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空难

    身为野狼战队的通信兵,颜傅坐过形形色色的飞机,什么直升机,战斗机,运输机...但是没有哪一架像现在这样,在空中摇摇欲坠。(wwW.K6uk.coM)

    这特么哪是飞机啊,这特么是海盗船吧!

    “老~~~公~~~”

    不要误会,颜傅的新婚妻子兆筱钰此刻没有心情撒娇,而是飞机晃得太凶,生生把这两个字给抖成了电音。

    颜傅侧脸,后排的女乘客瞬间捂住了嘴巴。

    哇塞...好帅啊!!

    侧颜杀,说的就是颜傅这种刚毅的脸型,当然,从正面看也是相当的赏心悦目。

    不过兆筱钰现在无暇欣赏她老公的“盛世美颜”,此刻她全部心思都在海盗船,呃不,飞机上。

    “咱们会不会掉下去啊?”早知道就不出国度蜜月了!想想全世界飞机失事的概率,兆筱钰觉得吉尼斯欠自己一版新纪录。

    颜傅宠溺的揉了揉小媳妇儿的发顶,柔声道:“没事儿,不用紧张。”

    作为军人,还是特种兵的一员,颜傅原本是没有机会出国旅行的。但他们队长念在他前不久刚立了战功,层层报告打上去,这才批了半个月的婚假。

    一开始,颜傅以为飞机遇到了气流,不过现在嘛...

    这机长是在拿客机当战斗机开吗!?

    也不知这飞机的优点是不是擅长打脸,颜傅话音刚落,飞机就颠簸的更加凶残了,要不是大家都绑紧了安全带,这会儿机舱早变滚筒洗衣机了!

    颜傅果断的敲开座椅底部,抽出两个包裹,熟练的给兆筱钰系上,自己也套了一个。幸亏当初买的是头等舱,否则...

    “%##%…hope...you…”空姐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从左前方传来,颜傅坐直了身子,一脸严肃。他敢肯定,刚才飞机在空中转弯了,还是一个大弯!

    难道飞机要返航?

    颜傅竖起耳朵仔细地倾听着,他听的不是广播,而是隐隐约约从驾驶舱传出来的争吵声。

    似乎有人在大喊着请求降落,尽管隔着厚厚的舱门,大部分音节难以分辨,但颜傅还是敏锐的抓到一个词:禁飞区。

    他赶紧打开手边的电脑,后排那位一直在注视着他的女乘客,抻长脖子探了一眼,只见黑色的屏幕上连个正常的界面都没有,全是代码。

    唉~~~女乘客惋惜的收回目光,白长了一张好看的脸,竟是个程序猿!

    剧烈的耳鸣屏蔽了大部分声音,颜傅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敲击键盘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怎么会这样!?!

    “啪!”下一秒,他狠狠的合上了电脑,扯开了安全带。

    “老公!”兆筱钰扑了个空,飞机震动的越来越没底线了,屁股已经很难再挨着座位。

    “把门打开!!!”颜傅狠狠的砸向驾驶舱,可惜根本没人回应。

    空姐呢,空乘呢,他们都死哪去了!?!

    “妈的,把门打开!!!”颜傅又猛踹了一脚,但是驾驶舱内异常安静,仿若无人。

    “艹!”颜傅艰难的转移到舱门处,客舱的门在紧急情况下是可以打开的。

    可是...

    “妈蛋!”颜傅用尽各种办法,那门就是一动不动!

    此时,头等舱的其他乘客已经完全吓懵,后面经济舱也闹哄哄的一片嘈杂,不少人在询问:飞机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最终,颜傅颓然的挪回自己的位置,将兆筱钰紧紧的拥在怀中。

    08年,他第一次来到北京,在鸟巢观看奥运会的开幕式。当时隔壁坐着四个姑娘,挨着自己最近的那个,就是兆筱钰。

    彼时的兆筱钰还是中文系的大一新生,爱吃,爱笑,笑起来特别甜,一直甜到他心里。

    “老公...”见颜傅这样,兆筱钰心里再明白不过,飞机出事了,还是很严重的那种。

    颜傅想挤出一个安慰的笑,可他现在的样子却比哭还难看。

    兆筱钰脸色煞白的贴着颜傅的胸膛,眼泪不断的向外涌。“老公…我爱你。”

    “我也是。”颜傅嘴角上扬,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跟你在一起的这些年,是我这辈子过得最开心的日子。”

    嗄飞机的轰鸣声又加剧了。

    “你说什么?!我听不清!!”兆筱钰使劲儿搓了搓耳朵,效果不大。

    “我说,遇到你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

    兆筱钰的眼泪流的更凶了,这家伙,从来没说过好听的哄我,好容易说一回吧,还是俩人快要死的时候。“再说两句,要不我觉得亏得慌!!”

    “我爱你!!!”颜傅用力揽着媳妇儿的肩膀,如果能活下来,我一定会学好多情话说给你听。

    “要不我唱首歌儿给你听吧?”兆筱钰眨眨眼,每次她唱歌,颜傅都会抱头鼠窜,好像她的歌喉是生化武器。

    但这次颜傅没有拒绝,“你唱吧!”

    兆筱钰目不转睛的看着颜傅,开始纵声高歌:“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她一唱完,周围响起一片哀嚎。

    晕,那换一首吧。“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

    “哇呜!!”后面那位女乘客哭的尤为大声。没天良啊,这个时候还在单身狗面前秀恩爱!

    “全都是泡沫,只一霎的花火...”

    “嘤嘤嘤嘤......”

    ...算了,不唱了,本姑娘大概真的没有唱歌的天赋。

    飞机忽然毫无征兆的开始下降,颜傅向窗外望去,滚滚的黑烟笼罩着整个机翼,飞机的两个引擎完全失控了!!

    兆筱钰将他的视线扳回,认真道:“也许,咱们能穿越呢。”还省钱了,要知道北京的墓地可不便宜,大通铺,你中有我,我中有他…

    “那你抓牢点,省得到时候我找不着你!”颜傅的眼泪毫无征兆的掉落下来,二人十指紧扣,仿佛要融为一体。

    周围传来此起彼伏的哭喊声,兆筱钰紧贴着丈夫的胸膛,此刻这颗心脏跳动的如此有力。

    天旋地转,耳边风声大作。

    光将眼前的一切拼凑成不断变化的万花筒,整个世界像飞速运行的陀螺,天旋地转。

    恶心,压抑,头痛眼花、呼吸困难,甚至身体在撕裂开来。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