因为事前做好了准备工作,所以抵达的时候很快地就搞清楚了阿尔卡利研究所的所在地。

    酷热的天气总是能轻而易举地就勾起人心底里的那丝烦躁,罗根靠在车门边,嘴里叼着一根雪茄,目光扫了一眼查尔斯他们,随即收回视线。

    他知道他们正在让查尔斯用脑电波搜查附近的变种人。

    说实在话,哪怕过去了好些天了,但是罗根显然还是没有办法完全接受自己喜当爹的事实,他到现在还有一点懵呢——

    他当爹了!?

    他有个女儿了!?

    这怎么感觉那么不真实呢?

    正想着,就见那身穿红黑紧身制服的死侍一下子跃到了车顶,双手撑着下巴趴在那儿,哪怕隔着面罩,也能让人感受到他此时此刻的迷茫和懵逼。

    “我的天,这居然是真的吗?现在写同人文的作者都这么任性吗?哪部电影上映就综哪部电影?先是长脸法师,现在又是狼三,鬼知道等小虫的新电影上映了之后会不会涌出一大波以蜘蛛侠为男主的同人?”

    原本金刚狼是懒得搭理死侍的胡言乱语的,但是现在……

    “你刚刚说什么?”罗根微眯着眼睛盯着喋喋不休的死侍,“什么叫做——这居然是真的吗?”

    听到罗根的话,死侍对着他眨了眨那双白眼睛,然后开口道:“哥的意思是说,没想到这个世界的你居然真的有个女儿!”

    “天啦噜哥原本只是跟你们剧透一下《金刚狼3》的剧情好吗?鬼知道作者居然真的把狼三的剧情综进来了?要知道就算同人文的时间线乱成shi也不可能就这么乾坤大挪移地将未来发生的事情硬生生地掰到了现在好吗?好吧,也不是不可能的,漫威dc都被他们综成这个样子了,还有什么是他们掰不到的吗?”

    “nothing~~”

    “你是说,你之前说的我有个女儿的事情是瞎扯的!!?”

    金刚狼盯着死侍,嘴里的雪茄已经被他丢掉了,现在他想要做的事情不是抽根雪茄来解愁,而是亮出金刚爪好好地干一架!

    “啊,也不能这么说,瞧,是真的有个阿尔卡利研究所不是吗?作者要这么任性哥也没有办法哪。”死侍表示自己也好无辜,鬼知道他随口一说居然成真了!?

    金刚狼:“……”

    作者是什么鬼!?他觉得任性的人明明是死侍好吗!?

    “韦德·威尔逊!”

    罗根开口喊着死侍的名字,然后默默地举起了自己的双手,锐利的金刚爪直接从手背刺出,随即二话不说就朝着死侍挥了过去——

    “妈的老子不干死你就不叫金刚狼!”

    “哇哦哦哦,原来你真的一直在觊觎着我的小菊花,讨厌~”

    死侍直接从车顶上一滚,避开了金刚狼的爪子,然后娇羞地捧着脸对他道,“好吧,哥也挺期待和你的那对‘北美洲小坏蛋’见面的,真想听听它们撞击我的屁股时发出的声音,一定很美妙。”

    论黄暴,谁能与死侍争锋?

    注意到罗根和死侍这边又闹起来的查尔斯等人正要过来拉架,结果听到死侍的话,顿时间就熄了这个心思了——

    好吧,韦德总有办法凭着一张嘴就挑起人的火气的。

    不过……

    听到罗根放在车上的手机响了,镭射眼看了正在和死侍打得不可开交的金刚狼,拿起来之后喊了一声:“罗根,有你的电话。”

    “见鬼,要老子教你接电话吗?”

    听到罗根的话,镭射眼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拿着手机的手却还是点击了接听,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这通电话的主人却给他们带来了一个消息——

    金刚狼的女儿此时正在复仇者大厦。

    镭射眼:“……???”

    不是说还在阿尔卡利研究所吗?

    蜥蜴教授:“……”

    好气!

    就因为我他妈长得丑吗!?

    蜥蜴教授在想什么,生气什么,蜘蛛侠是一点儿也不知道,虽然和妮娜才第一次见面,但是两人还是打了一波配合,黑发姑娘在前和蜥蜴教授正面刚,而年轻的超英则在后放(射)冷(蛛)箭(丝)。

    没一会儿的时间,在中央公园闹出大动静的蜥蜴教授不仅被妮娜和蜘蛛侠两人联手放倒,还被蜘蛛侠用蛛丝完全困住了,甚至连站都站不稳,只能够可怜巴巴地倒地不起。

    “嘿,认识一下,我是蜘蛛侠,我想你应该认识的?你是变种人对吗?我小时候看过漫画《x-men》,里面的金刚狼和你一样,所以你这个也是金刚爪吗?简直太酷了。”

    蜘蛛侠来到妮娜的面前,喋喋不休地开口对她说道,眼睛一直盯着她……手上的金刚爪看,看样子似乎还想要伸手去摸一把。

    撇除别的超级英雄,比如说二战的美国队长,以及近些年兴起的钢铁侠等等,在变种人当中,蜘蛛侠最崇拜的就是金刚狼了——

    不仅帅,而且超酷的!

    特别是他的金刚爪!

    就连异于常人的猫耳发型也酷到没边儿了!

    听到蜘蛛侠的话,原本想要将金刚爪收回去的妮娜很大方地将自己的爪子伸到了这位年轻超英面前,开口道:“给你摸摸,小心手。”

    要知道妮娜的金刚爪不仅看着厉害,它的锋利程度也是厉害得很的。

    听到妮娜的话,蜘蛛侠的眼睛一亮,面罩能够挡住他的痴汉脸,但是却没有办法挡住他痴汉的举动,听得出妮娜并不是在假客气,他便忍不住真的上手摸了。

    “我的天我居然真的摸到金刚爪了。”

    蜘蛛侠激动地道,兴奋的样子简直就跟迷妹摸到了美国队长的大胸似的。

    不过蜘蛛侠并没有完全沉浸在摸到金刚爪的兴奋当中,听到由远及近的警车声响起之后,他便连忙回过神来了,对妮娜道:“哦,警察来了,我们先走吧,省得留下来被他们抓着盘问。”

    不怪蜘蛛侠对警察那么抗拒,这主要是他才刚当上蜘蛛侠的时候养成的习惯,毕竟一开始他也并不是被所有人接受的,不少的警察甚至将他当做是犯罪分子要逮捕他。

    所以久而久之,蜘蛛侠每次解决掉麻烦之后就直接离开,晚一步的话,被警察逮住就难脱身了。

    不动手吧,被抓,动手吧,铁定被告袭警了。

    虽然说现在他已经是复仇者联盟预备役的一员,属于正式超级英雄了,但是蜘蛛侠仍然不怎么喜欢跟警察打交道,延续了之前打完就跑的习惯。

    不过蜘蛛侠并没有光顾着自己跑,临走时还不忘拉上妮娜,要知道现在很多市民对变种人都不算太友善的,妮娜要是留在这儿的话——

    要么被欺负,要么动手。

    蜘蛛侠可是看过妮娜的战斗力的,要是她真的和警察动手的话,那么铁定得坐实了变种人危害人类的传言了。

    于是还很年轻很热血的蜘蛛侠对妮娜说完了之后,对她说了一声抱歉,然后单手抱着她,另一只手发射蛛丝,荡着直接离开了。

    妮娜:“……”

    等等,他跑就好了,带上她做什么?娜塔莎和劳拉还在这里呢。

    刚刚去处理疏散人群的黑寡妇才刚回来,就看到了倒地不起的蜥蜴教授,以及他们复仇者联盟预备役唯一的成员蜘蛛侠抱着他们家小姑娘跑了。

    娜塔莎:“……???”

    这位美艳的女特工无语地看着这一幕,但是看着呼啸而来的警车,她也猜到了蜘蛛侠这么做的原因了。

    如果是别人抱走妮娜的话,那么娜塔莎当然会追上去,怎么样也不能让他们家小姑娘吃亏是吧?但是既然抱走妮娜的是蜘蛛侠,那么她就没有什么不放心的了。

    虽然这位年轻的超英在娜塔莎的眼里还是个浑身奶味的小孩儿,但是她也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是个极其有责任感,非常值得信任的。

    当然,更加重要的一点是——

    如果是蜘蛛侠的话,那么娜塔莎完全不担心妮娜会吃亏,毕竟别的方面不说,在警惕心和武力值方面,妮娜都可以完爆他。

    谁吃亏还不一定呢。

    于是娜塔莎就放心了,既然不担心妮娜在蜘蛛侠那里会吃亏,她就干脆留下来跟处理好蜥蜴教授的事情再离开。

    #######

    而另一边,蜘蛛侠也确实是如娜塔莎所想的那般,他虽然主动抱了妮娜,但是却真的没有任何要占她便宜的意思,毕竟虽然化身蜘蛛侠的时候他又苏又撩,但是本质上他还是一个特别单纯的大男孩。

    想想作为彼得·帕克的他就知道了。

    所以蜘蛛侠在距离事发地点不远的偏僻小道上就放下了妮娜,见黑发姑娘有些诧异地看着他,他眨了眨眼睛开口道:“抱歉,我是担心警察来到之后盯上我们了,希望你没有感觉到被冒犯。”

    警察?

    从研究所里逃出来,至今还是个黑户的妮娜一路上都在躲避着警察之类的政府人员,但是——

    “你为什么要怕警察?你不是超级英雄吗?”

    在妮娜的心目中,超级英雄有点儿像是义警的身份,虽然不算是正式的政府人员,但是和正式的政府人员的关系应该是不错才对的。

    比如复仇者联盟的复仇者们(大雾)。

    “呃,也不是怕,只是觉得麻烦而已,而且你也得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对所谓的超级英雄抱有好感的。”蜘蛛侠耸了耸肩膀,“你瞧复仇者联盟的超级英雄们,大概除了美国队长之外,其他的复仇者们都受到过抨击和恶意诅咒,其中钢铁侠斯塔克先生的情况就更加严重了。”

    好吧,说严重有点不太准确,应该说是两极化很严重才对,爱他的人很爱他,恨他的人也很恨他。

    听到蜘蛛侠的话,妮娜的眉头忍不住拧了起来,脸上带着几分不解和不高兴——

    斯塔克先生明明是好人,为什么还会有人抨击他和恶意诅咒他!?他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因为钢铁侠的出手,让劳拉没有在她面前被阿尔卡利研究所的人带走,光是这件事就足以让妮娜对托尼·斯塔克的好感一下子涨到爆棚了。

    “当然,当然也有很多人喜欢超级英雄的,现在多的是美国队长粉丝后援会,钢铁侠粉丝后援会之类的,好吧,蜘蛛侠也有粉丝后援会的,呃,我的意思是……”

    蜘蛛侠见妮娜拧眉,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还是开口跟她解释了一下,“超级英雄不是美钞,不可能人人都爱它的,而且即便是美钞,也有是金钱如粪土的人呢,呃,好吧,我就知道我不太会安慰人,所以我可以知道你叫什么吗?”

    见蜘蛛侠这个认命的样子,妮娜拧紧的眉头忍不住松开了,当即轻笑了一声,开口道:“妮娜,妮娜·波特曼,你可以叫我妮娜。”

    看着妮娜勾起的唇,蜘蛛侠道:“你名字的好听程度简直和你好看的程度一模一样。”

    年轻的超英一边说着,一边看向妮娜,目光却不由自主地落到了她的手上。

    黑发姑娘手上的金刚爪已经收了回去了,除了留下些许血迹之外,原本因为刺出金刚爪而留下伤口的手背上如今是完好如初,毫发未伤。

    很显然,这明显是因为妮娜那强大的自愈能力。

    “上帝啊,变种人可真的是太神奇了。”

    想到自己每次化身蜘蛛侠去和歹徒搏斗,打击犯罪的时候基本上都会落下的一身伤,更重要的是,还根本没有办法在很短的时间内完全好起来。

    痛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身上有伤,他得更加严防死守地瞒着梅婶,被她发现了他还得撒谎去骗她。

    所以在看到妮娜展现的那么强大的自愈能力时,蜘蛛侠简直是各种羡慕嫉妒啊——

    他的自愈能力为什么就没有妮娜的那么厉害呢?

    想到昨天因为救人不小心撞了一下,现在还隐隐作疼的腰,蜘蛛侠的羡慕之情简直要满得溢出来了。

    蜥蜴教授今天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到中央公园搞事,顺便把蜘蛛侠吸引过来,然后跟他干一架。

    结果现在好了,谁知道半路突然杀出一个程咬金——妮娜,不仅没能成功地在中央公园搞事,反倒是被她虐了一波,他虽然拥有极强的自愈能力,但是他妈的也不是说长出一条尾巴来就立刻长出一条尾巴啊!

    好吧,这就算了,出来混,谁没试过阴沟里翻船?

    但!是!

    凭什么他在这里被那个小姑娘虐了一波,他的宿敌蜘蛛侠在另一边勾搭上人家小姑娘了!?

    蜥蜴教授:“……”

    好气!

    就因为我他妈长得丑吗!?

    蜥蜴教授在想什么,生气什么,蜘蛛侠是一点儿也不知道,虽然和妮娜才第一次见面,但是两人还是打了一波配合,黑发姑娘在前和蜥蜴教授正面刚,而年轻的超英则在后放(射)冷(蛛)箭(丝)。

    没一会儿的时间,在中央公园闹出大动静的蜥蜴教授不仅被妮娜和蜘蛛侠两人联手放倒,还被蜘蛛侠用蛛丝完全困住了,甚至连站都站不稳,只能够可怜巴巴地倒地不起。

    “嘿,认识一下,我是蜘蛛侠,我想你应该认识的?你是变种人对吗?我小时候看过漫画《x-men》,里面的金刚狼和你一样,所以你这个也是金刚爪吗?简直太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