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34.商定

    按着青源村约定俗成的规矩,村长一般由向杨两家轮流来当。(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现任的村长姓杨名甫,在杨氏族中排行十七,今年六十三了,是个慈眉善目的老头儿。

    杨甫极爱喝酒,村里人没有不知道的。他六十那年办大寿的时候,一个人就干趴了三十多个青壮汉子。

    颜傅买了两坛好酒,又包了半斤卤味,惹得开杂货站的杨老四瞅了他好几眼。

    杨老四的婆娘屠氏吐出一口瓜子皮,看向颜傅的眼神亮晶晶的。“阿福啊,这是要上哪儿去?”屠氏是个五短十粗的黑面妇人,长得跟武大郎的双胞胎妹妹似的。偏她还爱打扮,一只手上就箍了三四个金镏子。

    颜傅礼貌的点了下头没吭声,当然,他压根儿就没打算开口。

    过了河青源村被青水河一分为二,河对岸住的大多是杨家人颜傅来到一家青砖绿瓦的木头门外,这里便是杨甫的家。

    门大敞着,里头隐约传来孩童的笑闹声。杨甫秉承着杨家黎明即起洒扫庭除的家训,不到傍晚绝不关门。

    见到来人,杨甫明显有些吃惊。杨家人很少跟向家人来往,人家自诩为耕读世家,跟向氏这种画风粗鄙的泥腿子不是一路货色。

    等颜傅说明了来意,杨甫更吃惊了,现在全村谁还不知向福向梁父子俩的官司啊!

    “阿福啊...”杨甫嚅嚅了嘴,他很想问一句:你爹向梁扬言要把你赶出青源村,这事儿你知道么?

    “咋地了杨叔,那块地有人要了?”颜傅看出了杨甫的为难,故意这样问。

    “这倒没有,”那块地就在向福家后头,地薄沙厚,还临着山,谁会稀罕那块地!“就是...你要那块地干啥?”

    颜傅仿着向福的表情搓了搓手,“这不是家里又添了俩小的,往后孩子们一里一里的大了,我家的地又被我爹...”

    颜傅突然铡住了舌头,苦笑着摇头,“家里七八张嘴还等着填呢...”

    “唉,要说你也不容易,”杨甫可怜他被向梁压榨的厉害,“这地我倒是能批,不过...”

    颜傅很上道儿,“多少钱您说个数,我看回去能不能给凑上。”

    “那块地不值啥钱,你意思着给个一吊半吊的就行。”

    颜傅估算了一下荒地的面积,少说也得有个两三亩,一吊钱确实不贵。“那行,杨叔,你看啥时候去量地,我把钱给你。”

    “明儿早上吧,我先去和里长说说。”杨甫拍了拍颜傅的胳膊,“阿福啊,不是叔说你,你爹那个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做小辈儿的,该服软就服点软,父子俩别整的跟仇人似的。”

    可不就是仇人吗!

    “叔,我知道你为我好,”颜傅叹了口气,“可他们非逼我休了赵氏,还直接打上门来,这哪是当爹的能干出来的事儿!”

    这事儿杨甫自然也听说了,村里哪有什么秘密可言。“不管咋说,他名义上还是你爹,闹起来还是你吃亏。”杨甫瞅了瞅门口,低声对颜傅道:“有个事儿你还不知道吧,你爹要选村长哩!”

    就向梁那户儿的还选村长?!

    颜傅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受到了侮辱。

    “所以啊,”杨甫语重心长的劝颜傅道:“别跟他硬来,向氏那么多口子人呢,你说他们会向着谁?”

    ******

    吴垣等了一下晌也不见褚贤孙的人来报信儿,难道他们没找到向福?吴垣决定去找褚贤孙问问情况,于是早早吃罢晚饭就出了门。

    这帮混混在城北有个据点,就是荣升号杠子班,褚贤孙是班头。荣升号的主营业务就是红白喜事给人家抬棺抬轿,除此之外,这帮人还在褚贤孙的领导下拓展了不少副业,什么要债、充当打手,在北城区收保护费等等。

    到了荣升号,除了看门的老头儿,一个人也没在。吴垣一问,说是上午出去了就没回来。

    吴垣心下纳罕,褚贤孙向来办事牢靠,怎么今儿...

    难道把人给打死了?!

    哎呀!

    吴垣拍了一个巴掌,那他得跟向梁好好说道说道,向福家的那十亩地,怎么着也得分自个儿一半才行...

    吴垣越琢磨越美,哼着小曲儿回了家。

    “爹,咱家来客人了。”吴垣的儿媳妇于氏一般不敢往公爹身前靠,要不是她家死鬼这会儿不在,家里又没个主事的,她说什么也不会...

    果不然,吴垣猥琐的笑着捏了一把于氏的屁股,还顺着圆翘的部位一直抠到里头,使劲的揉搓了两下,这才心满意足的往堂屋走去。

    于氏低眉顺眼,强忍着恶心回了厨房。要不是为着几个孩子,她早在吴垣第一次强占她身子的时候就跟他同归于尽了!

    见来人是褚贤孙,吴垣扭了一下酒糟鼻,噘着上嘴唇道:“我正找你呢。”等他走到灯下,看到褚贤孙的脸,登时就乐了,不厚道的嘲笑着:“哈!褚老弟,你掉染缸里啦?”

    褚贤孙的宽面大脸确实像开了染缸,赤橙黄绿青蓝紫,整一个七彩葫芦娃!

    “哼,”褚贤孙冷冷的从鼻孔里喷出一个哼字,“姓吴的,咱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为啥要害我!”

    吴垣转了转眼珠子,再三确定自己给褚贤孙拿的是实打实的银子,而不是灌了铅芯的假货,这才理直气壮的拂了一下袖口,“我咋害你了!”

    “哼,”褚贤孙加重了喷气的力度,跟改良的摩托车有一拼。“你当初怎么跟我说的,软蛋?曩包?嗯?!”褚贤孙指着自己的脸,又扯开了衣领,露出一块青紫的伤,“这特么是软蛋能踢出来的!?我特么踢你一个,比比咱俩谁紫!”说着就揪住了吴垣的衣领。

    吴垣急忙求饶,“褚老弟褚老弟,有话好好说,”他一手把着桌沿,一手握着褚贤孙的手腕,这才勉强站稳。“你,你那帮手下呢?”

    不提这茬还好,一提起还在医馆治伤的兄弟们,褚贤孙更是加大了手上的力道,几乎要将吴垣整个人提起来。“你特么还好意思问!”

    吴垣的脸色由白变青,再由青渐紫,一部分是因为缺氧,更多的还是因为向福,奶奶的,几天不见,向福这他娘的要成精啊!

    送走褚贤孙,吴垣整个人立刻阴沉下来,他厉声吩咐刚从赌场里回来的吴骄道:“去,去把你姑父和你俩表弟叫来,就说我被向福那个狗杂碎给打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