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38.打听

    “你确定你说的人是向福?青源村的向福?”

    原本一脸期待的李潜渐渐目露微狭,不甘心的又问了一遍,难道青源村叫向福的不止一个?

    傅勇也是一脸的不信,下意识的将视线转向季愚生所在的位置。(Www.K6uk.Com)

    斥候魏五将脑袋埋得更低,好悬没忍住翻向李潜的白眼。将军最近行事越来越叫人摸不着头脑了,先是不知从哪儿弄来一个小白脸子当先生,同吃同住,天天腻在一起;接着又派自己到青源村打听一个叫向福的农民。

    结果自己打听来的他还不信,不停的问问问,一句话都重复了不下五回了!“是,属下所言句句属实。”将军嗌,您就是再问五回,向福也还是向家那个窝窝囊囊的泥腿子,难不成您还指望他能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

    李潜有些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脸拉的老长,眉毛也打了个结,心里像过境的台风,呼啸着刮倒一片人设自打那天无意中发现了向福漂亮的身手之后,李潜就对他日思夜想,恨不能立刻将人收之麾下。

    这几天李潜一直在想,到底什么样的家族能培养出向福这样的人,他大致总结了三种:

    最有可能的便是沧海遗珠没落的贵族后裔,背负着家族的兴衰,苦心经营只为家族重新崛起的那一刻;这是李潜最喜欢的人设,这样他们就是一类人,会有更多的共同语言...

    或者怀才不遇出身于寒门的农家子,刚毅木讷,一路走来砥砺琢磨,时刻准备着,只待他日一飞冲天!

    当然,也有可能是虎父无犬子父亲是身怀绝技的世外高人,儿子是练武奇才,父子隐居于此,待价而沽...

    然而...

    李潜用力眨了一下眼睛,心中只剩下一片狼藉,谁能想到身手不凡的向福真的只是一介农民啊!!

    还是一个...一个从小寄人篱下,终于被继父养残的废物点心!

    李潜双拳紧握,恨不得立刻拎起向福的脖领子问个究竟,你丫到底从哪学的武艺?!师父是谁!?

    季愚生冲魏五摆了摆手,魏五看了李潜一眼,行礼告退,傅勇也退到了门口,屋里只剩下李潜和季愚生两个人大眼瞪小眼李潜是眼小的那个。

    “将军,”愚生施施然的坐到李潜对面,“将军与那向福仅有两面之交,可曾想到此人会是如此身世?”

    当然!

    没...有。

    李潜老实的摇摇头,向福这个诡异的矛盾结合体,已经成功的刷新了他对窝囊二字的认知。

    季愚生莞尔一笑,露出一对儿好看的梨涡。“亮相信将军看人的眼光,将军也要相信自己才是。”

    “然...”李潜想着魏五的话,又有些拿不定主意,万一向福真是块不可雕琢的朽木咋办?

    “向福以前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将军以后想让他成为什么样的人。”

    对啊!

    季愚生的话让李潜顿时眼前一亮,就算向福以前是魏五说的那种人,但凭他的身手和自己调教人的本事...

    等等,若按魏五所说,向福是个典型的窝囊废,那他从哪儿学来的一身武艺呢?而且这么长时间都没被他继父发现,难道...

    他去了百花谷,并且活着回来了!

    哈!

    李潜觉得自己窥知到了真相,猛然站起身,心中那份征服百花谷的**再度燃烧爆裂,他摩挲着指肚上的薄茧,愈发想要亲自去碰碰运气了。

    如果他能顺利拿下百花谷,那神仙草...岂不就成了他的囊中之物!?

    李潜越想越美,仿佛看到了那道金色的光芒离自己越来越近...

    ******

    “娘,疯婆咋上咱家门口了?”大丫将装石子的篓子搁在门口,轻手轻脚的进了屋。兆筱钰放下手中的针线,给她倒了一碗水。

    “疯婆?”兆筱钰蹙眉急思,谁啊?

    大丫上前接过碗,“嗯。娘你忘了,就是天天在村口抢小孩儿的那个!”

    哦,兆筱钰想起来了,是她呀,青源村仅次于赵寡妇的人物。

    疯婆娘家姓于,也是二十年前跟着流民到青源村落户的那一批人,后来嫁给了杨老五,一连生了十一个娃儿,全都没站住,于氏就疯了。杨老五不在家的时候,没人能管得住她,经常跑到村口,见着抱小孩儿的就上去抢。因着她经常守在村口,孩子们都不大敢去那边玩。

    她咋来村尾了?

    村口抢不着,来村尾开辟新市场?

    这也不像是个疯子能想出来的招数啊。

    兆筱钰巡了一眼还在炕上睡觉的孩子们,嘱咐大丫:“你爹和你姥爷不在家,今儿下晌(你们)就别出去了。”新买的地要开荒,赵老爹领着颜傅去打农具了。

    大丫乖巧的点点头,用袖子擦了把脸,挨着兆筱钰坐下,拿起笸箩中的小衣道:“娘,这是给弟弟们缝的吗?”

    兆筱钰老脸一红,这是她给自己缝的内衣...

    “丫啊,”兆筱钰从笸箩底下翻出一块花布,顺便抽走大丫手中的小衣,“喜欢不?”

    大丫的眼中满是惊喜,不过很快又归于平静,“娘,我不要,留着给二丫吧,她都没穿过新衣裳。”

    家里穷,大蛋和二丫穿的都是大丫倒下来的,为此大蛋没少被人嘲笑,说他爹小的时候是“妮儿”,他也是“妮儿”。

    刘氏倒是每年会给孩子们做两身新衣裳,但赵小玉小性性儿,都将这些衣服送了人,情愿孩子们穿她改的旧衣。

    兆筱钰轻轻捏了一下的大丫的腮帮子,“你妹妹有啊。”

    “也是新衣裳?”

    生在这样的家庭,兆筱钰很能理解孩子们对新衣服的执念。“嗯,和你一样的。你姥娘还给你们一人做了一双新鞋。”

    “耶!”大丫喊完立马意识到弟弟妹妹们还在睡觉,赶忙捂住嘴,悄声对兆筱钰道:“娘,要是天天过节就好了。”

    会的,兆筱钰暗下决心,不久的将来,她一定会让孩子们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