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8.父母

    颜傅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儿,视线从竹根做的鸡槽一直扫到水桶,最后落在水缸里的水瓢上。(wWw.k6uK.cOm)

    他拿起裂纹缝补过的水瓢,咕嘟咕嘟灌了两口水,接着转身进了厨房。

    桂芝不在,厨房里只有赵老爹和刘氏,一个在拔毛,一个在洗菜,见到向福进来,二人都没抬头。

    “爹,娘,”颜傅收住脚,半佝着身子,学着向福的习惯伸手捏了捏裤裆。“爹,我想明日进趟山。”

    赵老爹不吭声,连眉毛都没动一下。

    颜傅顿了顿,“顺利的话也得三四天。”

    赵老爹还是不吭声,连半个眼皮子都没撩给女婿。

    颜傅又看了一眼刘氏,“家里,家里就麻烦二老了。”

    赵老爹头手上的活计不停,半天才从喉咙里闷出一声响,“嗯。”

    刘氏见赵老爹应下了,这才转身对女婿道:“阿福啊,小玉这次吃了大亏,你可不能再跟以前式的了。”

    “娘,你放心,”颜傅目光坚定,“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小玉和孩子。”

    想到向福对桂芝态度的转变,刘氏张了张嘴,没再说什么。

    听到女婿的保证,赵老爹的肩头终于放松下来。他主动询问道:“你和谁去?”

    进山是非常危险的事,尤其是这座青源山,供着那样一位祖宗。

    “赵大,就是...”

    “我知道他,”赵老爹打断了女婿的话,“说起来,咱们和他还是同族。”

    赵老爹说完继续埋头干活,颜傅得了赵老爹的应允,心头一松,开始在狭小的厨房里挑挑拣拣起来。

    刘氏瞅着女婿一会儿拿着汤盆儿比比量量,一会儿又对着蒜臼子出神,甚至蹲在腌菜坛子前嘀咕了半天。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阿福啊,你找啥呢?”

    颜傅搔了搔绾在头顶上的发髻,“尿桶。”

    ...

    来厨房找尿桶?你咋不去茅房找饭呢!

    刘氏没好气的翻了女婿一眼,“你等着!”说完就抖搂抖搂手上的水,去了后院。

    颜傅从厨房出来,就见自家的三个小萝卜头一路飞奔进了院子,老远就听到他们喊:“爹!我娘是不是醒了?”

    见颜傅点头,三个孩子脚步不停,欢快的跑进了屋。

    “娘!”

    “娘~”

    “娘...”

    三个小包子仰着头排排站,兆筱钰挨个儿看过来,深感向福基因的强大。

    大丫长得真像向福啊,简直就是浓缩版的小阿福嘛,以后肯能出落成个美人。至于大蛋和二丫,也隐隐能看出向福的影子。三个孩子瘦是瘦了点儿,但至少目前都身体健康。

    兆筱钰不禁微微笑了一下,挨个摸着三张稚嫩的小脸,心道:赵小玉你放心,既然我占了你的身子,就一定会替你把孩子们照看好。

    大丫抱着兆筱钰的胳膊不撒手,这孩子真是被她娘那天满身是血的样子给吓坏了。“娘,你好些了么?”

    兆筱钰笑着点头,“嗯,娘没事了,娘很快就能好。”

    大丫得了兆筱钰的保证,又仔细看了看她的脸色,确实比之前好多了。“娘,我去找何奶奶,把弟弟们抱过来给你看!”

    大丫说完就飞奔而出,这孩子,性子倒是一点儿也不像向福和赵小玉两口子。

    “娘,”大蛋眼泪汪汪的瞅着赵小玉,“是谁害你长病的,是不是...二婶?”

    看来大蛋似乎很怕胡氏,兆筱钰轻轻拂了拂大蛋的发顶,柔声道:“这话是听谁说的?”

    大蛋捏着兆筱钰的手,“狗子,栓柱儿他们...都那么说。”

    “都怎么说啊?”知道大蛋胆小,兆筱钰慢慢引着他开口。

    “他们...”大蛋垂下脑袋,眼眶明显湿漉漉的。

    就在这时,院子里传来一阵热闹的嬉笑声。

    “小玉啊!”

    来人是一位五十岁上下的村妇,个子不高,体型壮硕,腮帮子和下巴颏都肉呼呼的,脸色红润,一看就知道身体贼硬实。这位婶子似乎跟向家人非常熟稔,进屋就一屁股甩到炕沿儿上,将怀里的孩子轻轻放到兆筱钰身侧。

    刘氏见状,也将自己怀中的襁褓并排放在兆筱钰旁边。

    这是一对双胞胎男孩儿,长的白白净净,像是从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许是刚吃完奶,这会儿正睡得香甜。也幸亏俩孩子睡着了,要不兆筱钰肯定会露怯,她根本分不清哪个是哥哥哪个是弟弟。

    “何婶子。”兆筱钰第一次见何婶子,所以这声称呼喊的没甚底气。

    何婶子还以为是赵小玉身子虚的缘故,也不挑理儿,“怎么样,好些了没?”

    兆筱钰挤出一个类似感激的笑容,“好多了,麻烦婶子了。”

    “嘿!说啥话,咱们乡里乡亲的,又挨着住,这就是老天爷给的缘分。这老话儿说的好,种田要好秧,好儿要好娘,你可得赶紧好起来。有啥事就吱呼婶子一声儿,不准跟婶子外道。”

    “小玉啊,”何婶子话音刚落,刘氏就立马接上了话茬儿,“这次多亏了你婶子为你忙前跑后,不说别的,光俩孩子吃奶就是个大事儿。等你好了着,你们两口子可得好尚谢谢你婶子!”

    赵老爹也不停的点头称是,他隐晦的剜了向福一眼。这孩子,一点儿眼力价都没有!

    颜傅收到眼风,木讷的往前挪了挪身子。

    “亲家嫂子说啥呢,”何婶子嗔了刘氏一眼,转而伸手拍了拍兆筱钰的胳膊,“别听你娘滴,啥谢不谢的,眼么前儿最要紧的是养好身子,这地啊靠肥长,这人啊就得靠饭养,你啥也甭操心,好尚吃药,大口吃饭,月子里可不兴作下病。”

    “你看看你婶子,真是把你当亲闺女疼~!”刘氏又赞了何婶子一句仁义。

    何婶子矜持的笑笑,对刘氏和赵老爹道:“小玉这孩子,我是打心眼里稀罕她。”

    一家人陪笑,兆筱钰觉得自己快要憋炸了。她忍不住瞪了向福一眼,这个呆子,就不怕姐尿在炕上么!

    “咋地啦玉,冷啊?”何婶子见兆筱钰额角冒虚汗,将她身上的棉被往上盖了盖,“小玉啊,你放心,俩孩子放我那儿,一准儿给你喂的白白胖胖的~!”

    嗬,这血腥味儿真够冲的!

    “谢谢,谢谢婶子。”这下兆筱钰对何婶子是发自真心的感激,人家不图你啥,单纯就是为了两家之间的那份儿情谊,这样热心肠的好人,实在是太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