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城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42.珍珠

    大丫是哭着跑回来的,她浑身上下都沾满了泥浆和猪粪,身上的仙女裙像一片烂菜叶子,皱巴巴的(rua二声)成了一坨。(Www.K6uk.Com)另外两个孩子也好不到哪儿去,大蛋不但脸上挂了彩,还弄丢了一只鞋。

    “爹~~~”三个孩子哭着跑到颜傅跟前,还没等他开口,兆筱钰就从里间气汹汹的冲了出来。

    “咋回事?!”兆筱钰看到大丫就气不打一处来,指着她的裙子问:“谁弄的!?”

    大丫看见兆筱钰明显畏缩了一下,想到娘亲在病中花了好几天功夫才给自己做成的仙女裙,大丫哭的更伤心了。大蛋和二丫也一个赛一个,哭声震天。

    正在小炕上打呼噜的赵老爹和赵茂被孩子们的哭声惊醒,来不及穿鞋就围了上来。

    二丫似乎是被吓狠了,一劲儿的打嗝儿;大蛋嚎的最凶,眼泪和鼻涕糊的满脸都是;大丫则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一会儿哭她的宝贝仙女裙,一会儿又哭珍珠被他们抢走了。

    颜傅听得云里雾里,兆筱钰被孩子们哭的一阵心烦,虎着脸用力拍了一下桌子:“别哭了!”

    三个孩子顿时噤声,像被人同时掐住了脖子。

    一直在厨房里忙活的刘氏闻声也匆匆赶了过来,一看见三个孩子跟刚从粪坑里爬出来似的,气的骂了一句娘,不由分说的扯着他们往外走。“正好灶上坐了水,先洗洗再说!”

    大丫委屈极了,“姥娘...我的裙子...”

    细纱本就不耐脏,如今上面沾满了泥巴和猪粪,即便能洗干净,纱也不会像之前那么白净蓬松了。

    刘氏瞪了大丫一眼,解开她胸口的绸带,直接把人从裙子中拎了出来,然后把裙子扔的远远的实在是太臭了!

    “谁他娘的这么坏!往孩子身上舀猪粪!”

    刘氏边骂边给孩子们脱衣服,兆筱钰沉着脸不说话,她发现孩子们里面的小衣都被粪汤浸湿了!显然,这件事已经不仅仅是小孩子打架这么简单。

    颜傅和赵茂直接将新买的水缸搬进了里间,赵老爹接着去灶上烧水,刘氏和兆筱钰负责给孩子们洗。

    从头到脚,整整洗了六七遍,臭味儿才没之前那么严重了。五个大人忙活了大半个时辰才将三个屎孩子弄干净。

    在此期间,兆筱钰已经从孩子们断断续续的描述中拼凑出了整个事情的经过。

    原来,孩子们吃饱之后不耐陪大人们喝酒,大丫便领着弟弟妹妹出去玩,也没打算走远,就在她家新开的荒地和溪水附近。

    谁知一出门,大蛋眼尖的发现了一颗珍珠,就落在他家的水沟旁边。

    孩子们是见过珍珠的,这还要归功于王氏,她有一串压箱底的珍珠手钏,宝贝的很,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才会拿出来戴。

    “有这么大呢!”大蛋给大人们比量了一下,目测有龙眼那么大。

    兆筱钰猜测这颗珍珠大概是有钱人家的夫人或小姐镶嵌在首饰上的,因为山路崎岖颠掉了。但她不知道的是,孩子们捡珍珠的这一幕,恰好被对门家的向花瞅了个正着,她越想越不甘心,回身儿就骂大田小田,“人家出门就能拾着珍珠,你俩连屎都赶不上热乎的!”

    大田小田是谁啊,说委婉点是向富贵忠实的拥护者,说白了就是向富贵身边的两条二哈。俩人连盹儿都不打,立刻就跑到向家老宅告密去了。

    今天向家老宅不是一般的热闹,除了吴家的四个孩子尽数到齐之外,春家的三个孙子孙女也来了。大家都是差不多的年纪,倒也很能玩到一块儿去。

    向富贵和吴年这对关系亲密的表兄弟,打从见面起就开始商量着怎么报复大丫他俩都被她揍过。

    而大田小田的情报,无疑是给这群孩子们找了一个很好的乐子。

    吴家的大孙子吴磊是他们中间年龄最大的,也是孩子头。他平日里在县学里读书,没大来过乡下,自然看什么都稀罕。虽然吴磊书读的不怎么样,但他完整的继承了老吴家厚颜无耻的天赋,比他爹他爷爷更招人恨。别看他才十二岁,却是开过荤尝过女人滋味的老油条了!

    吴磊正月里来拜年的时候见过大丫一回,想到那张漂亮的小脸蛋,他猥琐的笑着对众人道:“咱们玩个游戏,看谁能让他们自己把衣裳脱下来。”

    孩子们都拍手叫好,吴磊便领着一帮小孩浩浩荡荡的往溪水边来。向红眼珠子一转,又跑回去将后院装好的两桶粪水给拎上了。

    虽说向红是胡氏唯一的女儿,但胡氏一直对这个闺女不怎么上心,所以,当向红看到大丫二丫穿着漂亮的仙女裙穿梭在花丛中嬉戏时,她嫉妒的眼都红了!

    同样嫉妒她们的还有吴磊的妹妹吴蕊,她挣开姐姐吴妮儿的手,跑到了向红身边。

    吴蕊也没穿过仙女裙,她的衣裳都是吴妮穿小了倒下来的。要说吴家的这四个孩子,除了吴妮的性子像于氏以外,其他三个简直跟吴垣吴骄一个德性。

    春大落家的春林领着弟弟妹妹走在最后头,他们是来瞧热闹的,一开始也没打算上手。

    反观向富贵和吴年以及向红和吴蕊,已经挽起袖子跃跃欲试了。

    “你们想干啥!?”大丫牵着二大向后推了几步,早知道会遇上他们,说什么也要换下新裙子再出来啊!

    大蛋倒是没有退,经过上次和向富贵那一役之后,他的胆子确实比以前大了许多。

    “他们那么多人欺负你们三个?”兆筱钰气的又拍了一下桌子,颜傅知道,他媳妇儿生气了,还是很严重的那种。

    大蛋哭丧着脸点点头,“他们也没打我们,就是扔泥巴,后来向红和吴蕊跟疯了似的往我们身上浇粪汤,吴磊还叫我姐脱衣裳!”

    岂有此理!

    兆筱钰的拳头再一次落在桌面上,“你脸上的道子谁挖的?!”

    大蛋吸吸鼻子,“吴年。”

    大丫愤愤的对颜傅和兆筱钰道:“弟弟的珍珠也被他们抢走了!”