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5.真相

    “爹,娘。(看啦又看♀小说)”颜傅认出来人正是向福的岳父岳母,立刻上前打招呼。

    赵老爹不搭理他,车上的刘氏也不用他扶,一步跳了下来。

    见他二人面色不虞,颜傅不再言语,默默地跟在赵老爹身后搬东西。

    “亲家…”桂芝还没走,扎着手讪讪的跟刘氏打招呼,刘氏像是根本没看见这个人,径直走进屋里。

    “姥娘!”显然,孩子们还是很高兴看见刘氏的,刘氏一来,就代表着有新衣服和好吃的。

    看到炕上的赵小玉,刘氏的鼻子一酸,堪堪没掉下泪来。

    再掀被角,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儿扑面而来。

    刘氏火了,庄稼人谈不上娇养,但赵小玉好歹也是自己从小养大的闺女,为姑娘的时候何曾遭过这么大的罪!要不是看在向福忠厚老实的份上,当初怎么着也不会把小玉嫁进老向家!

    唉,刘氏后悔了,谁知道向家老宅竟是这么一个情况。

    按说向福和赵小玉两个,人也勤快,孩子也懂事儿,家里咋会这么穷呢?

    还不是因为那该死的向家!

    向福买块肉,向银会守在村口跟向福叨念向梁和向家对向福的养恩,于是肉就进了向家老宅。

    向福打条鱼,向银会守在村口跟向福叨念向梁和向家对向福的养恩,于是鱼就进了向家老宅。

    春天播种秋天收麦,反正向家总有让向福“心甘情愿”为老宅出钱出力的地方,连带着,赵小玉和大丫几个孩子,也成了老宅的奴隶。

    大包子养小包子,“感同身受”的颜傅心里憋着一股子邪火,但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还不是时候。

    至于向福这条命,就算是赔了向家的养恩吧。

    这也是颜傅不搭理桂芝的原因,向福为什么会一次次妥协,还不是为了桂芝能在老宅过得好点儿。可桂芝呢,一次次的让向福失望,连自己的孩子都保护不了,算什么母亲!

    ******

    感觉有人在帮自己垫姨妈巾,兆筱钰下意识的夹紧了大腿。

    “小玉,小玉你能听见娘说话吗?”

    谁,谁在叫我?

    兆筱钰像是演了一场电影,主角感觉是自己,但又不像自己。

    从小没娘,她依恋继母刘氏,继母对她也不错。

    可是后来继母有了妹妹,妹妹赵小曼总喜欢跟自己抢,抢爹,抢娘,抢好吃的好玩的,长大了还抢花布裙子!赵小玉不喜欢赵小曼,连带着也不喜欢刘氏。最后她谁也不喜欢,整日自怨自艾,像是全世界都欠了她的。

    再后来,她遇到了向福。向福喜欢她,不喜欢赵小曼。她也喜欢向福,跟爹娘哭着闹着要嫁给他。

    只是......

    嫁给向福,并没有她之前所幻想的那么幸福。

    新婚第二天,她拖着酸痛的身体像个婢女似的伺候向家老小,连午饭都没吃就跟在丈夫身后搬家。

    婚后的每一天,她都是如此过的,先伺候向家人,在老宅干活,最后才能回自己家。

    没错儿,一到饭点儿,她就该“下工”回家了。以前还遮遮掩掩,说什么叔嫂不好同桌吃饭;向金向银陆续成亲以后,连这块遮羞布也懒得扯了。

    一年四季,无论刮风下雨,哪怕赵小玉怀里身子临近生产,向家人也不会放过她!

    “你是我们的大嫂。”

    “我爹可是把我大哥养到成人,还给你们分了房子分了地。”

    ...

    总之,向家养了向福,向福的妻儿就必须给向家卖命!

    长女出生,长子出生,次女出生...

    孩子越来越多,赵小玉的日子也过得越来越苦。

    她尽量不把孩子们往老宅里带,没有哪一个母亲,愿意看着自己的儿女受欺辱。

    有时候婆婆会偷着来自己的小家帮忙,但往往却招来向家人的更多不满,更多的打击和报复!

    赵小玉忍啊忍啊,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头儿!

    直到几天前,向家的栅栏门被向珠一脚踢开。

    “嘭!”

    这一脚不禁惊到了在屋里做针线的赵小玉,还吓坏了家里唯二的两只母鸡。

    “跟我走!”

    向珠是向梁和桂芝的女儿,今年十五。她跟向家的大部分人一样,历来对这个大嫂没有什么耐心,更何谈尊重,一般都像是指使奴仆,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小姑,”大丫大着胆子上前拦道:“小姑,我娘还怀着弟弟...”

    “起开!”向珠一把将大丫拨拢到篱笆根儿,抓起赵小玉的手就往外扯,“快点儿跟我走!”

    “丫啊,照看好弟弟妹妹。”赵小玉只来得及嘱咐这么一句,就被向珠硬生生的拖出了院子。

    她挺着大肚子走不快,一手撑腰,脚下拌蒜,只好苦着脸央告小姑子,“珠儿,珠儿,慢点儿!”

    “真厌恶!”向珠狠狠掐了一把赵小玉手腕上的软肉,满脸的不耐烦,但速度确实是慢下来了。

    赵小玉吃痛,一路眼泪汪汪的跟着向珠往老宅去。她这次怀像不大好,肚子比前几次都大,从七个月往后就时不时坠坠的疼。向福早就不让她下地,家里的活计也接过去大半,赵小玉感动的同时,又心疼自己的汉子太辛苦。

    因为老宅的地还指着自家两口子出力呢,这不,相公今儿又跟着公公去田里补种了。

    赵小玉一只手被向珠扣得死死的,肚子一抽一抽的疼,可她不敢说,只好一路忍着。

    到了老宅,两个弟妹都站在院子里,正看着向金和婆婆桂芝正往门口的骡车里搬东西。

    “哟,咱们家的大嫂来啦。”腔调一如既往的阴阳怪气,在向金媳妇胡氏和向银媳妇儿王氏嘴里,“大嫂”二字是世间最低贱的词儿,没有之一。

    赵小玉也习惯了,淡淡的应了一句,算是打过招呼。

    “娘,您找我?”赵小玉托着肚子站定,老宅只有一个人不会欺负她,那就是婆婆桂芝。

    桂芝撩起眼皮瞥了胡氏一眼,然后垂下眼道:“也没啥事儿...”

    胡氏冷笑一声,陡然拔高声调,“大嫂,是俺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