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25.向梁

    颜傅不是向福,向梁的冷脸对他一点儿震慑力都没有。(www.k6uk.com)

    只见他挪了挪屁股,玩味的拖着长腔道:“哦~,原来爹不饿呀。”他压根儿就没打算起身!

    颜傅话音刚落,向梁的脸唰的就黑如锅底,一时间堂屋里静的可怕,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像瞅怪物似的瞅着颜傅,向富贵吓得连嘴里的鸡肉都忘了咽。

    向金使劲儿揉了揉眼,没错,这人是向福,可他怎么敢这样跟爹说话!!

    桂芝也被吓得不轻,手脚都不知该往哪儿摆,下意识的往向梁的方向望去。

    向梁是个控制欲极强的人,这一点从他对向家众人的态度就不难看出,就连向梁最疼宠的孙子向富贵,也不敢在他爷爷面前说个不字。

    而颜傅的这番表现,已经深深触及到了他的底线。当然,他对长子的底线从来都是特别的高。

    向梁那双眼白明显多于瞳仁好几倍的三角眼,凌厉的射向颜傅,迸发出一种危险的气息。

    但颜傅却不以为意,他拾起筷子准确无误的挑起一根鸡大腿。“哎呀,这就是松鹤楼的扒鸡?以前老听人说这玩意儿金贵,原来在咱家也不是多稀罕。”说完便大刺刺地撕下一块肉,在众人见鬼的目光中大快朵颐起来。

    庄户人家很少有吃三顿饭的,即便吃也是随便垫吧两口,而向家老宅午饭的主菜竟然是扒鸡和酱肘子。就老宅这样的生活水平,向梁父子还好意思整天刮擦向福一家,颜傅按下心头的暴戾,化气愤为食欲。

    向富贵张了张嘴,扫了一圈在座的大人,没敢吱声。

    当着向梁的面,向珠不敢摔筷子,只好拿淬了毒的眼光刺颜傅;胡氏也恶狠狠的拿眼白剜颜傅,两人的想法不谋而合:吃吃吃,看爹待会儿怎么收拾你!

    向银两口子抱着胳膊冷眼看戏,只有桂芝,不安的搓着手,目光在向梁和儿子之间徘徊。

    “还行。”颜傅吃完鸡腿咂么咂么嘴,筷子又伸向了桌子中央的酱肘子。胡氏差点儿叫出声来,扒鸡和酱肘子都是她从娘家带回来的!要不是向富贵吵着要吃,她怎么也不会...这个该死的向福,饿死鬼投胎么!?

    众人各怀心思,堂屋里的气氛越来越冷,连平日里没骨头似的向红,这会儿也规规矩矩的坐在凳子上,尽量减少自个儿的存在感。

    其实小孩子对大人情绪的变化非常敏感,她潜意识里觉得这个大伯跟以前不一样了。

    至于哪儿不一样,她也说不上来,就是打心眼里怕他。

    气压持续走低,颜傅却跟没事人一般,吃的相当欢实。他确实是饿坏了,来这儿之后他就没正儿八经的吃过东西!他承认刚才有一部分是故意气向梁的,但现在么...先填饱肚子再说,吃饱了才有力气干仗嘛。

    颜傅吃东西的速度极快,桌上的食物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消失,这是以前在部队里吃饭的时候练出来的,每次吃饭前,他们队长必须得喊一个口号:预备起!否则还不等人到齐,饭菜就被抢光了。

    桂芝承受不住其他人的压力,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颜傅不耐烦的抖落掉她的手,继续往嘴巴里塞。

    向金等人就这么一言不发的看着颜傅吃,再看向梁的脸色,已经不知道能用什么词儿来形容了。

    直到扒鸡变成一堆不规则的骨架,肘子也像是被纸片儿啃过的一般,颜傅才意犹未尽的放下筷子。向富贵一脸要哭不哭的表情,委屈巴巴的瞅着向梁。

    “怎么,你们也不饿?”颜傅嘬了嘬牙花子,吐出一块肉渣。

    向金等人这顿郁闷啊,但碍于向梁在此,都聪明的没出声。

    “吃饱了?”向梁僵硬的挑起嘴角,笑着问颜傅。

    颜傅睨了他一眼,慢吞吞的直起身,看起来尤不知足。“凑合吧。”

    ******

    颜傅跟着向梁来到里间,刚迈过门槛,就听向梁大喝一声:“跪下!!”

    颜傅面不改色,自顾自地踱到主位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啥事儿啊爹?这天还不热呢,你老的火气咋就这么大。”

    “我叫你跪下!!”向梁一字一句,加重了语气中的某些成分。

    “爹,跪下多不吉利啊。”颜傅这话说的很露骨,你还没死呢,干啥着急叫我跪啊!

    向梁双眼一眯,训斥道:“反了你了,你这是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颜傅挑了挑眉,翘起二郎腿抖擞了两下,“哪有,我就一直没把你放在眼里。”他倏的打了一个饱嗝,“我都是把你放在心上~”

    “哼,”向梁怒极反笑,背着手道:“你不用在这儿跟我演戏,如今你翅膀硬了,以为我管不了你了是吧!你信不信我一发话,叫你在青源待不下去!”

    切,谁稀罕啊。

    颜傅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爹你还有事么?”从颜傅嘴里的吐出来的“爹”字,跟普通代码一般,毫无温度。

    向梁转过身,今天的向福极为反常,他不能忍受这种脱离自己控制的感觉。他死死地盯着颜傅,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估计颜傅早不知死了多少万回了。

    “休了赵氏,要不你就跟她一起滚!”

    嗬,颜傅脸上虽然还是在笑,但眼神却是陡然一冷,“凭啥?”

    “她不敬长辈,竟敢跟七叔七婶动手,这样的妇人留着也是搅家精!再说,她还生了俩晦气的东西,向家门里是断断不能留着这种妇人的!”

    “然后呢?”颜傅双手一摊,“孩子们都还小,以后谁照顾他们?”

    向梁仔仔细细的打量了颜傅一眼,然而他什么也没发现,不禁有些气恼。“你大姑家的春梅表妹,前些日子不是归家了么,我看她比赵氏懂事多了,不妨叫她来家里照顾几天。”

    呵呵,这样的话向梁有脸说,颜傅都替他臊得慌。

    春梅是青源村有名的泼辣货,成亲没两年丈夫就死了,她赖在婆家不走,直到前些日子在跟野男人厮混的时候被她婆婆抓了个正着,这才被强压着送了回来。

    拿这种女人跟赵氏比,颜傅都觉得恶心,向梁简直是瞎了心!

    颜傅嗤笑道:“还有没有?”

    向梁瞥了他一眼,没好气道:“还有村口的赵寡妇,家里有地,吃喝不愁。”

    “呵呵,就是三年克死七个相公的那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