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33.扩地

    “爹,我有事和你说。(wwW.K6uk.coM)”兆筱钰叫住了待要和颜傅一块儿搬东西赵老爹,刘氏看了她一眼,领着孩子们出去了。

    不知怎的,赵老爹一下子就想起了女婿单挑十几个壮汉的场景,不由得一阵心虚。他呼扇了两下衣襟,也不看兆筱钰,径自搬了个凳子坐到了炕尾处。

    “说罢。”

    “那个,爹,”兆筱钰往前探了探身子,这些天她吃得好睡得好,又顿顿人参阿胶的补着,脸上渐渐有了血色,头也没先前那么晕了。“你女婿...”

    一提到颜傅,赵老爹猛然抬起头,直勾勾的盯着兆筱钰。怎么,女儿已经发现向福不对劲了吗?!

    兆筱钰被赵老爹的眼神弄愣了,难道向福得罪了他老人家?

    “咋地了爹?”

    “呃,没事,你说你的。”赵老爹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赶紧拿话岔开。

    “哦,”兆筱钰压下心中的疑惑,说起了赵茂的事儿。“爹,再到秋上我大弟就整十九了吧?”

    赵老爹沉默着点点头,儿子都快二十了还娶不上媳妇,是他这个当爹的没本事。

    “那个...爹,多亏了你和娘在这儿照顾我们,撇家舍业的,要不是你们,我...”说到这儿,兆筱钰眼眶有些泛红,她想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她和颜傅婚礼之后就上了飞机,谁能料到这一别就是时空永隔!

    兆筱钰快速拿指肚抹掉泪痕,“我和孩子爹这些年也没帮上家里,逢年过节还不能家去...”

    “唉!”赵老爹拍了一下炕沿儿,重重的叹了口气,“我和你娘不怪你们,唉,当初真该...唉!谁知道他们老向家...混到没边儿了,一群黑心烂肺的畜生!”

    兆筱钰见赵老爹有血压升高的趋势,赶紧表决心,“爹你放心,以后我不会再那么傻了!”

    听了女儿的话,赵老爹又联想到了女婿的拳头,点头道:“有事你和孩子爹多商量着来。”

    “嗌。爹,你女婿大前天卖参得了些银子...”

    颜傅卖参的事儿赵老爹自然清楚,不等兆筱钰说完,赵老爹就打断了她的话。“这钱你们好尚收着,你弟那儿我和你娘再想辙。”

    “爹!”兆筱钰不觉抬高了音量,“我们现在也使不着,放家里也生不出小的来,还成天的提心吊胆。阿茂不小了,以前咱没这个条件,说多少也是白瞎,现在有了,咋能再耽误阿茂!”说到后面,兆筱钰明显有些耍无赖的嫌疑,“我不管,这钱我出定了!”

    “爹,”兆筱钰又往前挪了挪,苦口婆心的劝道:“好闺女多难找啊!咱这样的人家,不就指望着阿茂娶个好媳妇儿兴家立业么。往后年岁越大就越不好说(媳妇),就算今年给阿茂订上,最早也得腊月里成亲,再到过年阿茂就整二十了!”

    “再说了,爹,钱能解决的事儿都不是大事。我问我娘了,她说兰家的二闺女就挺好,不就是八吊彩礼么,早早儿把人娶回来,阿茂心思定了,他又有手艺,顶多三五年咱家就起来了!”

    “爹你想啊,这会儿定上,明年年底您就能抱上孙子啦!......”

    听着女儿劝自己的话,赵老爹很欣慰。小玉终于长大了,不像之前那么小性性儿,也知道为弟弟和娘家打算了。对于自己的四个孩子,赵老爹承认他最偏疼大女儿,一来是他的第一个孩子,二来也因着对亡妻的愧疚。

    所以刘氏知道,只要赵小玉开口,赵老爹没有不应的。

    “行,这钱算阿茂借你的。”如果赵老爹说这钱算他借的,女儿未必会收,但以儿子的名义借,到时候就是俩家,阿茂也会记小玉的好。

    兆筱钰知道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便笑着对赵老爹道:“听爹的!”

    午饭是向家从未有过的丰盛,刘氏拌了一碗野菜,炒了十个鸡蛋。鸡早就吃完了,她今儿早上去村口买了一对蹄和一条子肉,蹄和雪豆炖汤,肥肉靠油,瘦肉和着粉子蒸了一大碗。主食是去年冬上存下的芋头和新蒸的杂面窝窝,对于向家这种贫困的庄户人家来说,杂面窝窝都是过年才会吃的好东西。

    刘氏又将驴肉火烧切成块儿,放在装主食的簟子里,除此之外,每人还有一碗小米汤。

    “今儿是啥日子!?”

    三个孩子兴奋的围着刘氏乱转,颜傅将兆筱钰扶到桌边,诸人坐定,看到这样的饭食都有些惊讶。

    兆筱钰笑着点了一下大丫的鼻尖,“高兴的日子!”

    见媳妇儿心情不错,颜傅也暗暗吐出一口浊气,心口的阴霾,终于开始消散了。

    “娘,咱还养鸡吗?”以前赵小玉养鸡的时候,孩子们还是经常能吃到蛋的。

    “养,”兆筱钰笑着冲刘氏眨了一下眼,接着对大丫道:“你姥娘已经跟何奶奶说好了,让她给帮着点五十只鸡仔儿。”

    “耶!”大丫很激动,五十只鸡仔可是一大群呢!“以后鸡食我包了!”

    大人们笑,孩子们也跟着乐。

    “那...那大花和二花...”大蛋看了一眼颜傅,现在颜傅在大蛋的心目中,简直是神一般的存在。

    “也养!”兆筱钰豪气的挥了一下筷子,“待会儿吃完饭,就叫你爹去拾掇猪圈和鸡窝,咋样?”最后两个字则是问的颜傅。

    想到猪圈,颜傅的嘴角微微抽了抽,他停下筷子,端着米汤对兆筱钰道:“咱家后院儿太小,要不要扩一扩?”

    赵老爹一听女婿说要扩地也停下了筷子,“是该扩一扩,现在孩子们还小,再过两年,这个屋就住不得了。”像向家的这种泥坯房,顶多支个十年就好不错了。

    “好,”兆筱钰恨不得举双手赞成,“待会儿你去村口买两坛子好酒给村长送过去。”村口有个杂货站,既卖油盐酱醋,也收鸡蛋针线。

    “你们打算扩到哪儿?”刘氏很少发表意见,但庄户人对于土地,都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情感。

    “扩到溪边?”在向家西面几十米处有一条从山上留下来的小溪,每年只有春夏秋三季有水,到了冬天就只剩下一片光秃秃的河床。不过这也够兆筱钰觊觎的,她现在无时无刻不怀念以前的自来水。

    颜傅颔首,“好,就扩到溪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