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6.卖参

    “娘!娘你醒醒!”大丫激动的摇晃着兆筱钰的胳膊,“爹回来了!”

    兆筱钰在半醒半昏之间撑开眼皮,“丫啊...你说啥?”

    大丫满脸雀跃,一双漂亮的杏眼弯成了月牙,“爹和赵大叔回来了,还驮回来一头野猪!”

    野猪?

    兆筱钰皱了皱鼻子,此时外面闹哄哄的,似乎来了不少人。(wWw.k6uK.cOm)“谁在外头?”

    “可多了!”大丫拍了下巴掌,接着说出一大串人名。

    兆筱钰无语,村里的娱乐活动极少,大人孩子们闲来无事看稀奇倒也正常。唯一不正常的是,赵大干嘛把野猪拉到这里?

    她不知道的是,这一路上,颜傅已经再三拒绝赵大将野猪平分的提议。

    陷阱是人家赵大挖的,跟自己半毛钱也没有,他不过是搭了把手。再者说,自己两次被赵大所救,还白白要了人家的参,心中已是对赵大亏欠良多。

    后来他二人遇到赵老爹,赵大便以受伤为借口,想着把猪拉到向福家,给孩子们多切块肉。谁知...下山途中遇到了几个坏小子,嚷嚷的半个村儿都知道了。

    院中巷口,大人孩子挤成一堆,向家的栅栏门都快被挤散架了。

    “阿福,这么大一头野猪怎么分啊?”村里的几个赖汉剔着牙,倚在门框上逗弄向福。

    “见着有份!哈哈...”还有一帮整日游手好闲的小年青,半真半假的笑嚷着,一看就是平日里欺负向福欺负惯了的。

    “达达,给俺块肉!”

    “叔叔,俺也要!”

    ...

    向家本家的孩子们在大人的教唆中穿来穿去,不甘示弱的喊着要肉。

    嗬,好大的脸!

    颜傅嗤笑,对青源村的村民有了更深一步的了解,“这猪不是我猎的,我可说了不算。”他扫了一圈围观的群民,见不少人面露垂涎,不禁皱起眉头。

    他转而对赵大低声道:“趁这会儿天还不晚,赶紧(把猪)拉到县里卖了吧。”

    赵大经他一提醒,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故意大声道:“这不是来借大叔的车嘛!”

    听赵大这么一说,不少人当场落了脸,再看向颜傅的眼神时,就少了八分的热切,多了十分的鄙夷。

    “散了吧,”刘氏拿手巾扑打着衣裳往外撵人,还有一些小孩子不愿意走的,见大丫板着脸拎着杵衣棍子出来了,这才不情不愿的往外走,也不走远,就在院门口守着。

    一直趴在门框往外瞧的大蛋,整个脑袋都快挤进门缝里了,他身子晃了晃,抿嘴不语。刚才...他好像看见二叔家的向富贵了,只是那人一闪而过,他也不敢确定。

    大蛋歪着头想不明白,向富贵不是去他姥爷家了么?

    颜傅和赵老爹帮着赵大将野猪搬到车上,三人赶着骡车,往县城走去。

    赵大常来县里买野味,自是有相熟的酒楼,三个人交了入城的车费,直接将野猪拉到了一品鲜的后厨。

    “哟,赵大哥来了,”后厨的活计们都认得赵大,“我去喊掌柜的!”

    这头野猪挺争气,硬是撑到在酒楼过了称才咽气。这活猪跟死猪的价钱还不一样,活猪更值钱,连皮带毛能卖到二十二文一斤。

    掌柜的把了银钱,又再三叮嘱赵大一有新鲜货就送来,再过半个月就是花娘节,到时候大户人家都会寻些野味尝鲜。

    赵大点头应了掌柜,从肉钱中挑出一块银角子,“劳烦掌柜给来两坛好酒。”

    掌柜笑着去后头搬酒,赵大笑着对颜傅和赵老爹道:“今晚上叨扰婶子和弟妹了。”

    赵老爹听了直摆手,“说那些就外道了。”

    赵大不顾颜傅和赵老爹的阻拦,先是去肉摊上割了一整块后,又去布庄买了三匹布一匹花布两匹藏青,他笑嘻嘻地对赵老爹道:“还得麻烦婶子,给小子也做身衣裳。”

    赵老爹瞪了他一眼,知道他这是变相的感谢他翁婿二人,便没再添话。

    接着三人又去了粮店,赵大没有地,吃粮得自个儿买。他先是称了白面杂面各五十斤,又要了一袋子稻谷,最后划拉了几斤红枣桂圆等物,这是他准备给赵小玉的。

    晚饭自然吃的非常丰盛,既有大块的炖肉又有蘑菇等新鲜的小菜,刘氏凉拌了一个三丝,炒了一碟子鸡蛋给他爷仨下酒。

    三个孩子倒是吃的十分规矩,没有见到肉就失态,可见向福两口子在这方面的教育还是不错的,这让颜傅和兆筱钰都暗暗松了口气。

    吃饭的时候,兆筱钰的目光时不时的落在向福身上,她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后来帮刘氏收筷子时才恍然大悟。

    是了,向福竟然是用左手使筷子!

    虽说他伤了右手,但也不可能在短时间使左手使得这么顺溜!

    因着她家老颜就是左撇子,吃饭拿枪都是用左手,所以她对此十分敏感。她猜测,要么向福可以左右开弓,要么...就是这个向福有问题!

    以己度人,兆筱钰越看越觉得怪异。

    人还是那个人,但向福的整个气质和气场,完全不像赵小玉记忆中的那个老实巴交的农民!还有向福给自己的感觉,熟悉中透着一股疏离。

    向福为什么会疏离自己的媳妇儿,这点兆筱钰想不通。

    就在兆筱钰观察颜傅的同时,颜傅也在不动声色的打量赵小玉。他总觉得眼前的这个赵小玉有点儿怪怪的。具体哪里怪他也说不上来,但赵小玉吃饭时的礼仪,以及一身若有似无的书卷气,是她原本不可能有的!

    吃饭完,天完全黑了,送走赵大之后,颜傅坐到赵小玉面前,掏出了那两根宝贝的山参。

    兆筱钰愣了愣,没想到向福居然真的挖到了参!

    “那个...”兆筱钰摩挲着两根参,“这参怪难得的,咱们卖一根出去吧?先把地拿回来。”

    颜傅轻笑,“我再去挖便是。”

    兆筱钰摇头,“你刚才和赵大说的话我都听见了,山里太危险,我...家里还指望你呢。”

    颜傅睨了兆筱钰一眼,“行,你说了算。”

    “卖这根好的。”反正自己吃,品相什么的不重要。

    颜傅赧然,扯着自己挖的那根山参道:“就卖这根,自家人吃当然要吃好的。”

    这样的颜傅让兆筱钰有一瞬间的恍神,不过她马上又恢复到赵小玉模式。

    “行,听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