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3.险域

    toor hata question.

    翻译成中文就是:它瞎还是不瞎,这是个问题。(看啦又看小說)

    就在离颜傅十几米开外的地方,一头壮硕的大棕熊正领着两头小黑熊溜溜达达,惬意的享受着午后的亲子时光。

    颜傅紧紧捂住口鼻,生怕自己粗重的喘气声打搅到熊熊母子的林中漫步,万一人家心血来潮,想临时加顿下午茶呢?

    举目四望,颜傅的目光最终定格在右前方的一颗大松树上,刚才有姜黄色的毛绒物体一窜而过,估计是松鼠。

    现在问题来了,是爬树呢...还是躺下装死?

    作为一个特种兵,竟然一天遇到两次要不要装死的抉择,真是够丢人的。

    逃跑就不要想了,如果说他刚才跑的两条腿儿像是灌了铅,那么现在,妥妥的就是两根儿黏在一起的油条啊,还是在豆汁儿里泡了好一会儿的那种。

    跟熊赛跑,颜傅不敢保证自己能赢。

    那么,就只有...

    “吼~”大棕熊慵懒的打了个哈欠,两颗苔藓般的尖獠牙不经意间闯入颜傅的视线。

    好死不死的,还让他看见了熊伸出那节长舌头,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倒刺。

    不行,就算装死逃过一劫,估计也得被它舔掉一层皮。

    怎么办?

    为今之计...只有上树了。

    等等,熊会不会爬树?

    呃...熊会不会他不知道,但动物园里的熊猫是会爬树的!

    颜傅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登时成了一个大花脸。

    三头熊越走越近,颜傅的冷汗再次顺着鬓角滴落下来,黑泥污的脸上很快被冲刷出一道道白条,花脸瞬间成了斑马线。

    不管了,总不能坐这儿等死!

    颜傅双手扶着背后的树干,缓缓的直起身子,嗬,脚好麻...

    “嗷嗷”一头小熊似乎发现了什么,忽然停下脚步冲颜傅的方向叫了起来。

    熊孩子...

    颜傅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他很想跑,跑的无影无踪,可双脚却像是被钉在地上,半点也动弹不得。

    常听老人们说,山上有熊,并且有神仙。

    如今神仙化作白素贞,熊也生儿育女,真是太特么刺激了。

    “吼!”

    大棕熊重重咆哮一声,就在颜傅以为它会立刻掉转脑袋朝自己扑过来的时候,它竟不屑的转身走了。

    走了...

    “吼!”喊着小熊一起走的。

    这是...什么情况?

    难不成...老子还被熊嫌弃了?!

    颜傅紧张的盯着三头熊渐行渐远,直到它们完全消失在视野中,这才肯定自己的确是被熊嫌弃了。

    ,颜傅虚脱的一屁股在地上,将肩上的竹筐撤下来放到一旁,筐子轻的可怜,里面除了工具和蓝草再无他物。

    呼...也不知道赵大和纸片儿怎么样了,会不会撞上那三头熊。

    此时的颜傅是又累又饿又渴,不一会儿,他便靠着树干睡着了。

    ******

    “吧嗒,吧嗒...”

    颜傅贪婪的吮吸着嘴唇上的水珠,迷迷糊糊睁开眼,见天色阴沉晦暗,原来是下雨了。

    赵大怎么还没来找自己?

    他不会是出事了吧?

    颜傅就着雨水擦了把脸,又用手接着喝了几口,肚子立刻响起了空城计。

    怕雨水浇坏筐中的蓝草,颜傅找了几片枯树叶盖在上面,重新背起竹筐。他得给自己找点儿吃的,装干粮的小布兜,在逃离百花谷的时候不小心弄丢了。

    背着熊走的方向,颜傅一路向北,这里地势平缓,唯一的困难在于雨越下越大,脚下越来越滑。

    走了约么二里地,颜傅忽然停了下来。

    停在一株叶肥花红的植物前。

    哈,哈哈哈!!!

    颜傅喜得不知该作何表情,赵大是对的,这里真的有人参!!

    他赶紧翻出揣在内衣里的红布,这是他偷偷从赵小玉压箱底儿的喜服上剪下来的,那衣裳估计赵小玉也不会再穿了。颜傅稍稍用力撕下一小缕,仔细的绑在人参的茎脉上。

    然后整个人趴伏在地上,轻轻拨开茎脉附近的泥土。

    颜傅刨的特别仔细,就怕不小心掐断参须,雨点不停的砸落在背上,他却毫无知觉。

    终于,一根完整的人参被挖了出来。颜傅小心翼翼的将它捧在手中,只见那参的主干约有小拇指粗细,虽说长得不怎么规整,但人形已现,下半身分了七八个叉,最长的须子接近一尺半,整体估计有二两多沉。

    颜傅喜不自禁,正准备仰天长啸一声,忽又想起这是在林子里,只好怀着锦衣夜行的心情将参包起揣到怀中,继续搜寻起来。

    有一就有二,这附近肯定还有参!颜傅埋头苦找,可惜找了许久,直到天色完全黑下来,也没找到他的二。

    好在还有一,颜傅将山参牢牢绑在怀里,对赵大和纸片儿的安危越来越担心。

    最后他决定在树上呆一夜,此时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明天早上赵大还没来,他就回百花谷寻他们,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无论如何也不能把他俩丢在这儿!

    找了一颗最大的树,颜傅却爬不上去树干湿滑,根本没有借力的地方。

    最后还是一对豺狼夫妇帮着他上去的。

    豺狼比狼小,长得也比狼乖巧,素有狼中柯基之美誉。像狗行千里吃屎一样,无论什么种类的狼,对猎物的追求都是一样的肉,尤其小鲜肉。

    它们的叫声也十分相似,喏,树下越聚越多的狼群就是最好的证明。

    “嗷呜”

    吃不到颜傅的狼群很焦灼,被当成盘中餐的颜傅也好不到哪儿去。

    这时候山雨初歇,浓密的树叶下面尚留一丝干燥,可风一吹,雨水又从树叶上滴滴答答的落了下来。颜傅水淋淋的靠在树干上,双手搓着胳膊,二月里的深山夜里气温极低,一种不安的情绪蔓延开来。

    颜傅觉得自己像卖火柴的小女孩,幻想着干净舒适的屋子和各种各样的食物,苹果鹅肝和香辣蟹停留的时间最久,还有罗密欧与朱丽叶的丘吉尔...

    颜傅咂么咂么嘴,无论是短丘还是长丘他都喜欢,适中的环径,摩挲过白糖霜的触感,坚果夹杂着巧克力的香气,尤其是配上一杯轩尼诗...

    “嗬...嗬...”

    不知过了多久,颜傅在半梦半醒之间,对上了一双绿色的眼睛。

    它正迈着轻盈的步子,稳稳的朝自己走来。

    我在...

    树上!!

    颜傅顿时就吓醒了,狼上来了?

    不,不对,狼不是这样叫的。

    那么...颜傅马上想起了昨天晚上吃的那根儿鹿腿。不会吧,明明是你自己不要的...我们就是捡了个剩儿!

    就在颜傅考虑要不要纵身一跃的时候,对方停了下来。

    四目相对,颜傅悄悄摸上了腰间的铁铲。

    生死关头,他脑海中再次响起兆筱钰的歌声(魔音)。

    那豹子的眼神分明在说:因为我刚好遇见你,留下尸体才美丽。

    颜傅深深为自己鞠了一把心酸:风吹花落泪如雨,我没肉全是泥...

    豹子喷出一团白雾:因为刚好遇见你,留下美味的期许。

    颜傅紧紧握住手中的铁铲:如果再相遇,我想我还是不会把鹿腿还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