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22.混战

    兆筱钰双眼一眯,冷冷的盯着七叔婆,“若我不依呢?”

    “由不得你!”七叔婆面露狰狞,“来呀,帮着赵氏收拾收拾,今儿就把她娘俩送回去!”

    张氏一个健步冲上前,她小姑子向秀紧随其后,几个打头的村妇挽着袖子,准备大干一场。(看啦又看♀小说)

    “你们要干啥!?!”刘氏随手抄起立在门边儿的木杵,将兆筱钰护在身后。“我看谁敢动!”

    兆筱钰俯身嘱咐了大丫几句,小丫头澄清的眼中霎时闪过一丝兴奋。很快,大丫从后院儿拖过来一把铡猪草的铡刀。

    张氏等人被唬的一个踉跄险些跌倒,立即止住了前进的步伐。

    兆筱钰自觉威风凛凛,英姿不凡。她肩上披着棉被,手里握着大刀,大有一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哎呦,可了不得,”人群中有上了年纪的人开始劝赵小玉,“使不得哟,你一个娘们家家的,快把你汉子叫来是正经。”

    也有不少人高一句低一句地劝着向七和他婆娘,:“你们也不给人家个交代,就这么急哧哧的撵人走,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好好说,别动武把焯!”

    桂芝手足无措地夹在两拨人中间,想劝又不敢劝。

    张氏的小叔子突然从墙根下站了出来,吆喝着他的叔伯兄弟,“草他娘的,咱还能叫个女人拿住了!”说完就带头往外走,看样子是准备去找趁手的家伙事。

    “回来!”七叔公将人喝住,“都给我老老实实地呆着!”

    他话刚落地,向家的男人们又转了回来。

    “阿福媳妇,”七叔公皱着鼻子,好像兆筱钰是一坨臭不可闻的猪粪。兆筱钰本以为这位七叔公会“语重心长”的劝说自己一番,谁知他一张口,就彻底暴露了他愚昧无知的本性。

    “你先家去,改天我会叫阿福上门说清楚的。”

    嚯,你当自个儿是谁啊?!

    兆筱钰觉得对方是在侮辱自己的智商,不由得嗤笑一声,“这里就是我家,不把话说清楚,我哪儿也不去!”

    “还愣着干啥!”七叔婆恨不得身先士卒,如果她年轻上二十岁,一定会立马跳起来抓破赵氏的脸!

    张氏把心一横,弓着腰就冲兆筱钰撞过来!

    兆筱钰学斗牛士的样子灵活的侧身一躲,张氏刹车不及,嘭的一声撞上了兆筱钰身后的水缸。

    “桄榔!”水缸破了,水哗哗淌了一地。

    看的兆筱钰这个心疼,在没有自来水的世界,每一滴水都来之不易,这一大缸的水,至少得挑个五六回!

    “啊!”张氏的尖叫简直要冲破天际,她抱着肿胀的脑袋愤恨不已,赵氏她竟然敢躲!

    兆筱钰耸耸肩,“大伙儿看到了,是她自个儿撞得。嫂子,”兆筱钰对着抱头打滚的张氏道:“水缸叫你撞破了,你得赔!”

    “我跟你拼了!”张氏恼羞成怒,张牙舞爪的向兆筱钰扑来。

    兆筱钰横刀一挡,将张氏拍了个趔趄,这个时候向家的女人们已经将兆筱钰和刘氏团团围住,刘氏抓起水舀子就往她们身上泼去。对方也不是省油的灯,什么婆婆腿,寡妇挠,全都招呼上来了。

    “住手!”就在女人们混战之时,赵大从篱笆墙外跳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大蛋。

    “哈!这是连姘头都找好了!没脸没皮的小娼妇,那俩孽种指不定是谁的...”张氏吐了口血吐沫,指着赵大和兆筱钰骂骂咧咧。

    “放屁!”赵大气的涨红了脸,“你特么欠抽!”

    ******

    洪文一掀帘子,全家人立刻围了上来,赵老爹急道:“怎么样?小玉她...没事吧?”

    洪文摇了摇头,欲言又止。

    众人的心瞬间跌到了谷底,颜傅摸了摸胸前银票所在的位置,坚定道:“洪大夫,你尽管说,只要还有一线希望,我们绝对不会放弃!”

    “向兄误会了,”洪文急忙摆手,“大嫂的高热看似凶险,实为风寒入里,并无大碍。”他转而面向刘氏,“大娘,家中可有生姜和红糖?”

    这个时节哪来的生姜!

    “大夫,”刘氏面露难色,“红糖有,生姜...”即便秋上收了姜,庄户人家也不舍得自己吃,都是拉到县城去卖,年下能卖到七八文钱一斤呢!

    刘氏将女儿家现有的吃食在脑海中一一掠过,跟洪文商量道:“大夫,家里倒是还留着几头干蒜,你看...能不能替...?”

    赵老爹瞪了刘氏一眼,正欲开口,却被洪文打断:“蒜就不必了,这样吧,大娘单煮一锅红糖水就行。”

    “好,好,这就来。”刘氏立马转身去了厨房,灶上的燎壶一直开着呢。

    “洪大夫,”颜傅将洪文拉到赵大身前,“烦请帮我大哥也看看。”

    赵大赶忙推脱,局促道:“不用,没啥事儿。”

    颜傅这才发现他脖子上被挠的一道道儿的,便指着他的头顶诓道:“流血了。”

    赵大下意识的去摸,洪文赶紧制止他,“别动,让我看看。”

    赵大只好乖乖坐着,让洪文给他瞧伤。

    做大夫的有个习惯,但凡外出总要备着些急救的药物。洪文从贴身的包袱里拿出一个小瓷瓶,将里面的粉末均匀的洒在赵大的头上和脖子上。

    “行了,明早上再看看,估摸着就能结痂了。”

    颜傅和赵大双双起身道谢,洪文淡笑无事,赵大想着洪文在这儿多有不便,于是邀请他跟自己回去住。

    洪文想了想便应下了,待他再次瞧过兆筱钰,对颜傅道:“向兄,借一步说话。”

    他二人走到栅栏门处,洪文轻声问道:“向兄,上次给大嫂诊病的可是我...那位德安堂的易大夫?”

    颜傅沉声道:“正是此人。怎么?”

    “唉...”洪文刚才一直纠结着要不要告诉颜傅实情,“他可曾与你说过,大嫂...大嫂以后怕是再也不能有娠了。”

    颜傅心头一沉,虽然他没想过要和赵小玉做真正的夫妻,但眼下她跟向氏族人闹成这样,此事一旦被人知晓,那帮人一定会以此为借口...

    颜傅双手抱拳,对洪文郑重道:“此事还望洪大夫能替在下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