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26.拒绝

    向梁冷哼一声,算是默认了颜傅的话。(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这位赵寡妇可不是一般人,她的事迹在青源村乃至整个临水镇和虹富县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虽说初嫁从亲,再嫁由身,但赵寡妇挑选男人的标准未免也太不走心了。三年里换了六任相公,不是暴毙就是和离,和离后的那两位也难逃一死,一个酒后跌进了河里,一个犯了疯病把银锭当成了点心...村里人都说赵寡妇邪性,大白天的都不敢从她家门前过。

    也不知对方给向梁许了什么好处,以至于向梁连名声都不要了,让自个儿娶这么一座瘟神进门,向梁是真怕他不死啊!

    颜傅抖擞着二郎腿,语调也吊儿郎当的像个地痞,“那赵寡妇有多少地啊?”

    向梁神色一滞,他还真不知道赵寡妇家有多少地,只听黄媒婆说她家有良田百亩。

    “怎么,爹没打听?”颜傅一脸欠揍的撇撇嘴,“不打听清楚你就敢往出说,那赵寡妇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向梁眉毛一横,“你算个什么东西,这样的人家还埋没你了?!也不撒泡尿照照,还敢跟我这儿挑拣!”

    “主要是你给找的这俩下家也太磕碜了,”颜傅啧啧两声,“知道的说你疼我怕我挨饿受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盼着我早死呢!”

    我就是盼着你早死!

    向梁一口气堵在嗓子眼儿里,上不来也下不去,别提多难受了。面对油盐不进还耍无赖的向福,他隐隐生出一种无力感,怎么会这样,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

    “这样吧,爹你也甭替我操心了,”颜傅弹了弹裤腿上的一团灰土,“人都说宁拆一座庙不毁一门亲,赵氏再不好,人家嫁进来的时候也是黄花大闺女,是我的结发妻子。”正说到这儿的时候,桂芝端着茶壶茶碗进来了,颜傅装作没看见,继续道:“也不是谁都有爹这样的福气,能娶到一个好寡妇的。”

    桂芝听到儿子的话,身子虚晃了一下,差点没站住。

    然而向梁和颜傅都跟没看到似的,更别提上前扶一把,桂芝顿时红了眼眶,放下茶碗就匆匆跑出去了。

    颜傅心中冷笑,刺心么?刺心就对了,人就是这么贱,以为时间一久大家就把你曾经的过往都忘了,殊不知,这块疤一直都在,永远也抹不掉。

    他不是看不起再嫁之人,而是看不惯桂芝对幸福的追求都建立在向福的痛苦和忍耐之上。偏她还不知收敛,一而再再而三的帮着向梁欺辱向福一家,事后她再去扮演救世主的角色,哭诉自己有多么不得已的苦衷,让向福体谅她云云,想起来就特么恶心!

    他可不是软蛋向福,向梁和桂芝想继续拿捏他?门儿都没有!

    向梁没想到一向维护桂芝的向福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也知道,之所以自己和儿子能拿捏向福,一是因着向家的养恩,再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桂芝。

    而向福今天能当着桂芝的面说出这种话来,显然是已经厌弃了她。

    向梁很明白,名声这个东西对于不读书不做官的泥腿子来说根本没啥用,还不如一兜子黑面来的实惠。如果向福真的不在意桂芝,不怕背上不孝和忘恩负义的帽子,那很多事就不好办了。

    向梁目不转睛的打量着颜傅,这个便宜儿子如今滑不溜秋的不好控制了,令他更想不明白的是,曾经那个胆小懦弱的向福,怎么才几天的功夫就有如此大的改变?

    “爹还有事儿么?”颜傅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没事我就回去了。”

    向梁瞅着颜傅不说话,颜傅像是没看见一般,继续得寸进尺,“刚才那扒鸡不错,再给我来一只捎回去给你孙子孙女尝尝。”

    “哼,”向梁冷笑道:“我怕他们没那个福气!”

    颜傅用力拍了拍向梁的肩膀,向梁想挣开他的手,却怎么也动弹不了。颜傅故意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敢咒我孩子,看老子不捏死你!

    “爹说啥呢,有我在,谁敢动他们一手指头,我就是拼了这条烂命也要弄死他!”颜傅那双黑漆漆的眼仁释放出一抹决绝和狠厉,看的向梁猛地心头一跳。

    他不是向福!向福绝对不敢拿话来威胁自己!

    向梁眼珠子一转,“你不休赵氏,地契就别想再拿回去!”

    “呦呦呦呦,”颜傅松开了向梁的肩头,眉眼在笑却是寒霜无比。“那爹就替我好好保管着吧。反正我们这股人上那儿吃都一样,不挑食,好养活。再说了,爹这儿的伙食比镇上的大户人家吃的还好!”

    向梁眼皮子跳了跳,他还真怕向福一家子赖上自己,向福这么能吃,那几个小的肯定也是填不满的讨债鬼!他顾不上酸痛的肩膀,厉声道:“今天我把话撂这儿,赵氏你是休也得休,不休也得休!”

    颜傅斜了斜嘴角,满脸不屑。“我要是不答应呢?”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把你们都撵出青源!”向梁狠压着眉头,参差不齐的牙齿暴露在嘴唇之外,看起来异常狰狞。

    这副表情让颜傅想到了山里的那群豺狼,他耸耸肩,无所谓道:“随便你。”说完就转身离开了老宅。

    颜傅一走,向金向银两兄弟立刻就凑了上来。“爹,他咋说?”

    向梁没有搭理两个儿子,黑着脸一屁股坐回到主位上,兀自添了一碗茶水,捧着茶杯出神。

    向福的拒绝固然令他生气,不过最令他羞恼的还真不是这个。今天的谈话自始至终都没有脱离对方的掌控,也就是说,他向梁才是一直被牵着走的那个。

    向福什么时候变的这样厉害了?这些日子到底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或是遇见了什么人...

    出了老宅的大门,颜傅就立即回到了正常的状态。向福那种印刻在骨子里的怯懦他学不来,索性就耍两手无赖,反正他也没打算放过向梁,撕破脸也是早晚的事。

    一路上遇到那些歇过晌的村民,颜傅秒变苦脸,跟谁也不主动打招呼,问起来不是摇头就是叹气,跟来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大家纷纷猜测,肯定是向梁又作妖了,那老东西也是面甜心苦,背地后里还不知道怎么折腾向福一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