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21.条件

    “你,你...”七叔婆气的整个腮帮子都在颤,她想抽回胳膊,却怎么也挣不开兆筱钰的“魔爪”。(看啦又看小说)

    兆筱钰笑吟吟的看着七叔婆,目光却冷的渗人,她卯足劲儿掐着对方的胳膊,手上的力道越收越紧...虽然这具身体还没完全康复,但常年的劳作让赵小玉的力气不输男子。

    “放手!”七叔婆恼怒的咬着牙花子,她下门牙都掉光了。

    兆筱钰挑了挑眉,趁对方不备的时候猛然松开了手,七叔婆还没来得及泄力道,乍离了兆筱钰的拉扯,她差么点摔在地上!

    好在她的两个儿媳妇就在她身后,一把将人抱住了,不过老太太还是不幸闪到了腰。

    “哎呀!”兆筱钰立马换上一副惊惧的神情,语气中的担心和忐忑拿捏的恰到好处:“七奶!你没事吧!?都怪孙媳没用...”说到后头竟是带了哭腔。她虚抹了一把隐形的眼泪,难过的垂下眼,实则心里头快笑翻了。

    这一幕在众人看来,就是赵氏想扶老太太却遭嫌弃,看客们的风向立刻从同情赵小玉上升到对向家众人的愤慨:一帮子人欺负一个病弱的产妇,真不要脸了!

    兆筱钰暗暗叹息,自己真是跟老太太没缘啊。这么多年的学雷锋日,她硬没抓住过一个老太太!更不要说什么扶她们过马路了!

    “娘!”

    “奶!”

    七叔婆的儿媳孙媳女儿们一窝蜂的涌上前去,生怕自己不能在第一时间展示孝心。

    兆筱钰抬头望天,这里的空气真好,居然还能看见蓝天白云...

    七叔婆被众人七手八脚的扶了起来,她扶着腰,瞳孔中那块狭小的区域迸发出一道寒光,看向兆筱钰的目光已经不能用恶毒来形容了,她恨不得现在就将赵氏生吞活剥!

    只见她面色发黑,浑身气的直哆嗦,对着俩儿媳道:“去,去把你爹叫来,就说我快被人打死了!”

    ******

    “后来呢?”颜傅背对着屋里唯一的光源一盏老旧的臭油灯。此时赵老爹他们也回来了,洪文正在里头给赵小玉瞧病。

    大丫看了刘氏一眼,咬着下唇不吭声。

    “唉!”刘氏长长的叹了口气,递给女婿一碗白水。“后来你娘过来了。”

    颜傅的手在半空中一顿,“她怎么说?”

    “她...”刘氏搜肠刮肚的想了半天,最后还是大蛋替她解了围。

    “爹,你要是听奶的,我们就不要你了!我们…我们都跟着娘!”

    颜傅疑惑的看向刘氏,“啥?”

    “唉!”刘氏重重拍了一下大腿,“这也是话赶话的说到那儿了...”

    就在七叔婆吩咐完儿媳妇去找家里男人们的时候,张氏扯着桂芝从人群中挤了进来,许是太过兴奋的缘故,兆筱钰惊奇的发现,张氏那张散射式的黑脸盘子上,居然也会出现其他的颜色(shai)!

    张氏恶狠狠的将桂芝向前一推,尖声道:“赵氏!瞪大你的狗眼看看谁来了!这回看你们娘俩还有啥b脸赖在这儿!”

    兆筱钰的目光投向来人,才几天的功夫,桂芝似乎老了好几岁,她眼眶青肿,即使留下一绺头发,也掩盖不住额角的青紫。

    看来,桂芝在向家老宅的日子也不好过。

    不过兆筱钰一点儿也不同情她,自己立不住,为人处世毫无原则可言,遇事只会一味的避让,活该被人家欺负!

    “小玉...”桂芝怯懦的瞟了媳妇一眼,“你...要不你先回娘家待二日...等...等过几天...”

    呵,兆筱钰心中冷笑不已,刚才一见到桂芝,她就知道赵小玉的这位好婆婆会说什么了。

    见兆筱钰斜愣着眼瞅着自己不说话,桂芝强硬着头皮劝道:“阿福不容易,为了你,连地都抵了...”

    是啊,向福为什么会抵地?赵小玉又是怎么死的,桂芝不帮儿子儿媳讨回公道,反而帮着向梁助纣为虐!

    真真儿是个无可救药的糊涂蛋!

    兆筱钰心中微叹,先有七叔婆大棒在前,再有桂芝软刀子在后,她不禁陷入沉思,向梁他想干啥?单纯的贪图自家的十亩地?

    兆筱钰摇摇头,不像。

    桂芝还以为兆筱钰摇头是因为不答应离开向家,她为难的看向七叔婆,满眼祈求。

    就在这时,院子里又呼呼啦啦的挤进来一堆人,张氏顿时面露得意,桂芝也稍稍松了口气。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七叔公一枝的男人们。他们见自家娘们都好好地,便退到了一旁,或站或蹲,像看脏东西似的打量着兆筱钰娘俩。

    “七叔公来啦,还带了这么多伯伯叔叔堂兄堂弟,”兆筱钰后退几步,故作紧张的对着众人道:“我爹和阿福不在,七叔公这是想干啥!?”

    七叔公哼了一声,他自持身份,不屑与赵氏这样的小辈儿媳妇说话。

    围观的群众再度兴奋起来,你一言我一语,讥讽向七为老不尊,向家合起伙来欺压赵小玉母女等等。

    不过兆筱钰还是低估了向家人的脸皮,对方的脸上连一丝难堪都不曾出现,可见人家早已对这种场面司空见惯了。

    兆筱钰清了清嗓子,继续对众人道:“既然七叔公来了,那咱们今天就把话说清楚。你们要撵我走,总得给我个说法,别拿俩孩子说事儿,孩子姓向,就是不祥也是你们向家祖上没积阴德!”

    “你胡喷什么粪!”

    七叔公终于变了脸色,兆筱钰不等他们开骂,接着又道:“要我走也行,我兆筱钰也不是非得赖着向家才能活,只是你们必须得答应我三个条件。”

    七叔婆阴着脸,就是从棺材里爬出来的也不过如此了。“你说。”

    “第一,我要向福亲口跟我说叫我走;第二,五个孩子我得带走,反正向福离了我也是要再娶的,你们向家也不缺孙子;这第三嘛,”兆筱钰眼波一转,“大伙儿都知道前些日子我差点儿叫人给活活打死...”

    有内幕!众人皆竖起耳朵,等兆筱钰接着往下说。

    七叔婆赶紧打断了兆筱钰的话,“你就说你第三个条件!”

    兆筱钰笑了笑,身姿像一棵挺拔的松树,“叫向梁给我赔礼道歉!”

    “不行!”七叔婆气呼呼的拿拐杖捶地,“他是你公公,是长辈!赔礼道歉绝不可能,孩子你想都别想!要走你也是你自己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