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4.邻里

    赵小玉娘家所在的赵家堡,跟青源村中间隔了个虹富县。(www.k6uk.com)赵老爹紧赶慢赶,还是月上中天才到家。

    “怎么才回来?!”等了半宿的赵刘氏匆匆迎了出来,“饿坏了吧?”她一边帮着赵老爹卸骡车,一边絮叨他这么晚才回家,也不知道叫人提前带个信儿。

    “唉!”赵老爹叹了口气,将骡子关进棚里,领着刘氏往屋里走。

    “这是咋啦?”刘氏先是给赵老爹倒了一碗水,接着又端出热在灶上的晚饭。“有人找麻烦?”不怪刘氏这样问,赵老爹脾气不太好,他平日里拉车挣钱,跟人拌两句口角也是常有的事儿。

    “别提了!”赵老爹将今天去青源村的事儿说给媳妇儿听。今天有俩人要去青源村,赵老爹想着闺女快生产了,等送完人后就顺带着去了闺女家。

    谁知闺女竟...!

    唉!

    一想到闺女躺在炕上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赵老爹又重重叹了一声,把闺女和女婿家的情形说给刘氏听。

    刘氏不是赵小玉的亲娘,赵老爹的原配也是灾荒那年死的。刘氏来的时候,赵小玉还不到一岁,瘦的跟什么似的。

    刘氏可怜赵小玉那么小就没了亲娘,所以对赵小玉格外疼惜。

    只是后来刘氏有了自己的儿女,女儿小曼和赵小玉有些不对付,小玉又性子扭捏,两个闺女出嫁后倒是不经常来往。

    不过总的来说,刘氏还算是一个称职的后娘,毕竟后娘难为,赵老爹也是理解的。

    刘氏拍了一下大腿,沉着脸道:“那老向家怎么说,人是在他们家出的事!”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受这么大罪!

    赵老爹面色更加阴沉,“除了小玉的婆婆,向家的一个也没露头。”

    “向福呢?”刘氏其实不大指望向福,小玉会遭这么大罪,还不都是因为他!“他当初娶小玉的时候怎么跟咱们保证的!”

    赵老爹也气这个女婿窝囊没担当,不过他也承认,向福对闺女确实是实心的。“明天你和我再上小玉那儿,多住几天。”

    出了这么大的事,刘氏肯定要出面的。故而赵老爹一说完,刘氏就忙活开了,先去西屋点了一百个鸡蛋,其中有六十个是她早就给赵小玉预备好的;又翻腾出几块布料,家里仅存的一些草药和红糖。

    到了第二天早上,刘氏又绑上了两只老母鸡,装了一袋子小米一袋子红枣,想了想,又往篮子里塞了半袋子杂面,这才上了骡车。

    赵老爹鞭子使得极顺,在一片清辉中驶向青源村。

    与此同时,颜傅也在婴儿的啼哭声中惊醒,他昨晚和孩子们一起睡在了西炕上。

    “哇~哇~”

    哭声弱的可怜,比猫崽子的奶音大不到哪儿去。

    颜傅快速起身,整了整衣服昨晚上根本没脱,抄起门后挂着的鸡蛋筐子,里面还有几个鸡蛋,颜傅将鸡蛋拨到边上,小心翼翼的抱起两个小人儿,轻轻放在鸡蛋筐里。

    青源村地处青源山脉的边缘,此时山雾还未完全褪散,不远处的青源山如同身在仙境,颜傅吐出一口浊气,往隔壁何家走来。

    何家的小儿子正在扫院子,一看到向福,顿时换上不屑的白眼,冲着屋里大声吆喝:“娘,娘!”

    “吵吵啥,”何婶子边往外走边用腰上的围裙擦着手,一见来人,眼中登时充满怜惜。“阿福来了?”

    颜傅不好意思的张了张嘴,半响才吐出一句:“何婶子,孩子…”

    赵小玉喂不了孩子,好在桂芝的好姐妹何婶子愿意帮忙,她家俩儿媳妇都有奶水。

    孩子该喂奶了,颜傅不说何婶子也知道。她接过孩子,先是摸了摸俩孩子的屁股,“尿芥子是你给他们换的?”

    颜傅点头,之前的仨孩子,向福都给他们换过尿芥子,他不过是照葫芦画瓢。

    “行,孩子白天就搁俺们家,你不用挂挂着。”何婶子说着就要往里走。

    “等等,”颜傅从怀里掏出一串钱,这是家里仅存的一串钱了。“婶子,你收下。”孩子吃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赵小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醒,也许...颜傅不愿再往下想,“以后还得经常麻烦婶子。”

    何婶子用力一推,“你这孩子!乡里乡亲的,小玉还吃着药呢,婶子不能要你钱!”

    无论颜傅好说歹说,何婶子就是不肯收钱,连鸡蛋也不收。

    “何婶,这两孩子吃...”

    不等颜傅说完,何婶子就急急打断了颜傅的话,“阿福啊,你是婶子看着长大的,村里村外谁不知道你是个老实的。现在小玉遭了大罪...家里还有五个孩子,婶子知道你的心,但是婶子真不能要!”

    颜傅只好收了钱,却是连孩子加鸡蛋筐子都留下了。

    他这么做,也是为了俩孩子,相信何婶子也能理解。

    何婶子看着颜傅离开的背影直叹气,原本好好的一家子,唉,造孽哟!

    等颜傅回到“自”家的时候,大丫已经手脚利落的做好了早饭黑馍馍就咸菜。

    他一言不发,狠狠的嚼着馍馍,真嗓子啊。比起这个,压缩饼干都堪称人间美味。

    三个孩子极安静的吃着水泡馍馍,这个时候院子的栅栏门忽然响了一声,颜傅扭头望去,原来是桂芝来了。

    从赵小玉出事到现在,向福没跟桂芝说过一句话,颜傅也不稀得搭理她。

    当然,桂芝看着大儿子阴沉的脸色也不敢往前凑,她从怀里掏出几张冷透了的白面饼子,一一到灶沿儿上;然后开始拾掇屋子,接着又抱起木盆去河边清洗赵小玉垫身子的血布巾和双胞胎的尿芥子。

    饭后,大丫带着弟弟妹妹出去挖野菜,这是孩子们每天的主要活动。

    颜傅先是去看了一眼赵小玉,接着又把两只水缸都盛满水向福家穷,没有钱打井。好在他家离河边不远,只要穿过整个村子。

    也不知老宅那帮人是没在还是心虚,反正颜傅来来回回路过好几趟,硬是没见到一个老宅的人。

    他满心的斗志无处安放,只好将气撒在别处,比如将家里但凡能盛水的器皿都灌满了水。

    做完这些,颜傅打算找几把趁手的工具,不是为了趁着月黑风高宰了向梁一家子虽然他真的很想这么干,而是为进山做准备。

    奈何向福下地的工具极少,只能临时绑了个类似铲子的东西。

    刚绑好,就听见外面传来车轱辘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